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类别推荐:总裁的女人(   王妃真给力   重生换夫记   箫傲金宫   越姬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医香>>医香目录>>第三百三十九章 相濡

第三百三十九章 相濡

 作者:雨久花
第二更,求粉红

“……阿忧!”见她脸色发白,吓的沈钟磬慌忙抱紧了她,“又想吐?”

这些日子,甄十娘偶尔发起病来,就会吐的天昏地暗。

“没事……”甄十娘软软趴在他身上,“我是再不能输血了。”这应该是输血反应吧?

自去年冬天临时配合卢俊作了一个胸腔出血大手术累昏了,蒋衡和褚榆福至心灵,给她输了一次血,很快就醒了过来,之后她又输了几次,就开始掉头发、呕吐。

一直奢望能靠输血维持她命的沈钟磬神色瞬间黯了下来。

甄十娘只做不见。

“这彩丝还挺好看呢。”她扬手给他看腕上的五彩线,“只我记性不好,到时你别忘了帮我摘下去?”她一语双关道。

也不知她还能不能等到端午节后的第一场雨,到时他千万别忘了给摘下来,传说死人身上带线会把活人也给拽走的。

“嗯……”沈钟磬固执地拥紧了她,“下雨时我一定提醒你,到时你亲自剪下来。”连同她的霉运,一起带走。

洗漱完,沈钟磬喂她用了饭,吃过药,简武简文早已穿戴齐了围过来。

今天临镇上有赛龙舟,一早村里的孩子就跑没了影,见简武简文不是心事,沈钟磬就让纪怀锋带他们去看,两人都惦记娘亲,不肯单独去。

甄十娘觉得身上懒懒的不想动,但见简武简文看向窗外的目光全是渴望,就吩咐纪怀锋准备马车。

“你……能行吗?”沈钟磬有些迟疑。

她现在的身体,可是一点热闹也不能凑了。

“路不远,坐马车去没事的……”甄十娘说着拍拍简武简文的小脸,“我们现在去,正好看比赛高潮!”

简武简文早一个高窜到地上。

看到儿子高兴的模样,沈钟磬暗暗叹了口气。

她是一点也不舍得孩子不快乐啊。

身体到底是不行了,看了不到两刻钟。甄十娘便受不了耳边雷鸣似的击鼓声和热烈的加油声,见她脸色发白,沈钟磬就悄悄嘱咐纪怀锋等人看好了简武简文,抱她坐上马车回了清平小院。

晚上,简武简文一回来就眉飞色舞地讲起来。

甄十娘微笑着坐在沈钟磬身边认真听。

觉得有些困,她把头轻轻倚在沈钟磬肩头。

“……娘又睡着了。”简文神色瞬间黯下来。

正讲的欢实。简武声音戛然而止,乌黑的大眼眨了眨,瞬间泛起一层水雾。

“别哭……”沈钟磬轻轻把甄十娘抱在怀里,“……仔细吵醒你娘。”

简文简武瞪眼把眼泪逼回去,起身蹑手蹑脚铺了被褥。

看着爹爹替娘亲脱了外衣。盖好被子,简武简文双双围了上来,和爹爹一起坐在炕边看着娘亲祥和的睡容。

见她不舒服。沈钟磬小心翼翼地把甄十娘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

看着娘亲稀疏的头发和瘦削的脸颊,简武简文阴郁的大眼雾蒙蒙的,酷似沈钟磬的稚嫩小脸过早地隽上了一抹沧桑……

蓦然惊醒,甄十娘怔怔地看着头顶被窗外星光染了一层清辉的承尘,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听简武简文讲白天赛龙舟的盛况时睡着了……她真是越来越不顶事了。

幽幽叹息一声,瞧见沈钟磬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就探过身摩挲起来,想拽过被子给他盖上。

自己体寒怕冷,她潜意识地觉得别人也怕冷。

摩挲了半天。碰到褥边一个硬物,甄十娘手停在那儿。

这是什么?

回头看看沈钟磬呼吸均匀,甄十娘悄悄坐起来。借着半掩的窗帘照进的熹微星光,仔细瞧去,原来是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

给沈钟磬盖好被子,甄十娘蹑手蹑脚探过他身子把盒子捧了过来,轻轻地打开。

甄十娘怔住。

一尺长半尺宽的黑漆云龙纹雕花木盒里,折了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半盒纸鹤,由又大又丑到小巧玲珑惟妙惟肖……一只一只地翻弄着,甄十娘手指微微发颤。

这么多?

难道他也想为她折一千只纸鹤?

那天她是为了鼓励郑毓勋早日走出心理阴影,才给孩子们讲了那个故事,这不过是鼓励孩子的话,他怎么也信?

这一定是简武简文告诉他的吧?

出生在广岛的女孩佐木祯子,从小得了战争后遗症“败血病“在她病重时母亲教她折纸鹤祈福,告诉她当她折出第一千只纸鹤时,她的病就会好……那天,她没有告诉孩子们那个故事的结尾。

事实上,那个故事的结局是,没有等到一千只,当那个女孩折到第六百六十四只的时候,还是死去了。

如果,没有等到一千只,她就去了,他可怎么办?

