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医香>>医香目录>>第三百四十一章 圆通

第三百四十一章 圆通

 作者:雨久花
小花,这条带给甄十娘无限喜悦,带给蒋衡卢俊等人无限欣喜和信心的小黑狗,在成功换了心脏后的第三十三天,全身浮肿死去……

回春医馆实验室里,阴云密布。※※

眨着雾蒙蒙的大眼,看着六月的天气里还在大红的缠枝花交领小袄外面套了一件墨色的水貂皮大坎行削骨立的甄十娘,秋菊用尽了全力才压抑住溢到唇边的抽泣。

狠心地抛开他们这些人,一个人和沈钟磬远走他乡,她是不想让他们看到她生命最后时刻的憔悴模样吧?

从离开那一天,她应该就没打算再回到上京城。

若不是小花,他们都不知道能不能把她请回来参加回春学馆的一周年庆典。

可是,兴冲冲地回来了,他们让甄十娘看到的却是一俱冰冷冷的尸体!

让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看这个……

他们何其残忍!

对着满头银发眉满目沧桑神色更加冷峻萧然的沈钟磬,蒋衡等人难过地低下了头。

一股低旋悲哀的气息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呆呆地看着小花的尸体,甄十娘眼底流过一抹绝望。

大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抑制免疫有抗排斥作用的草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功地移植了大狗的心脏,让她莫名地产生一丝奢望……没有先进的仪器设备,没有现代的dna鉴别技术,未必就做不了骨髓移植。

只要大家有信心,有热情,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前世的器官移植起源于十八世纪,眼角膜移植是最先取得成功的异体组织移植技术,是一八四零年爱尔兰的一位内科医师比格完成的。成功地把羚羊的角膜移植到人的眼球上。

而大器官的成功移植,则是在一九五四年,美国波士顿的布里格姆医院成功地做了世界第一例同卵双生兄弟间的肾移植手术……那时候,也没有现代那些先进的设备吧?

更何况,她带来的血管吻合术等许多医疗技术都是二十世纪的。

一定比十八世纪先进!

可是,小花冰冷冷的尸体再一次粉碎了她刚刚燃起的奢望……

甄十娘身子晃了晃。

“阿忧……”不顾众目睽睽,沈钟磬心疼地拥住她。

回过神,甄十娘一抬头,才发现气氛异样的沉闷。沉寂的恍然在举行一场肃穆庄严的殡葬仪式。

“没事,没事……”她开口打破沉寂,“小花能活一个多月,就说明我们的换心术已经迈出了一大步,大家吸取教训。再接再厉,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能成功。”

这已经很不错了,纵观前世的器官移植发展史,从一九零二年第一例动物器官移植尝试失败到一九五四年在美国成功的同卵双胞胎肾脏移植,期间整整相距了五十二年!

他们这点失败算什么。

说着话,见众人肃穆地看着她。甄十娘调侃道,“虽然小花为我们做了很大贡献,可大家也不用这么哀悼吧?”

扑哧,董贤人等笑出来。只咧嘴的瞬间才感觉脸上有**的液体溜下。

秋菊冬菊转身冲了出去。

“还愣着干什么?”卢俊瞪着发红的眼睛大声喝道,“把小花抬进解剖室,立即查找死因!”

董贤郝立冬等人一拥而上

看着四五个大男人争先恐后地抬着一条小狗尸体往外冲,甄十娘有些好笑。鼻子却涩涩的,她呆呆地看着忽然一下就忙碌起来的众人发怔。

“我们回去吧。”沈钟磬轻轻拥了她。

“嗯!”甄十娘点点头。

忙碌的众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慢慢地抬起头,透过实验室明镜的大玻璃,静静地看着那个满头银发的沧桑背影,正如珍似宝地搂着他**的妻子,一步一步迈下阶梯……

明媚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在**,画眉鸟在窗外吱吱地叫。

甄十娘睁开眼睛。

“醒了?”正盘腿坐在床头温柔地看着她的沈钟磬笑着问道。

“嗯……”翻了个身,甄十娘慵懒地把脸埋在沈钟磬腿上,继续闭眼。

忽然抬起头,“什么时候了?”目光落在屋角的漏壶上,“天,快巳时了。”一咕噜坐起来,“你怎么不叫我。”

今天是回春学馆开业一周年庆典!

