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永夜君王>>永夜君王目录>>章一三九 通道

章一三九 通道

 作者:烟雨江南
然而两人之间忽然长出数株翠竹,枝叶横漫,每片竹叶都如刀锋般锐利。冲向千夜的短须男人刹时一惊,强者的本能令他停步后退,避开了这丛看起来极度危险的翠竹。千夜则看破了这只是幻觉,不受本能驱使。不过这丛竹子一看就是宋子宁搞出来的,他既已到了,千夜也就克制住愤怒,不再出手。

宋子宁匆匆赶来,他刚刚赶到,那短须男子就沉着脸喝道:“七少,你为何要阻我拿下这不法狂徒?”

宋子宁明显脸有不悦,但仍克制着自己,道:“严将军可能看错人了吧,这位乃是暗火的团长,怎么会是不法狂徒?”

“暗火的团长是哪一位?我严定在这里只认得你七少。”

宋子宁没想到严定完全不给面子,饶是涵养再好,脸色也有些变了。不过他仍然以世家子弟的克制,保持着微笑,解释道:“这位就是暗火的团长,千夜大人。我也是在他麾下作点杂事。”

千夜这个名字,在帝方几乎无人不知。不坠之城一战力退魔女,此后怒闯军部据点,从栗风水手中劫走夜瞳,并自神将手下逃脱。一时之间,许多人都认为无论天赋还是当下战力,千夜都不在赵君度之下。

宋子宁报出千夜的名字,自是希望能够震住严定,至少让他不至于乱来。

然而严定却面带冷笑,丝毫不给面子,道:“千夜?千夜是谁?我可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至此,宋子宁再也忍耐不住,面色转冷,道:“严将军,这样说话可就没有意思了。这暗火毕竟还是千夜的,我让点地盘给你们进驻,可不是打算请回来几位大爷的。”

严定一怔,似是没想到宋子宁也会如此说话,道:“七少真是犀利。”

宋子宁折扇一收,哈哈干笑一声,道:“好歹本少也是军中混过的,跟着青阳王见过不少世面。”言下之意,自是说本少在军中也是根深蒂固,不是好惹的。

严定自是听明白了意思,却不买账,道:“可惜青阳王已经不在军中了。”

宋子宁淡道:“他老人家虽然离开,可是如果说句话,军中上下,有谁敢不听?”

严定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宋子宁这话说的没错,帝方虽然势力庞大,但是在重大战役时,依然少不了世家和天王的支持。就如浮陆之战,若无张伯谦和指极王坐镇,以及各大世家划分战区,单靠军部自己,是万万发动不了这等规模战役的。

帝国顶级强者,大多分布于帝室和门阀世家中,真正属于军方势力的只有长生王一位。严格说起来,长生王也不全算是军部的人,顶多只能算半个。

长久以来,军部一批少壮势力对此等局面深恶痛绝,逐渐成为帝党的中坚力量。

严定冷笑道:“七少说得没错,青阳王战力无双,别人自然不敢不从。可是似乎殿下和宋阀关系并不和睦,七少把自己算作殿下的人,似乎有些牵强吧?”

宋子宁淡淡一笑,道:“宋阀怎样,早和本少无关。可是本少说句托大的话,若是本少愿意投效,放眼帝国,恐怕也没几个人不愿意接收。”

严定一时语塞。宋子宁早早就展露出军略上的绝世天赋,个人修炼也未落下,虽然不及赵君度的锋芒毕露,可也是公认能够晋阶神将的人物。这样的人,任谁都会不惜血本招揽。

想到这一层,严定脸色稍稍舒缓一些,道:“七少大才,在下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七少何等人物,何必非要和千夜混在一起?恕我直言,七少这样做,恐怕将会自毁前程。”

千夜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此刻听到严定提及自己名字,方道:“既然知道我是谁,刚刚还敢向我出手。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还是你觉得能在我手下活过三分钟?”

严定立时大怒,喝道:“一个杂碎血族也敢口出狂言!当年若不是陆帅手下留情,你焉能逃出不坠之城?侥幸不死也就罢了,竟还敢出来猖狂,真以为躲到了中立之地,帝国就拿你没办法了不成?”

说到这里,严定想起了什么,一声冷笑,道:“那个血族贱人中了栗将军的混沌磨盘,不死也得变成废人。你救出来又有何用?现在她早就变成尸体了吧?”

千夜脸色渐渐阴沉,还未等他发作,宋子宁在旁就怒喝一声:“住口!”

严定转头道:“七少有何指教?”