她死了,他可怎么活?

静静地看着沈钟磬沉睡中俊美的脸,甄十娘一阵锥心刺骨地痛。

这个人啊……这个愿意用几生几世只换取和她一世情缘的人啊,让她怎么舍得死。

可是,宿命如此,她能奈何?!

记得前世看过一个故事,男主跨越千年去追寻他的妻子,千年的等待,千年的黑暗,一千年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日子,他就那么等了,寻了……

很想啊,她死后也能回归故里,牵引着他一起回到前世,再续前缘。

可是,他们又怎么能够?

即便能够,她又怎么舍得他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毫无希望地等待千年,忍受千年的寂寞!

抚着散落了一床的银发,甄十娘忽然泪如雨下,她猛一转身,用被子紧紧地捂住嘴……

弯弯的月牙穿过重重乌云爬上高高的星空,洒满了一室的银光,凄迷,清冷。

听着耳边的呼吸声渐渐均匀,沈钟磬睁开眼。

缓缓坐起,他呆怔怔地看着睡梦中还在流泪的甄十娘。慢慢地伸出手,轻轻地,一点一点地,擦去她腮边的泪痕。

他一直最怕她流泪的。

一直不舍得她流泪。

可是现在,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流泪却无法安慰

那锥心的疼,她有。他也有。

原来,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你知道自己将要死去,而是,眼睁睁地看着爱人一点一点地枯萎憔悴,可你却活的好好的。

明明牵了你的手。却不能和你一起偕老。眼睁睁地看着你流泪,我却什么也不能做,那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要来生,不要来世,只求这一世与她相守到老!

如果可以,他宁愿甄十娘从来没有爱过他!

没有爱,就没有痛。

至少,面对死亡,她不会不像他这般心痛,不会像他这般无助。不会一个人在深夜里痛哭……想起那一年,甄十娘告诉她自己还有两年生命时的从容,冷静。云淡风轻,沈钟磬胸口一阵窒闷。

他忽然转过身,颤着开木盒。抽出底层的彩纸,双手哆哆嗦嗦地折起来……

阳光透过窗棂照在被子上,暖洋洋的,甄十娘睁开眼。

“醒了?”沈钟磬盘腿坐在炕边看着她笑。

“每天一睁眼就看到你的感觉真好。”甄十娘一咕噜爬到他身上。

以前他天不亮就得上朝,她一睁眼就是空荡荡的半张床。

“你这么留恋我啊?”沈钟磬哈哈大笑,一边拽过被子裹着她抱在怀里。

“……不行吗?”甄十娘瞪眼。

“是不是很讨厌我上朝?”沈钟磬宠溺地问。

“嗯……”甄十娘认真地点点头,“非常讨厌。”孩子似的往他怀里钻了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闭上眼睛。

沈钟磬拍拍她屁股,“快起来,吃饭了。”

“不想起来。”

“太阳照屁股了……”

“你帮我穿衣服”

沈钟磬笑,“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孩子?”

嘴里抱怨,伸了手去拽衣服。

“谁叫你惯我?”甄十娘把脸埋在沈钟磬怀里蹭了蹭,闭着眼不肯穿衣服。

这也赖他?

看着孩子似的赖在自己怀里不起来的甄十娘,沈钟磬哭笑不得。

眉毛掉光了,甄十娘又对梳头女红这些都不精通,不愿喜鹊冬菊等人看到甄十娘这个模样,沈钟磬便亲自帮她洗脸画眉。

“……你画的越来越好了?”看着镜中一对纤长轻细的玄月眉,甄十娘赞叹道。

沈钟磬就想起第一次把她的眉画的又粗又重,她也说好看,调侃地告诉他她的额头就是一张白纸,喜欢被他画成任何模样……就那么顶了一整天。

这个女人,总是有那么一股变拙为宝的力量。

“今天想干什么?”他贴着甄十娘耳边柔声地问。

“嗯……”甄十娘看着外面明媚阳光,“我们去钓鱼吧。”

养花弄草,钓鱼绘画最能修心养性,锻炼人的耐心。

他脾气暴躁,生性耿直,万岁对他的宠全是建立在统一三国的野心上,他日三国统一四海升平,他若还是这个脾气,难说哪天不会触犯龙颜,带来灭顶之灾。

未来的日子不能陪伴他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有限的光阴里,磨一磨他的性子。

“钓鱼?”

沈钟磬头皮发麻,可一想到总比在家里剪花弄草好,他欣然点头,“好,我们就把软榻搬到溪边,你累了就躺着晒太阳。”

她现在的身体,也只能钓钓鱼,养养花了。

钓鱼养花,这些对曾经的他来说,都是痛苦折磨。

可是,还能够看着她,陪她一起做她想做的事,他甘之如饴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