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永夜君王>>永夜君王目录>>章一四六 谁的意气

章一四六 谁的意气

 作者:烟雨江南
房间内死一般的寂静,许久,宋子宁才有些艰涩地说:“千夜,帝国再怎么样不好,毕竟是我们人族的……”

千夜腾地站起,指着宋子宁,放声道:“我拼命是为了兄弟,为了朋友,不是为了帝国!今日……”

宋子宁苦笑,姬天晴则抓着千夜的手,死命地拉,终于拉得他重新坐下。千夜有心震开她的手,可是武道修为太高,却又在这时坑了他。千夜敏锐感觉到她的原力分布十分古怪,对自身全无防护,却把大量原力用在束缚千夜上。如果千夜震开她的手,那么她的手骨也会被震碎。

这让千夜如何下得了手?结果自是被姬天晴拉得坐下。

“听他说完。”姬天晴的声音十分轻柔,很不像她过往的样子。

宋子宁此刻也豁出去了,大声道:“你可以不为帝国,那是我的事。可是我来中立之地,是为了谁?!我快把整个宁远重工都搬过来了,又是为了谁?我放着那么多好处不要,只要一张配方,又是何故?”

千夜只觉一腔怒火无处可去,忍不住用力砸了一下桌子。

姬天晴敲了敲桌子,说:“现在不是你们互诉衷肠的时候,说正事。”

宋子宁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说:“若是牵制不住骆冰峰,那么一切休提,谁都有可能死在他指下。因此我多方设法,联系上了瑞先生。瑞先生除了能够提供骆冰峰的详细情报之外,亦会在关键时暗中出手。”

“暗中出手?对付骆冰峰吗?”千夜语带讥讽。虽然他和姬天晴没有直接和骆冰峰交过手,但是那晚的经历,已然明了骆冰峰的恐怖。以骆冰峰的实力,就是站那不动随便他打,瑞翔也未必伤得了这位听潮城主。

孰料宋子宁道:“当然不是骆冰峰,而是骆冰峰身边那个女人。”

千夜默然,片刻后方道:“好计。”

宋子宁摇头:“这是瑞先生想出的计划,本少可不能贪功。”

千夜终于望向瑞翔。一接触到千夜那泛着深湛蓝色的双眼,瑞翔立刻打了个寒战。

千夜一字一句地道:“如果你到时候不出手怎么办?”

“这怎么可能?哼,这骆冰峰我是除之而后快的人,有此天赐良机,我如何肯放过?上一次和七少只是误会,现下七少不计前嫌,又给了这么好的条件,老夫怎会不尽力?哼,那女人就是骆冰峰的最大软肋,所以老夫要亲自下手,就是想看看骆冰峰那狗贼心灰若死的模样。当年他喝斥老夫之时,可想不到还会有这样一天吧?”

一提到骆冰峰,瑞翔似乎变了个人,双眼微眯,面颊抽动,言语之间尽显憎意,显是恨到了极处。千夜不禁有些奇怪了,以仇恨来说,瑞翔在千夜手上连吃好几个大亏,被打得灰头土脸。骆冰峰若不是出不了城,千夜也无法封堵听潮城门。怎么他不恨千夜,反而恨上了骆冰峰?

不过瑞翔的仇恨倒不似作假,接下来提供的骆冰峰各项情报更是出乎意料的详实。千夜虽然仍然生气,但身为强者的本能,让他一听到这些资料就开始潜心思索,渐渐进入忘我之境。

“最需要注意的就是骆冰峰的死亡凝视,据说这是他早年击杀一头虚空巨兽幼兽,不知以什么方式将虚空幼兽的能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才得到的能力。实力弱的人,仅仅被他稍加凝视,就会被击杀。”

千夜点头,当初他可是亲身体验过死亡凝视的滋味。不过要论威力,比之东海深处的神秘存在却是差得太远,也远不到能够击杀千夜的地步,是以虚空幼兽一说倒是可信。

“至于那个女人,我也只知道她突然出现在骆冰峰身边,少有看她出手,也不知道她究竟擅长什么。”

姬天晴道:“那你怎么有把握能够杀得了她?”

瑞翔一弹墨晶长剑,傲然道:“老夫这把剑是天王所赐,其上有天王原力加持,无坚不摧!就是骆冰峰也要被捅个透明窟窿,休说区区一个女人了。”

千夜微微皱眉,印象之中老者这把墨晶长剑只是异常锋锐和特别坚固,没看出哪里有天王原力加持了。

他心中疑惑,宋子宁直接问了出来:“这把剑上似乎没有天王原力吧?”