宋子宁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还是真不怕死啊!”

严定道:“我可是帝国将军,看他这样子还是想回帝国的吧?他敢杀我?就不怕绝了回归之路?”

千夜这时拍了拍宋子宁的肩,说:“你现在还要劝我回来吗?”

宋子宁脸色铁青,指着严定鼻子骂道:“你要是坏了本少的大事,本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军部派你过来,不是让你来搅局的!要是再这样,就给我滚!”

严定回头,对着身后簇拥的战士道:“大家都听到了没有?人家现在不欢迎我们了,我们走!”

那些战士都是桀傲之徒,立刻轰然叫好。此刻千夜和宋子宁身后也聚集了不少暗火佣兵,也都大声鼓噪,不少人更是直接和严定的人开始对骂。

宋子宁用折扇轻点手心,道:“本少是什么身份,你们应该都很清楚。想走可以,战舰留下。另外本少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出得了这里,可未必出得了城。就算出得了南青,你们谁都别想回到帝国。”

严定气得全身发抖,道:“七少,在下可是帝国将军。你再手眼通天,公然加害帝国将军的罪名,怕是也担不起吧?”

宋子宁道:“贻误战机,就是大罪。眼下这么大的一件事,若是耽误了,别说你严定承担不起,就是陆均一在此,我谅他也承担不起。这些战舰是帝国的,可不是你严定的。”

严定犹在震怒,但是他身后的战士们却有些动摇。宋子宁见了,又道:“本少虽然身在此处,可是帝国那边也没放下。现在本少身后可是宫里的人,就算做了点事出来,也不见得摆不平。呵呵,至少本少身后那位,可不是什么过气的元帅能比的。”

严定停步,道:“七少究竟何意?”

宋子宁也不遮掩,道:“陆均一那种擦了点神将边的前元帅,早就耗尽潜力,再无寸进可能。要不是上头念在他早年功绩的份上,他还能混到现在?呵呵,他做的那点事,还以为能瞒得过谁?”

严定脸色阵青阵白,这话却不知道该如何接了。他身后官兵也是面面相觑,气势早就弱了七八分。宋子宁是何许人也,自然不会在这种事上胡乱说话。那听他话内意思,陆均一显是做了些不当之事,只是帝室念在他过往功绩的份上,没有追究罢了。这样的人,无论在政坛还是军方,影响力自然不能和现在在位的十大元帅相提并论。

宋子宁向千夜一指,又道:“不坠之城一役,陆帅没能留下千夜。现在千夜就在这里,你可以给陆帅带个话,他如果有意,可以来这里和千夜再战一场,生死各安天命,如何?”

严定显是不信,晒道:“七少莫非以为,他能和陆帅一战?”

宋子宁并未回答,而是对千夜道:“千夜,你觉得呢?”

千夜思绪又回到了那一夜,片刻后轻叹一声,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杀他也无意义。”

严定面色变幻,最终看上去还是不信,只是道:“七少既然这样说,那在下自然会在此役配合。”

说罢,他转身进院,一边喝道:“都看什么热闹,都给我进去!岗哨也撤了,放着也是丢人现眼。”

宋子宁向严定的背影看了一眼,挥手让暗火佣兵散去,拉着千夜向暗火总部走去。等进了宋子宁的办公室,千夜问道:“这些人是哪里来的?”

宋子宁道:“想必你也看得出来,他们都是帝方的人。严定是帝国舰队分舰队的指挥官,那可是主力舰队。他此次率领先遣舰队先行赶到,准备抢夺通道。我让他们进驻暗火,也是为了隐藏行迹。当然,这也只能瞒瞒永夜那边,中立之地的那些地头蛇可瞒不过。”

“他们这可不像是隐藏行踪的样子。”千夜道。

“早晚要打,藏不藏得住也就没太大干系。帝国那边各世家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地到了,比军部的动作更快。真正要藏的,是他们带来的那些战舰。”

“你这么急着叫我过来,是就要开打了吗?”

“通道大致方位已经确定,只待最后的详查。但就是这位置,却是非常棘手。”宋子宁打开地图,在上面一点,道:“以我推断,这条通道的入口,多半就在这里!”

千夜一眼望去,见宋子宁手指的地方,正是听潮城。

千夜和听潮城打过不止一次的交道,城内高手如云,强者如雨。城主一身威能更是惊天动地,那一晚要不是运气好,千夜和姬天晴说不定就要栽在中立之地。

这条通道的入口居然是在听潮城中,也难怪宋子宁会觉得棘手。

(天津)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