她答应了众人要去的。

“你仔细头晕!”吓的沈钟磬一把扶住她,“我不舍得叫醒你。”他低迷地在她耳边说道。

他叫了,可怎么唤也唤不醒。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她不是贪睡,她一天里,大多数时间是昏迷的。

微低着头,沈钟磬掩去眼底的一丝黯然。

“典礼都快开始了……”顾念她早晨起不来,大家有意把典礼推迟到已时,“我们现在去,只能瞧个热闹了。”知道沈钟磬一向把自己的身体看得大过天,甄十娘惋惜地说道。

“那……”沈钟磬一边帮她穿衣服,嘴里问道,“我们还去吗?”甄十娘消瘦的厉害,头发几乎掉光了,不愿让丫鬟看到她这模样,这以后她的起居,沈钟磬全接了过来。

“一周年庆典,我这个创始人一定要去!”甄十娘摊开两手让他帮着系扣子。

沈钟磬点点头,“我让人去通知一声,就让他们先开始吧,我们去收个尾就行。”

回春学馆的广场上挂满了各色的彩带,学子们穿了清一色的服装,庄重地站在广场上,屏息静气看着前面黄罗伞盖下花枝招展的一群人前那个身着明黄绸缎的威仪**。

万岁啊,那就是万岁。

长这么大,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万岁……这位传说中只有四品以上的大官才能看到的天之骄子。

能让万岁亲来,她们的馆主何其骄傲!

卢俊等人却没这么自豪,额头的汗水正噼里啪啦地往下淌。

“……沈夫人可知道万岁来观礼?”褚榆压低了声音问卢俊。

“我没听师父提过?”卢俊一边拿袖子擦额头的汗,“怎么办?”他看着前面四层钟楼上的巨大青铜漏壶。“时辰就到了。”甄十娘还没来,他们这些人可以等,但万岁皇后不能等!

若是寻常也就罢了,这也许是甄十娘参加的最后一个典礼,真心里,卢俊一定要等到她来致词。

传信小厮汗流浃背地跑过来,“……将军传信,夫人刚醒,让大家别等了。先典礼吧。”

“我去请示傅公公。”将太医就走。

傅公公匆匆来到观礼台上的伞盖下,俯在万岁耳边低声问,“……沈夫人刚醒,下面问要不要先典礼?”

万岁抬头看看蔚蓝的一丝云彩也没有的天空,“再等!”

花絮彩带在微风中轻轻飘扬。站满了人的广场鸦雀无声。

“沈将军,沈夫人到!”随着一声高呼,广场上一阵骚动,众人纷纷回头望去。

看着沈钟磬小心翼翼地扶甄十娘走下蓝色高棚马车,万岁下意识地站起来

万岁身后的公主嫔妃和广场两侧的百官更是一个个惊愕地睁大了眼。

他们,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只见明明六月的天气,头顶艳阳高照。可甄十娘竟然还穿了一件雪白的银狐皮大氅,阳光下映衬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越发的苍白,而沈钟磬,也少见地穿了一身白衣。没有戴冠,一头花白的银发简简单单在脑后束了个马尾,棱角分明的面孔更加凌俊,有股说不出的沧桑……

他。真的白了头?

直直地看着这对风霜浸染的夫妇,万岁嘴唇翕动。

瞧见观礼台上的万岁。沈钟磬也怔了一下,随即扶着甄十娘从容地向观礼台走去。

“……干娘走不动了。”瞧见每上一级台阶,甄十娘都要倚在沈钟磬肩头气喘一阵,郑毓勋突然抬脚往前冲去,“我去背干娘走!”

被杨雪梅一把抱住。

“娘!”郑毓勋大叫。

众人纷纷回过头。

杨雪梅一把捂住郑毓勋的嘴,“别去,别去!”声音里有股极力压抑的抽噎。

听到身后一阵骚乱,甄十娘若有所思地回过头。

“……大约是嫌我们走慢了吧。”沈钟磬轻笑地调侃道。

“还好了。”甄十娘喘息着笑,“这只有七级台阶……”灿烂的笑容仿佛把阳光都折射出五彩光华,沈钟磬黯然地眨眨眼。

迈上最后一级台阶,带甄十娘向万岁谢罪后,沈钟磬转过身朝着众人真诚地一躬到地,“夫人身体不好,让大家久等了,我代夫人向大家赔罪。”

甄十娘也跟着他盈盈下拜。

“……我没什么好说的,只希望大家以后无论走到那里都要永远记住,我们是大夫。”甄十娘目光缓缓地掠过众人,“我们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她喘息了一下,“想尽一切办法治病救人!”

