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永夜君王>>永夜君王目录>>章一四三 不妥

章一四三 不妥

 作者:烟雨江南
千夜心底一声暗叹,这或许就是战争的代价。

观澜城经过半日的平静,入夜时分突然一片混乱,城中处处燃起烈火,杀伐打斗声音此起彼伏,城防炮塔也在拼命开火。只不过有的是对着空中漫无目的地扫射,有的则是目标分明,极有层次地一个个清理,更有炮塔对着相邻的一座炮塔一阵猛轰,没过多久就轰得它轰然倒塌。

大街上到处都是匆匆而过的家族私军,其中以薛家人马最多,也最为醒目。这些战士杀气腾腾,先后冲入数个家族宅院,进去后见人就杀,毫不留情。甚至有个平素和薛家交好的小家族也无法幸免。

夜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数艘浮空舰,它们看起来像是普通货船,火力却强得不可思议。地面上任何地方反抗激烈,即会受到空中打击,瞬间就会被压制下去,随即被薛家私军席卷。

激战进行了整整一夜,直到天明时分,方才渐渐止歇,仍时时可以听见零星枪声。

千夜此刻站在空中的浮空艇上,俯视着燃烧的城市。浮空舰不断在空中盘旋,时时会剧烈震动,将炮弹倾泄到下方城市。

炮火格外准确,就千夜所见,几乎没有误伤发生。这说明操炮的炮手亦是名强者,至少有战将级的修为。

地面上,各家族的抵抗逐渐瓦解。偶尔会有一个黑影从战场中跃起,旋即就会被数人追上格杀。那是隐藏在各家族中的魔裔,动乱发生时,未及逃跑。

被击杀的魔裔并不多,实力也不算强,艾登那种级数的强者更是一个未见,千夜和姬天晴也就没有出手的机会。这并不意外,魔裔也擅长隐匿突围,真正的强者见势不妙,早在战火初燃时就已逃走。余下的这些不过是些小鱼小虾。

但经此一役,魔裔势力仍是遭遇重创,附庸家族被连根拔起,让他们失去了所有爪牙耳目,再也难以组织有效行动。虽然他们仍有艾登这样的强者,但帝国一方亦有千夜,令艾登也不敢轻举妄动。

得此空当,宋子宁就有了先机,可以从容布局。哪怕此战指挥大权并不在他手里,但以千夜对宋子宁的了解,昔日的宋阀七少依旧会鞠躬尽粹,毫无保留。

这一先机的代价,就是此刻燃烧中的观澜城,以及城内被灭门的家族。今夜的仇恨,或许会延续上百年。

这就是战争。

默然注视着战场,千夜忽然问:“你们派了多少人?”

姬天晴不答反问:“你看出来了?”

千夜随手一指,说:“那些人不就是折翼天使的吗?功法也太明显了。”

“不到一百。”

虽然此次派入观澜城的还不到百人,但个个是精锐。他们分成数人一组,时而单独渗透,时而数组合作,通力拿下大型目标。看着地面上龙腾虎跃的精锐,千夜仿佛又似回到了当年的菜鸟生涯。

由始至终,艾登或是其它魔裔强者都没有出现,战局也就没有悬念。终于,姬天晴说了一句:“回去。”浮空舰便缓缓掉头,飞向南青城。

南青城内,暗火总部中却没有洋溢着胜利和喜悦,反而充斥着一片火药味。

会议室中,宋子宁端然而坐,不停轻摇折扇,意态从容。但是他身后几名亲信却不是那么轻松,有的显得很是紧张,有的则是怒目而视。概是因为,此刻会议室中所有指责,都是对着宋子宁而来。

严定并没有坐下,而是站着,手几乎指到了宋子宁的鼻尖上:“宋子宁!你好猖狂!谁给你的胆子敢强抢军部战舰!这可是灭门的大罪!”

宋子宁并未回答,而是用折扇拨开了快到戳到自己鼻尖的手指,浅笑道:“严将军,淡定。”

严定气得浑身发抖,怒道:“宋子宁!好,很好!你就不怕给家族招来泼天大祸吗?”

“哦,怕……。”

房间内除了严定和宋子宁,还有另外两方人马,此刻就有人忍不住,轻笑出声。

谁都知道,宋子宁就算犯下了灭族大罪,谁也不能真把宋阀给抄了。帝国通行做法,就是宋阀将宋子宁逐出家族,就此撇清关系。这亦是世家门阀的一项特权,若是换了士族,那可是真会抄家灭族的。

严定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更是暴跳如雷。若不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宋子宁对手,此刻怕是已经暴起出手了。

但是既骂不过,又打不过,在众人面前,严定自觉颜面尽失,禁不住怒道:“你们这些世家就是帝国毒瘤,不把你们连根拔起,帝国谈何中兴!”

此言一出,很多人脸立刻就变了。基本上在场众人大多出身世家,少数也是有各种关联。

李狂澜也在场,当下剑眉一轩,就要发作。他身旁一名老者更是按捺不住,冷道:“我等诸家随太祖立国,千年来洒下多少血汗,方有帝国今日。无知鼠辈,也敢大放厥词?”

