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医香>>医香目录>>第三百四十章 以沫

第三百四十章 以沫

 作者:雨久花
三更,求粉红

出乎甄十娘意料,愿以为性子暴躁,一定坐不住的沈钟磬,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她身边,两人一上午竟然也钓到了二条鱼。

倒是简武简文,一会动动鱼杆,一会蹬蹬蹬跑来要鱼饵。

结果,自己的鱼饵用光了,沈钟磬这面的也被用去了大半,一条也没钓上来。

“……你们这不是钓鱼。”迷迷糊糊在软榻上睡了一觉,甄十娘睁开眼,正瞧见简武简文又来拿鱼饵,就打趣道,“是来喂鱼的。”

简武简文嘻嘻地笑,“娘醒了?”索性双双在爹娘身边坐下来,“我明明看到鱼竿动,可每次拽上来都是空的。”简武搂着娘亲的腰。

“你那是心太急了。”沈钟磬动了动手里的鱼竿,“要等到鱼咬住了再起杆,就像带兵打仗,要诱敌深入就一定要有耐心,要等到敌人全进了埋伏圈,才能收网。”

这也能和带兵打仗联系到一起?

甄十娘晕倒。

她是要他出来修心养性的。

“钓鱼,首先要心境平和……”这两天看了几本关于修心养性的书,甄十娘搂着简武现学现卖。

“爹,娘……”正说着,简文把着鱼桶大叫,“您们快看,这就是顾先生说的相濡以沫。”

“我看,我看!”简武一步窜过去。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简文念道,“顾先生昨天才讲了庄子。大宗师。”见爹娘回过头,兴奋地说道。“泉水干涸了,一对鱼儿被困到小洼里,为了让对方活下去,就用各自嘴里的泡沫喂对方。”

看着桶里相濡在一起的鱼儿,甄十娘沧然。

“嗯……”她笑着亲亲儿子的额头,“这就是相濡以沫。”

一家人说笑闹了一阵,简武简文跑远了。

甄十娘低声叫,“钟磬……”

“阿忧……”沈钟磬回过头。

“我们把鱼放了吧?”

“好……”沈钟磬起身拎了桶把鱼倒入溪中。

看着两条原本圈在一起的鱼瞬间没了影儿,甄十娘感慨道。“……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顾先生这个时候教简武简文这个典故,就是想点醒他们要放开吧?

简文的故事没讲完,后来海水渐渐地漫上来,那相濡以沫的鱼儿最终各自东西。亦相别相忘于江湖了。

他是天生的军人,注定是一只要展翅高飞的雄鹰,征战三国的沙场,才是他的归宿!

一瞬间,甄十娘心里想守着他终老在这里的打算开始动摇。

“如果我们是那一对鱼儿……”她轻轻拥着沈钟磬,“以后,当海水漫上来时。就相忘与江湖吧?”能够放弃,能够忘记,也一种幸福。

沈钟磬眼底闪过一丝晦暗。

甄十娘笑着伸出小指,学简武简文的语气。“我们拉钩,说话不算的是小狗!”慢慢地转过头,沈钟磬静静地看着她,忽然一笑。“只能用各自嘴里的泡沫喂给对方,是不是就这样?”他低头吻上了甄十娘的唇。

上京回春医馆的实验室里。传来一阵热烈的欢呼。

“活了,活了!”

“我们成功了!”

看着已经能晃晃悠悠站起来的小黑狗,卢俊激动的使劲拍打着蒋衡的肩膀,褚榆钟霖等人一个个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

“沈夫人说的不错……”蒋衡也激动不已,“这世上真的有换心术,只要能找到扁鹊那种神奇的药!”

接到甄十娘的回信,他们又按她的建议找了条病弱的狗,并提前喂了药,已经四天了,这条狗还好好地活着!

“师祖说行,就一定行!”一边低头检查小黑狗的刀口,董贤大声说。

秋菊扑哧笑出来。

实验室里一阵哄闹。

“师父,师父……”正热烈着,拿了一本《灵枢》匆匆跑进来,“我找到了,找到了!”

“什么?”

大家都围上来,秋菊问道。

“《灵枢、经脉》说: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刚,肉为墙,皮肤而毛发长……”

人体发肤血液,皆来自精髓!

“师祖的病在精髓!”看着众人,“温热毒邪深伏于骨髓中,暗耗精血,致使机体精亏血少,形体失充,故形体日渐赢弱,血液化生不足,呈现一派虚损之象……”这就是他小师祖的症状!

用尽了方法还是一天天羸弱,他们的小师祖已经灰心放弃,携了将军远遁他乡,可是,他们这些人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每天都在拿着医书寻找救治她的法子。

话音落地,屋里顿时一静。

钟霖等人俱悄悄转过身去。

瞪眼看着众人,“难道不是?”

褚榆慢慢地抬起头,“你读过扁鹊见蔡桓公吗?”

不明所以。

“扁鹊见蔡桓公,立有间。扁鹊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秋菊缓缓念道,“……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无请也。”

病入骨髓,药石无效也!

