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医香>>医香目录>>后记——九年之后(二)

后记——九年之后(二)

 作者:雨久花
简武脸色涨红。

他紧抿着唇,不甘示弱地和爹爹对视着。

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自父子俩身上蔓延开来。

饶是身经百战,众将领一个个也都变了脸,身不由己地向后退了几步,用尽全力抵御着那股令人胆颤心惊仿佛下一刻就能把人吞噬般的无形煞气。

“四弟,义父……”太子干笑着不知如何劝阻。

“干爹,干爹……”郑毓勋一步窜到两人中间,抱着沈钟磬的腰往外推,“武哥不是有意冒犯你……”对上沈钟磬凛冽的目光,郑毓勋一哆嗦,后话吞到了肚子里。

明明怕的要死,郑毓勋紧紧地抱着沈钟磬的身子不敢撒手,回头朝简武直打眼色,示意他先服个软。

沈简武高昂着头,倔强地与沈钟磬对峙着。

沈钟磬脸色又黑了几分。

紧绷的气氛一触即发。众人头上的冷汗刷刷地往下趟。

正紧张着,门外一声高喝,“……沈夫人求见将军。”

犹如听到仙乐般,众人脸上顿时一喜,“……快请,快请。”不待沈钟磬父子反应过来,太子首先开口说道。

“钟磬……”直走的父子俩跟前,甄十娘恍然才发现气氛不对,“你们这是……”她看看简武,又看看沈钟磬。

“没事儿,没事儿。”沈钟磬身上的气势顿时一消,“我们在探讨军情。”看向简武,“是吧?”回头的瞬间,狠狠地瞪了简武一眼。

“是的,是的。”简武也嘿嘿地笑,“……娘不用担心,我只是和爹探讨军情。”

太子趁势遣散众人,“今日就到这儿,大家先用饭吧,晚饭后再继续研究。”

回到住处,趁沈钟磬洗漱,郑毓勋偷偷跑过来。

“……武哥是担心干爹打破誓言会遭报应,才坚决反对。”偷偷把简武的心思说了,郑毓勋认真看着甄十娘,“干娘帮着劝劝干爹吧,武哥主张水攻也是无奈之举,干爹若实在不同意,就连夜教我们破阵之法也行。”否则,一旦打破誓言,干娘立即就会死去。

当初,他干爹可是拿干娘的命在佛前发的毒誓!

想到沈钟磬打破誓言的后果,郑毓勋脸色发白,“干娘……”

甄十娘哭笑不得。

这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迷信。

来自现代,她才不信这些誓言真能应验,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一阵粗重的脚步声。

听到是沈钟磬的声音,郑毓勋腾地站起来,“武哥不让我跟干娘说这些,干娘千万别说破了。”老鼠见了猫似的窜了出去。

第一次看到沈钟磬发那么大的脾气,郑毓勋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站在门口,直看着郑毓勋仓惶逃窜的背影消失,沈钟磬才回过头,“他还是那么固执?”拉了把椅子在甄十娘身边坐下。

“怎么?”甄十娘亲自斟了杯茶递过去。

“郑大人又来信了,哀求我让你好好劝劝他母子,好歹能认祖归宗。”沈钟磬接过茶喝了一口,“这孩子最听你的话,你就帮着劝劝吧。”郑大人是郑毓勋的亲爹郑爽,时下已经官拜礼部尚书。

快十年了,尽管郑爽一直努力耕耘,却一直没能生出儿子,相应地,郑毓勋便成了郑家唯一的根,尤其看到郑毓勋脱去一身稚气后,变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馋的郑阁老和郑爽直流口水,奈何,无论他父子如何哀求讨好,郑毓勋母子死活也不肯再回到郑府,尤其郑毓勋,死活不肯叫郑爽爹,更不肯认祖归宗。

想起这些,甄十娘就叹了口气,“我听武哥说,勋哥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他亲眼看着郑大人打她娘亲,逼着要杀了他,他娘眼泪都流干了,嗓子也哭哑了,可郑大人就是铁一样的不肯动心,直逼着他娘拿剪刀划破了咽喉,鲜血哗哗地淌……”抬头看着沈钟磬,“不是我不想劝,是他始终忘不掉过去的阴影,若郑大人真有诚心,就让他慢慢等吧。”也许,等郑毓勋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会慢慢地释怀吧。