“现在没有,明天就有了。”瑞翔显得别有深意。

宋子宁和姬天晴对望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

在这关键时刻,一直号称闭关不出的张不周却能为瑞翔的剑加持原力,要说张不周一点也不清楚瑞翔打算用这次加持的原力干什么,谁都不会相信。这其中原委可就值得玩味了。

接下来就是一些行动的细节,包括如何联络,如何发难等等,计议已定,瑞翔立刻告辞,片刻也不想多留,如风而去。

等瑞翔走后,室内又陷入沉默。最后还是宋子宁打破沉寂,说:“千夜,这不光是大局,也是为了少死些人。只要能牵制骆冰峰,任何助力都是我们的朋友,不管他们以前怎样。”

“你变了。”

宋子宁坦然道:“因为我已经成长了。”

千夜还待再说,姬天晴拉了拉他,说:“走吧,我跟你说。”

千夜想了想,就点头答应。现下情况,他心中积郁难去,实在无法好好和宋子宁说话,说两句就想要吵架,心情根本无以平复。姬天晴明显有话要说,有什么事由她来转述,会更加好些。

出了房门,姬天晴先是轻叹一声,才说:“你别怪他,他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想要这一条路的。”

千夜默然不语。

姬天晴又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方式,你宁可在战场上与强敌同归于尽,也不愿与瑞翔这种小人同流合污。可你是英雄,而子宁是统帅,有太多人的生死系于他的筹谋。所以他不能意气用事,必须得到最好的结果,哪怕过程再怎样的不如人意。”

“千夜,你当然不会认同帝国。但宋子宁会,所以他还要担负属于他的那份责任。我想,在未来,这份责任或许不比今日的林帅和张帅小。”

千夜终于开口,“天机推衍不是万能,也没有人能够算尽一切。子宁此次谋划,就有疏漏之处。他们这一类人,都太自信了。”

姬天晴问:“有何不对?我怎么觉得除此之外,别无他策?”

千夜淡道:“即使没有瑞翔,我们正面对上骆冰峰,他也未必有余力他顾。”

姬天晴顿时一怔,细细回味这句话,却越想越是心惊。她刚想要发问,忽然间黑暗中有蓝色电芒一闪而逝,气温骤降,如入寒冬。

在长廊尽头,李狂澜负手而立,双目如电,扫视着姬天晴和千夜。

千夜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杀气,顺着李狂澜目光望去,才发现自己的手仍和姬天晴拉在一起。

千夜微微皱眉,松开了手。他倒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姬天晴以此法一直压制着他的血线,不让他出手对付瑞翔。否则的话,百米之内,血线都是瞬息而至,瑞翔身法再快,也无处可逃。生机掠夺,可不是一般的杀技。

正是知晓千夜全力出手的威力,姬天晴才以自身安危作为筹码来束缚千夜,只有这样才能抓住千夜。

不过刻下李狂澜突然出现,而且杀气四溢,显然不是为普通事而来。

千夜向姬天晴看了一眼,心道看来姬天晴和李狂澜之间多半关系不简单,或者不仅仅是普通朋友。所以千夜一察觉不对,立刻松手,以免误会。不过三人都是强者,武道上那点事甚至无须开口,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大概。就是有误会,也尽可解释。

千夜心下坦然,直视李狂澜,却发现有些不对。李狂澜杀气越来越盛,却是冲着姬天晴去的。姬天晴昂着头站着,一副受了委屈、却死也不肯开口的小孩样子。

千夜顿时糊涂了,搞不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难道李狂澜碍于自己的面子,不好当场发作,所以全部迁怒到姬天晴身上?

不过仔细一想,却又不太对。若是李狂澜怀疑他和姬天晴有什么暧昧,那也应该冲着千夜来才对。而且千夜也不觉得自己的面子有那么大,能够让李狂澜退让。再者说,千夜和李狂澜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

越想越是糊涂,千夜不禁大感头痛,只觉这比面对神将还要困难得多。他有心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更不知道要解释什么。

李狂澜哼了一声,森然道了声:“好,很好!”就转身而去,倏忽不见,留下一头雾水的千夜在原地。

“好什么?”千夜问,一脸茫然。

“没什么,就是很好!”姬天晴笑颜如花,变脸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千夜摇头,不再去想这些,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明天晚上回来。应该赶得及决战吧?”

“来得及,三天之内都做不完准备呢。你要去哪?”

“随意走走。”千夜如是说,可是脸上一闪而逝的落寞却泄露了些许心事。

姬天晴似想追问,但欲言又止,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回顾2016年,得失均在心之方寸,而我亲爱的读者们,从你们那里我从来都是得到,得到支持,得到等待,得到赞誉,得到批评,每一次订阅,每一条留言,每一个点击,弥足珍贵,让我在自己选择的那条披荆斩棘的道路上,走得无比勇敢。踏入2017年,请和我一起期待一次重大改变,加速打造我的万千世界,呈现到你们面前,为此我愿意失去一些,放弃一些。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