另一名老者亦道:“军部乃是为帝国效力,里面养些鹰犬,怎么最近都这么自大,弄不清自己身份了?”

还有一人阴恻恻地道:“军部是打算拔除我等世家吗?那我等世家门阀尽数倒下之后,还要除去什么人呢?”

“这还用问吗?谁在军部头上,就除去谁呗。”

严定初时还大怒,听到后来却是一身冷汗。这些世家中人谋算老到,句句不提严定,但全部把帽子扣到了军部头上。这些诛心的话要是传回去,军部大佬肯定第一个不会放过严定,都用不着世家门阀动手。

这时宋子宁道:“本少不过是借了几艘货船而已,严将军何必如此急躁?现在他们也快回来了,若有伤损,本少赔给你就是。如有功劳,可也有你严将军的一份啊!”

严定本是水深火热,此刻终于有了台阶,重重哼了一声,道:“若真有功劳,那也是你七少运筹有方,本将岂能冒领?”

他满脸怒容,脚下却快得很,赶紧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定。房中又分成四方,分别是宋子宁,严定,李狂澜等世家,以及帝室一方。这寥寥十余人,就代表了帝国刻下在中立之地的全部力量。

此刻帝室一方,一名面白无须的老者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道:“七少雷霆手段,果然不负青阳王的推许信任,咱家佩服。只是此役不过让周围清静了些,潜伏魔裔却未伤筋动骨。接下来又当如何?”

宋子宁毫不犹豫地道:“强攻听潮城,拿下大漩涡!”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那面白无须的老者亦是难掩惊容,道:“七少可是在说笑?只凭我们现在这些人,如何攻得下听潮城?”

宋子宁道:“以我们现下实力,确实略逊听潮城一筹,但也非不能一战。只消牵制住听潮城主骆冰峰,集中我方全部军力,声东击西,避实击虚,不难将听潮城守军击溃,到时骆冰峰孤掌难鸣,自会退去。”

老者皱眉道:“此举实是太过冒险。我等对骆冰峰一无所知,对上这等大高手,牵制谈何容易?另外,听七少之意,此战指挥调度亦是关键,那又该由何人指挥?”

宋子宁坦然道:“自然是我。”

帝室老者皱眉不语,严定则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故意让我的人去送死?本将军已经把你七少得罪到死了?”

宋子宁未有理他,而是望向李狂澜,问道:“狂澜公子怎么说?”

李狂澜哼了一声,面无表情,淡淡地道:“此事不妥。”

宋子宁一脸错愕,这可不是装出来的。他定了定神,追问道:“哪里不妥?”

“就是不妥!”

宋子宁张了张嘴,愕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接话。看李狂澜这意思,似是不管宋子宁说什么,都是要反对下去了。一众世家中人,包括李家一位长老,亦都是面面相觑,不明白李狂澜此举何意。

“狂澜公子,此事事关重大。我们不是已经有过商议吗?”宋子宁道。此言一出,严定立刻哼了一声,极是不满。那帝室的老者也是若有所思。显然,宋子宁和以李家为首的世家早就有了秘约,只是不知道这秘约究竟覆盖多大范围。另外不知何故,似乎李狂澜并不打算履行秘约。

李家长老咳嗽一声,道:“公子,究竟有何不妥,不妨说来听听。七少和我李家素来交好,近来也是很帮忙的。娘娘都对七少赞许有加。”

没想到李狂澜腾地站起,放声道:“就是不妥!你们愿意谈的话,就继续谈,不必再找我了!”

说罢,他拿剑起身,竟离席而去。

宋子宁难掩愕然,世家众长老也是一脸莫名,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李家长老到是见过大场面的,此刻打圆场道:“狂澜公子另有要事,先行离开一会,我等继续商议。”

中立之地李家众人中,虽以李狂澜地位最尊,但他一心武道,于其它事情并无兴趣,也不愿意管那些杂事,是以他在与不在,都只是个象征而已。李家这位长老,方才是具体做事的人。所以李狂澜虽然突然离席,但众人错愕之后,也就继续商议。

至于李狂澜为何会突然发脾气,大家都是聪明人,再好奇也不会问。

严定忽然没好气地道:“你们慢慢商议,我看我还是先走一步的好。”

宋子宁却微笑道:“严将军何必急着走?这一战若是胜了,功劳实是太大,怎么分都不会少。”

严定一脸不屑,脚下却是挪不太动了。

世家与帝室两方都是一脸漠然。此时大家心中都明白,严定手中的战舰不知道被宋子宁用什么办法夺了过去,那就再也要不回来了。所以对听潮城一战,严定参不参与意义都不太大,无非是多一个十六级强者而已。在行将到来的战斗中,关键是牵制骆冰峰,那是接近天王级别的战斗。所以有没有严定,无关最终胜负。

不过宋子宁话里话外,还是愿意分功劳给严定,一些老人暗中点头,觉得这宋阀七少年纪虽轻,办事却是老道,将来大有可为。不知不觉间,对宋子宁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