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类别推荐:菊领风骚   王妃真给力   箫傲金宫   重生换夫记   越姬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医香>>医香目录>>第三百三十七章 白发

第三百三十七章 白发

 作者:雨久花
第二更,求粉红票

甄十娘也忍不住笑。

“想不到,你还真会种地呢。”她笑着倒了杯温茶递给沈钟磬。

听说他们要种土豆,一早起来纪怀锋等人也跃跃欲试,一个个刨的歪歪扭扭的,被沈钟磬都给撵了出去。

“……我就是庄家人出身啊。”沈钟磬接过茶杯在她身边坐下,没拜师前,他也和简武简文一样,天天随在父亲身边松土种田,“后来随师父云游四方,再后来又带兵打仗,我还常常想,将来我老了,带不动兵了,就解甲归田,弄一块地接着种……”声音戛然而止,沈钟磬看向甄十娘的目光有些呆滞。

若生命中没有了她,他还有未来吗?

甄十娘心一阵战栗。

恍然不见沈钟磬眼里一闪而逝的黯然,她掏出帕子给沈钟磬擦脸上的汗,嘴里轻笑道,“……昨天周嫂还悄悄跟我说你长得好看。”

周嫂是他们的新邻居,一家人以养花为生。

看着这张即便粗布衣裳,依然难掩俊美光华的脸,看着看着,甄十娘的帕子不自觉停在沈钟磬脸上,“你真的很好看呢。”声音近似于呢喃。

这张脸啊,她越来越看不够,真想,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

“……你才知道我好看啊?”伸手握住她的手,沈钟磬调侃道,“我还以为你第一眼喜欢上我时,就知道我好看呢。”握着甄十娘的五指在自己脸颊上轻轻地摩挲着,带笑地看着眼前如花的容颜,那清亮里眸子里还映着他的倒影,沈钟磬心里一阵阵刀剜似的地难过。

这样彼此相依的光阴,若能留住,该有多好。

对着这深邃目光,甄十娘心里一阵灼烫。

她慌乱地抽回手,“臭美!”做势横了沈钟磬一眼,“那是周嫂从没见过男人,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

微微怔了一下,沈钟磬哈哈大笑。

低糜阴郁的气氛一扫而空。

暖暖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在两人身上,恍然舞台上的追光灯,又似凝滞了的光阴,温馨,安宁。

四月的天,人们都换了夹衣,可甄十娘身体却越来越畏寒,还穿着棉袄,嫌棉花沉,沈钟磬就弄了各种轻软的毛皮,其中以白色居多,他们是绕过朝廷的眼线隐居在这小村中的,怕被左邻右舍看见她穿毛皮太过显眼而起疑心,失去这难得的平静生活,甄十娘决定还是穿棉衣。

沈钟磬却坚决不同意。

喜鹊就用上好的细棉布做了个罩子把毛皮絮在里面,有些像前世的羽绒服,又轻又软,穿在身上暖和和的,人也显得粗壮,不再那么柔弱纤软,甄十娘非常喜欢,从喜鹊屋里出来就高高兴兴地进屋找镜子。

一进门,对上迎面空荡荡的梳妆台,甄十娘不由叹了口气。

这煞星,也有些太入戏了。

说是要过平淡的农家生活,像将军府那样可以照全身的大镜子太显眼,买一面小的总可以吧,她在梧桐镇上时,于良家那么穷,还有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呢。

在首饰匣里找了半天,里面那个巴掌大小的铜镜也不知哪去了。

本就不是个爱打扮的人,翻了半天,一面镜子也没找到,甄十娘就把这事儿放到了一边。

陪简文简武瞄了一会大字,见他们喊热,甄十娘就想起自己屋里还给他们带了几件用轻软的蚕丝做的双层比甲,想招呼冬菊给找出来,抬头瞧见冬菊夏菊正在院里打水,就亲自回了正屋。

翻了半天没找着,甄十娘目光落在柜子底下的一个蓝色碎花包袱上,伸手拎了出来。

两件竹青色的,两件蟹壳青的,四件比甲都在小包袱里,拿出来放到一边,正要系包袱,手触到底部硬帮帮的,甄十娘顺手翻了翻了,竟是两面铜镜,其中一面巴掌大小背面雕了一珠栩栩如生牡丹花的正是她原来放到首饰盒里的那只。

怎么跑这儿来了?

甄十娘皱皱眉。

这冬菊,越来越不顶事了,从上京出来时打了包袱,可现在都已经安定下来半个多月了,东西该放哪儿也不知道拿出来好好归拢一下。

心里想着回头嘱咐冬菊一声,甄十娘拿起那面团扇大小铜镜。

喜鹊手非常巧,原本蓬松松的最不容易缝制的毛皮竟也被她做的工工整整,缠枝花镶边的衣领高高地耸着,正遮住了因清瘦青筋都有些突出的脖颈,即典雅又保暖,有种古香古色的味道。

摆弄了半天,甄十娘很满意,正要放下铜镜把包袱系起来,右手不小心打掉了头上的包巾,一眼瞄到镜中的自己,甄十娘整个人惊住。

怎么会?

怎么会?

她的头发呢?

只见镜中的她原本一头浓密的乌发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变的稀稀疏疏,头顶隐隐都露出了花白的头皮!

自从发现她掉头发,喜鹊就给她做了各色各样的头巾、帽子,天天**,也怕头发掉的哪都是,尤其怕掉到枕头上被沈钟磬发现,她有时睡觉都**……

咣当,甄十娘手里的铜镜掉到地上。

正拿了一本《灵枢》躺在炕上看得专心的沈钟磬扑棱坐起来目光落在地上的铜镜上,顿时明白过来“阿忧……”他一步窜过去抱住甄十娘,“还能再长出来的!”