看着这一对白衣白发,恍然金童玉女般华光四射地站在那里,明明耀的人睁不开眼,却又恍然有股说不尽的沧桑悠荡在眼前让人止不住想流泪的璧人,众人俱忘了回应。

广场上鸦雀无声。

“……是不是嫌我说的太短?”甄十娘压低了声音问沈钟磬。

想要长篇大论,侃侃而谈,她已经不能够了。沈钟磬心里一阵酸楚,只脸色笑容更加温和,“你说的已经够多了。”他笑着扶了她转过身,“我以为你上来鞠个躬就行呢。”甄十娘就把头倚在他肩上,“……我们走吧。”

讲不动了,她是真的讲不动了。

能站在这高高的观礼台上,再一次看到自己这些学子,她已经很**了。

微风轻轻扬起沈钟磬满头发白,散落在雪白的狐皮上,迷醉了众人的眼,直看着那一对十指交扣相携的身影消失在观礼台的另一端,沉寂的台下才发出一阵暴烈的掌声

长宁公主已经扑到彩云身上,痛哭失声。

不过两个月的光景。他怎么沧海桑田,仿佛过了一甲子?

直看着沈钟磬扶着甄十娘走下最后一个台阶,万岁目光还怔怔的,尤不相信眼前所见。

“……要不要奴才去把他们叫回来?”见万岁失神地望着沈钟磬的背影,傅公公小心翼翼地问道。

“……由他去吧。”万岁凝重地摆摆手,

杨雪梅特意给甄十娘安排了一间宽敞的休息室,和沈钟磬刚刚坐下,秋菊就一阵风冲进来。

“夫人……”她扑通跪到甄十娘脚下,“您就让奴婢回去伺候您吧。”又道。“奴婢可以晚上看书,绝不会耽误了学医!”

“我有将军在身边就够了。”甄十娘摇摇头,“连冬菊夏菊都被我撵去医馆了。”她语重心长地拉起秋菊,“卢俊虽说叫我一声师父,可他只是挂了个名。你才是我真正的首徒,以后啊……”她轻轻摸着秋菊的头发,“我的医馆,学馆都要靠你们撑着,你一定要努力啊,千万别给我丢了脸……”

再忍不住,秋菊一转身。蹬蹬蹬跑了出去。

透过明亮的玻璃,看着秋菊趴在梧桐树下的颤抖身影,甄十娘微微有些失神。

转过头,沈钟磬正静静地看着她。

“……要不要去上面看看?”他指着窗对面高高的四层小钟楼。

甄十娘目光就亮起来。“好。”

那里能看到学馆的全貌,这是她一直想做的。

“将军,将军!”高全激动的声音都变了调,“夫人。夫人……夫人有救了!”

急促洪亮的声音打破了浩然居死水般的沉寂。

众丫鬟呼啦一声冲了出去。

咣当,正喂甄十娘喝药。沈钟磬手里的碗掉在地上,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腾地站起来。

咳,咳……甄十娘一阵剧烈的咳嗽。

“阿忧……”回过神,沈钟磬忙抱了甄十娘轻轻拍着她后背。

呼出一口气,甄十娘抬头怔怔地看着门口。

抱起她放到**,又掖紧了被子,沈钟磬爬在她耳边柔声说,“……我一会儿就回来。”他迈步走了出去。

“将军……”高全拿着一个大红的拜帖激动地看着沈钟磬,“夫人……有救了!”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外面来了个和尚揭了皇榜,说是他有一套修心养性的洗髓心经,只要帮夫人打通经脉,慢慢修炼,假以时日,夫人便可洗经伐髓,重获新生……”

沈钟磬目光越过高全,看向他身后身披红色袈裟,面色慈爱的白眉白发的老和尚。

“圆通大师……”他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阿弥陀佛……”圆通大师双手合十,“沈将军,贫僧说过,我们有缘,还会再见。”

此人正是当年沈钟磬去祁国送亲,为甄十娘求辟邪驱害的五毒玉佩的大慈寺高僧,传说中德高望重法力无边,见人但凭缘分的圆通大师。

当年祁国举行十年一度的大朝圣,他和二皇子同去祁国大慈寺,二皇子曾花费千金,都没能见到他。

竟然是他揭了皇榜!

看到他,原本以为又是个无名小辈来骗钱的沈钟磬,完全信了。

圆通大师,他说能治好甄十娘,就一定能!

沈钟磬声音微微发颤,“大师……”他一躬到地虔诚地给圆通大师施了一个重礼。

“阿弥陀佛……”圆通大师又念了一声,“若要治好沈夫人,还需沈将军能放下屠刀,一心向佛。”他看着沈钟磬,“若沈将军肯辞去将军之职,发誓此生绝不再执掌兵权,老衲愿献一心经,助沈夫人洗经伐髓……”他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洗经伐髓的心经?

甄十娘皱皱眉。

身为现代医生,甄十娘还是坚信以医治病,对于这些东西,她并不十分相信,也不十分热衷。

心经,就是前世说的那些气功之类吧?