想起郑毓勋的固执,沈钟磬叹了口气,“也只能如此了。”他忽然抬起头,“武哥为什么不肯答应?”简武霸道,但却非常孝顺,像今天这样和他针尖对麦芒,丝毫不让,还是第一次。

虽然简武简文和郑毓勋交情过命,但沈钟磬早就知道,郑毓勋就是甄十娘的一个小耳报神。简武简文许多不想被父母知道的秘密都是甄十娘从郑毓勋那探知的。

“武哥是怕你违背了誓言遭报应。”声音淡淡的,甄十娘漫不经心地看着手里的药品清单。

沈钟磬身子却电击般一颤。

一瞬间,他面白如纸,连声音都有些微微发颤。

“钟磬……”甄十娘慢慢地抬起头。

嘴唇翕动,沈钟磬直直地看着甄十娘说不出话。

“钟磬……”甄十娘轻轻握住他的手,声音有些迟疑,“若你实在不安心,就……教武哥破阵之法吧。”她从来不相信那个誓言会真有约束力,更不舍得让临时抱佛脚的简武身涉险境,沈钟磬经验丰富,由他带兵破阵胜算总比简武大,可是,她打心里不舍得看到沈钟磬因担心违背誓言而心里不安。

哪怕沈钟磬只皱皱眉头,她都心疼。

“来不及了。”不敢说自己也没把握能破了那个五行九子阵,沈钟磬摇摇头,“祁太子已从邬洛王那借了十万精兵……”把当前形势说了,“唯今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我去破阵,或者水攻,阿忧……”声音嘶哑,沈钟磬握着甄十娘的手,“一旦邬洛河决堤,半个祁国都会变成一片汪洋,将会有上百万人溺死,上千万百姓流离失所,最后一战了,我不想让武哥成为祁国百姓的罪人!”他凝重地看着甄十娘,“武哥是我们的儿子,他才十七岁,路还长着,我不想让他以后的日子里都要背负着沉重的心里枷锁,日夜难安……”他更不舍得让亲生儿子只身涉险,嘴唇翕动,沈钟磬再说不下去。

甄十娘就想起前世历史上的几次黄河决堤。印象最深的是一九三八年花园口决堤,淹没了豫、皖、苏三省四十四个县市。大片的土地成为沼泽,八十九万人溺死,一千多万百姓流离失所,大水过后,那片土地变为荒凉贫瘠的黄泛区。

亲手制造一场空前的灾难,导致百姓生灵涂炭,流离失所,即便最后胜了,简武也是罪人!

尤其统一之后,鸟尽弓藏之时,为给祁国百姓一个交代,简武第一个就会被万岁送上断头台。

眼前闪过简武那霸气张扬的小脸,一股寒意直透心底,甄十娘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一瞬间,脸色雪一样的苍白。

“好。”甄十娘突然抬起头,“我帮你。”回头招呼侍卫进来,“……去请武将军回来用饭。”

侍卫应声跑出去。

沈钟磬颤抖着的手指轻轻抚上甄十娘的眉眼,小心翼翼地把她额前垂下的一缕青丝别在耳后,“今后,无论生死,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九年前,他不敢死,因为简武简文还小。

现在,简文继承了甄十娘的衣钵,接手了她的医馆药厂,加上这几年经营军中的粮草布匹买卖,俨然已经成为上京第一大商,而简武,经过这几年的历练,也更不用他操心了。

他们兄弟联手,直可动摇大周国的根基,这一次,他可以安心地去了。

他违背了誓言,就该遭到报应,受到惩罚。

若甄十娘因此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会和她在一起,无论碧落黄泉,无论地府冥城,他都要和她守在一起,阳世不成,就让他们做一对鬼夫妻好了。

“娘……”听说娘亲找他吃饭,简武放下手里的军务就来了,对上爹爹古板的脸,他脸色僵了下,随即嘿嘿笑着在甄十娘身边坐下,“娘又做了什么好吃的?”目光扫了一圈,“我大哥呢?”