“……我不要!”甄十娘声音凄厉。

眼前闪现前世那些化疗患者,头发颓了,形削骨瘦,扮鬼不用化妆的一副模样,甄十娘拿手紧紧地捂住耳朵。

她不要,她不要他看到她变成那样。

如果注定就是这一个结果,她宁愿立即死去,也不愿他看到她变成秃发秃顶瘦骨嶙峋身上青筋随处可见的一副又黄又丑的模样。

她希望他以后的记忆中全是她美丽的模样!

从没见过这样的甄十娘,沈钟磬慌了。

他紧紧抱着甄十娘,“阿忧,阿忧……”他一生生地呼唤着,“你不要想那么多,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阿忧!”如果她变成无盐的模样可以换回一条命,他宁愿她变成无盐。

只要,她能陪在他身边!

“左右都是这一个结果,不如让我现在就死了!”第一次,甄十娘对生失去了所有信心。

“阿忧!”沈钟磬暴喝,“你死了我怎么办,文哥武哥怎么办!”

听到声音冲进来,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的喜鹊冬菊夏菊等人黑压压跪了一地,“夫人,夫人……”一面后悔怎么就没舍得把跟随她们多年的这两面铜镜一起扔掉,喜鹊大喊,“夫人不想活,奴婢也跟您一起死!”

“娘,娘!”简武简文抱着娘亲的身子哇哇地哭。

甄十娘身子僵住。

她呆呆地看着泪流满面的众人,目光缓缓地从简武简文身上落在沈钟磬身上。

众人都屏住了气,直直地看着她。

“阿忧……”沈钟磬声音柔下来,“你说过……”低沉的声音有些嘶哑,“人生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和心爱的人一起变老……变丑……变白头……”他认真看着甄十娘,“我也会变老,变丑,变掉了牙的!”他用脸蹭着甄十娘的小脸,“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阿忧,一直是的!”

可是,她丑了,他还没有啊!

他还依然那么英俊,那么年轻,华光万丈。

甄十娘在心里呐喊。

只是,听到耳边沈钟磬一声声啼血杜鹃似的呢喃,她又怎么舍得立即就抛下他一个人去了?

甄十娘呆呆地依在沈钟磬怀里一言不发。

见她终于安静下来。

沈钟磬朝跪在地上的众人使眼色,让他们出去。

眼睁睁地看着喜鹊把屋里的两面镜子都拿了出去,甄十娘神色木木的。

甄十娘万念俱灰,沈钟磬一步不敢离开,整整一天就抱了她坐在炕上,连她睡着了都不敢撒手。

简武简文也没去顾彦浦屋里读书,和爹爹一起围在娘亲身边,见娘睡醒了,就给她讲笑话。

简文讲完一个笑话,简武想跟着做笑脸,可乌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眼泪就在里面打转不敢落下来,甄十娘心一阵抽搐,她勉强扯了个笑,伸手揉揉儿子的头发,“……娘没事了,你们去跟顾先生读书吧。”

“娘!”见娘亲终于肯说话了,简武哇的一声扑到她怀里,“顾先生说,人身就是一副臭皮囊,即便长成仙女,若没有一颗善心,也不过是一具腌臜污秽的皮囊罢了,娘亲千万别被表像蒙了眼。”仰着泪汪汪的小脸可怜兮兮地看着甄十娘,“……娘有没有头发,都是我娘!”

甄十娘手指颤了颤。

“娘知道了,你们去读书吧。”她抚着儿子的小脸,柔声说道。

“……夫人,夫人!”冬菊兴匆匆跑进来,“卢先生来信说找到抗排斥的药了!”强自做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冬菊希望这个消息能让甄十娘振作起来。

耿耿于大磊的死,所有的人都知道甄十娘对寻找抗排斥药物的执着。

她一定会高兴的!

随后跟进来的喜鹊等人俱屏息静气看着甄十娘。

瞧见面对这么大的惊喜,甄十娘也只是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沈钟磬心沉沉,阴郁的目光更加晦暗。

夜色如一幅黑沉沉的帷幕笼罩下来,万籁俱寂听着怀里的人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沈钟磬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枕头上,翻身坐起。

轻轻地缕着甄十娘稀疏的头发,沈钟磬目光绝望又痛苦。

她想把最美的留给他,可她又怎知,眼睁睁地看着爱人一天天的憔悴枯萎,他又是怎样一个痛苦法?

他一直知道,她的心是坚强的,能一直陪他走到现在,就是因为她有生的渴望和一颗坚强的心,若没有了,她将会怎样?

早就知道她命不长,他们一直再挣扎一直挣扎,多少次,他坠入绝望的泥潭,都是她一直鼓励他,微笑着说要他陪她到最后……现在,她没了生的意志,不想挣扎了,要他怎么办?

一瞬不瞬地看着朦胧中瘦削的容颜。

他不敢睡。

好怕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她就不见了能这样看着她的日子流逝一刻少一刻,他不敢睡!

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很想,时间能够就此凝结。

屋角的青铜漏壶沙沙地流着,月亮悄悄地越过树梢爬上了夜空,慢慢地钻进了厚厚的云层,夜,黑沉沉的,仿佛被涂了一层重重浓墨,只听见清风吹着树梢沙沙地响。

渐渐地,沉沉的黑幕边缘泛起了一丝灰白,越来越白……

“你醒了?”见甄十娘睁开眼,沈钟磬敛起满眼的愁绪,笑着问道。

“嗯……”懵懂中,甄十娘忘了头发掉秃了的事,她翻了个身,撒娇地把头枕在沈钟磬腿上,动作忽然僵住,她慢慢地抬起头,“你的头发……”声音微微发颤。

“怎么了?”沈钟磬下意识地捋起一缕头发。

动作顿时僵住。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