前世也听过一些报道,某某气功大师能隔空取物,某某大师用气功治好什么什么病,她当时看了也是一笑了之,从没认真考证过。

也不知是真是假。

可是。自古就有内功可以养生的传闻,连中医专著《黄帝内经》里都记载“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积精全神,精神不散”等修炼方法。

和神奇的针灸术一样,气功自有他的神奇之处。就像她稀里糊涂地穿越到这里一样,都是用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谜团。

她眉头越拧越紧。

骨髓移植……洗经伐髓……难道……他们真有异曲同工之处?

身为现代人,要甄十娘完全相信这些是不可能的。

可是,若一点都不信她也做不到,心里犹犹豫豫。她也分不清圆通大师的话有几分是真,到底可不可信?

只是,有一点,她毫不质疑。

“……这一定是燕祁的离间计!”她静静地看着沈钟磬,“是他们也惊觉于大周一日日的强大,发现了将军和万岁的意图,才利用我的病要将军发誓从此永不言兵!”

否则。以圆通大师的身份,多少人慕名去祁国大慈寺,花费万金都不得见,他却不远万里跑到大周来给自己传授洗髓心经。

她本就来自不信鬼神的现代。佛家不把她做另类烧了就已经阿弥陀佛了,她自信自己和圆通大师绝没有那么大的佛缘。

越想越对,她搂了沈钟磬,“我早已病入精髓。多少名医都束手无策,我不相信他一套心经就能治好我。”

“阿忧……”沈钟磬扳正甄十娘的身体。郑重地看着她,“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试一试。”

“可是……”

可是,这可不是被骗花了点冤枉钱,他一旦在佛祖前发下重誓,即便圆通大师的洗髓心经救不了她,他也不能反悔了。

征战沙场,是他的第二生命啊!

在一起这么久,甄十娘知道他对统一三国,对他的丰谷大营有多深的感情。他是天生的军人,就像鱼儿离不开水一样,他离不开沙场,离不开他的部队!

“阿忧……”沈钟磬声音极其认真,“不试一试,我会后悔一辈子!”又加重了语气,“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对着他固执的目光,甄十娘心颤了颤。

她想起了他固执地在深夜里折纸鹤,固执地给她拴五彩线,固执地去求佛,固执地求玉佩……无论是真是假,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一直在信和不信之间徘徊,她不也是潜意识地奢望能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吗?心头那股强烈的对生的渴望,让她这个现代人都开始迷信圆通大师的那套洗髓心经或许真能换了她的骨髓,救她一命。

沈钟磬,又怎么可能不信?

“好!”她果断点点头,“……我们就试试。”

听了信匆匆来到将军府的卢俊秋菊等人在二门遇到穿戴整齐正要进宫的沈钟磬,大家呼啦啦跪倒了一片。

“将军……”叫了一声将军,哀求的话在卢俊舌边直打转,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外面都传言祁国法外高僧圆通大师的到来是燕祁的离间计,是为了阻止大周统一三国的野心,才利用沈钟磬对甄十娘的痴心离间他们君臣。

他到底有没有那样一套心经谁也说不准,即便有,又真的能洗精伐髓吗?

果真那心经也救不了甄十娘怎么办?

没有了甄十娘,他家将军还有统一三国的事业可以依托。

若两样都没了,他可怎么过?

可是,可是,他们是真的真的想救甄十娘啊。

众人眼巴巴地看着面色冷静的沈钟磬,哀求的话在嘴边踯躅,说不出口。

静静地扫了他们一眼,沈钟磬接过荣升递过的缰绳,飞身上马冲出将军府。

众人慢慢地回过头,呆呆看着他们的白发将军消失的方向。

身为大将军,沈钟磬的滔天权势是实实在在拥有的,可圆通大师的洗髓心经之说却是没有任何保障的一句空话,就好似水中的月,镜中的花……是那么那么的虚幻。

他家将军,到底会怎么选择?

萧煜正堵在宫门口。

“……这是燕祁的离间计!”他涨红的脸看着满头白发神色冷峻的沈钟磬,“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相信?”

“圆通大师是著名的法外高僧。”沈钟磬声音淡淡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尤其圆通大师这样身份的人。

“他是不会打诳语,若你交了兵符兵印并发誓从此后永不言兵,他也会教弟妹一套洗髓心经,可是……”他咄咄地看着沈钟磬,一字一字说道,“你敢保证这套心经就一定能救了弟妹的命?”

沈钟磬眼底就闪过一丝晦暗。

“他是法外高僧,不会为俗事所动,可是,贤弟别忘了……”萧煜继续说道,“他是佛家中人,最见不得生灵涂炭,燕王祁王要联合说动他兵不血刃地消弭一场战争并不难!”

沈钟磬身子晃了晃。

ps:六千大字感谢大家的支持,明天应该能出大结局了……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