前天就听说大哥简文和娘亲一起来了军中,他一直忙于军务,到现在还没能见上一面。

“上批药品在路上出了点事,他昨天一早就走了,要三五天才能回来……”甄十娘笑着夹了块米粉肉放到简武碗中,“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米粉肉,你尝尝。”

好久没吃到娘亲手做的菜了,简武猛扒了一大口。

“真香!”满嘴都是小时候的味道。

一脸的满足,简武一抬头,正对上沈钟磬来不及收敛的柔和目光,他脸色又僵了一下,低头猛扒了两口饭,忽然抬起头,夹了一大筷子肉放到沈钟磬碗里,“爹也尝尝。”又低了头继续扒饭。

看着儿子的别扭样,甄十娘哑然失笑。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把剔好刺的鱼肉放到他碗里,“你爹同意了,一会儿吃完饭就教你破阵之法。”声音淡淡的,甄十娘不紧不慢地继续剔着鱼刺。

“真的?”咀嚼的动做停住,简武张着大嘴看着爹爹,嘴里的饭粒差点掉出来。

“战机不可失。”沈钟磬板着脸,“没有三天给你浪费,若想破阵,你必须保证一天一夜就得学会!”见简武没反应,又道,“要做不到,你就留在邬塔城,我带兵去!”

简武使劲两下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我能行!”站起来一把扑到沈钟磬跟前,搂了他脖子咯咯地笑,“谢谢爹!”高兴得直恨不能把爹爹抱起来转上几个圈,“我保证今夜不睡觉也要学会!”又道,“爹放心,我已派周超连夜带了二万兵马埋伏在讫力山,阻击祁太子的援军。”讫力山是通往祁都的必经之路,道路狭窄,宜守难攻,“……至少能争取三到五天。”

看着一瞬间便欣喜若狂的儿子,沈钟磬心里一阵酸楚。

不知道,以后没有他和甄十娘的日子,他还会不会这么开心。

用了饭,简武就留在了爹爹的营帐中的学阵法。

甄十娘亲自泡了杯茶守在一边,笑盈盈地看着谈论的热火朝天的父子俩。

简武觉得自己很没出息,信誓旦旦地告诉爹爹自己不睡觉也要学会破阵之法,谁知,才说了几句话,就有些睁不开眼睛,他使劲告诉自己要坚持,千万别睡着了,最后还是软软地爬在了桌案边。

“武哥,武哥醒醒……”

使劲摇了两下,见简武呼呼睡的香甜,沈钟磬松了口气,他一弯腰,小心翼翼地抱起儿子,来到隔壁的营帐。

甄十娘亲自给简武换了衾衣,又从他怀里摸出贴身藏着的兵符兵印,递给沈钟磬,“……你今晚就去?”

沈钟磬神色凝重,“早一日破了五行九子阵,周超阻援的压力也会小。”果真让他在讫力山阻上五天,他的二万人马大约也全没了。

见沈钟磬转身就走,不知为什么,甄十娘心里突然生出一个浓浓的不安。

“钟磬……”她一把从后面抱住沈钟磬,低婉的声音里有股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担忧。

沈钟磬身子一阵轻颤。

他慢慢地转过身,“……阿忧。”望着这张看了千遍也看不够的脸,沈钟磬心又丝丝挠挠地疼起来。

不知道,今日一别,他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他更不知道,如果他活着回来,面临他们的,又将是怎样的报应?

甄十娘已经冷静下来,手依然环着沈钟磬的腰,苍白着脸笑看着他,“我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保重!”踮起脚在沈钟磬唇上印了一吻,缓缓地松开他,“……早去早回。”

沈钟磬站在没动。

突然,他一把拥住甄十娘低头吻了下去。直感到肺里的空气快被抽干了,沈钟磬才抬起头,他喘息地叫着。

“钟磬……”甄十娘目光迷离。

扶甄十娘站好,手臂松了松,忽然又一紧,沈钟磬猛地弯腰抱起她大步朝寝帐走去。

简武一觉醒来,已经日出三杆。

听说爹爹连夜带兵闯入五行九子阵,简武才发现自己被亲爹亲娘给合伙骗了,“娘……”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他满眼痛苦地望着甄十娘,“你怎么能这样?!”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