恍然大悟。

原来大家早就知道他的小师祖已病入骨髓!

“……沈夫人早已病入骨髓,即使扁鹊在世亦无能为力”褚榆声音低沉,有股无力回天的怅然。

是啊,甄十娘病已入髓,扁鹊再世尚不能及,他们又能怎样?

钟霖幽幽叹息一声。

“要是骨髓也像心、肾这样能换就好了……”喃喃地看着晃晃悠悠的小黑狗。

扁鹊是神医,可他师祖也是神医。

扁鹊能换心,他师祖也带他们研究出了这种神奇的技术……谁说扁鹊不能治的病他们师祖就不能治?

“我们研究换骨髓吧?”他突然看着大家。

心都能换。骨髓为什么不能换?!

“你也真敢想!”卢俊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真的想治好师祖的病嘛。”垂头丧气地嘟囔道。

他们谁都想!

可是,这是甄十娘命,他们也无能为力!

因成功移植了小黑狗心脏的喜悦荡然无存,一瞬间,诺大个实验室恍然古墓荒茔般沉寂。

秋菊转身跑了出去。

甄十娘正斜倚在抱枕上安详地听诊脉回来冬菊描述。

“高热,腹痛不止,舌胎灰黑而浊,脉弦细数……”甄十娘沉吟着,“看症状。徐婶儿应是湿热秽浊壅滞肠道,气机不畅而至,当消署化湿,行气止痛,可用百部。川辣子,苦参,乌梅,黄连……”

甄十娘一边说着,夏菊刷刷地记。

“好了。”见甄十娘声音顿住,她抬起头,“还有吗?”

小村庄不大。就三十多户人家,村里没大夫,有病都要去临镇上瞧,一来路远。二来舍不得银子,村民们寻常有个小病都忍着,甄十娘看不过,寻常左邻右舍有个头疼脑热的就让冬菊夏菊去帮着瞧。一来二去的,村里人都知道冬菊夏菊会瞧病。都来找他们。

今天徐婶的病症比较特殊,冬菊和夏菊诊了脉,不敢拿主意,跑回来问甄十娘。

“就这些,去吧。”甄十娘摇摇头。

沈钟磬从外面进来,正听见这话,他重重地把手里的衣服往椅子上一摔,冬菊慌忙上前捡起来折好。

夏菊拿着药方不知所措。

“你去吧……”甄十娘朝她摆摆手。

偷偷瞄了沈钟磬一眼,见他没言语,夏菊蹑手蹑脚地闪了出去。

沈钟磬闷声不语地在炕边坐下。

冬菊端进茶水也悄悄退了出去。

“钟磬……”甄十娘起身亲自给沈钟磬斟了杯茶,“我这也是为了让冬菊夏菊锻炼锻炼,都是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累不着我。”她以为沈钟磬是心疼她又给人瞧病。

“那一家人不是好东西,你离他们远一些?”接过茶放在柜子上,沈钟磬闷声闷气说道。

不是好东西?

她还是第一次听沈钟磬说这种话。

甄十娘怔住,随即就想起早晨听冬菊说徐家的小女儿徐春凤一早来给母亲求医,瞧见沈钟磬正站在院子里浇花,就故意踩了自己的裙角往他身上倒,被沈钟磬闪身躲开,结果徐春凤摔破了膝盖,疼得呜呜地哭。

沈钟磬当时就黑了脸,吓的冬菊冲过去捂住徐春凤的嘴硬拖了出去,好歹没惊醒她。

能摔的不顾形象地大哭,徐春凤大约也没想到沈钟磬会躲开不扶她吧?

否则,她也不必做戏做的那么真了。

也觉得沈钟磬这么对待一个女孩家有些不近人情,可想到当初他暴怒地要卖了冬菊的事儿,甄十娘又有些欣慰,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炼,他暴躁的性子,到底还是收敛了。

为沈钟磬的转变,甄十娘打心里高兴,眼底都透着笑,“……春凤年纪小,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她劝道。

这么算计自己,她竟然还帮她说话!

瞧见甄十娘眉眼都带着笑,沈钟磬蓦然想起前些日子他劝自己相忘于江湖的事。

难道,她是打定主意想把自己送给人了?

难怪她不吃醋,难怪她明明知道那丫头是在勾引自己,竟还让冬菊去给她母亲瞧病!

念头闪过,沈钟磬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暴躁。

按在炕沿上的手背上青筋一蹦一蹦地鼓了起来,不是顾念甄十娘身体不好,放在以前的性子,他早就暴走了。

PS:那个,原来估计二十七八号就能结文的,结果没控制好,⊙﹏⊙b汗,我已经尽力压缩了,还好超的不多,大约还有二三章的模样,没写出来,我也算不准,这两天的章节有些沉闷,大家不喜欢就养养吧,最多两三天就出大结局,到时一起看吧。

ps继续求粉红,第五名追上来了,她本来就是位大神,粉红一直前几名的,我争不过她,不过这个月的底子好,票数还是很高,大家好歹托着别让我掉出第五吧,我保证给大家一个圆满的结局!!!!!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