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医香>>医香目录>>第三百三十五章 愿望

第三百三十五章 愿望

 作者:雨久花
看着甄十娘充满渴望的眼,沈钟磬果断地点点头,“好!”他握紧了那纤细的小手。“我就陪你走上去。”

感觉手中的十指冰冷,沈钟磬心里一阵难过,只神色更加温润,笑意也更浓,“你若累了,千万别硬撑着,我可是准备好了随时为你效劳……”

甄十娘忽略他眼底一闪而逝的苦痛,咯咯笑道,“……我走的慢,就怕你没耐心。”她认真看着他,“只要你肯等,不会在半山腰把我扔下就好!”

沈钟磬身子颤了颤,他无声地朝前走去。

良久,他缓缓说道,“你放心,无论多慢,我都会一路陪你走到山顶。”

甄十娘紧紧攥了那只温暖的大手。

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寻常人走两刻钟的路,他们足足走了一个半时辰。

来到山顶,甄十娘心情大好,一扫平日的冷静矜持,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真不敢相信,我还能够自己爬上这么高的山!”脸上的笑容如孩童般浪漫。

四月的微风暖暖地吹在脸上,有股说不出的惬意,甄十娘享受地闭上了眼。

沈钟磬鼻子却有些酸。

登山,一件寻常人看来这么简单的事情,对她来说,竟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奢望!

突然之间,他很庆幸。

这一次,他是一步一步陪着她走上来的,没有像以前一样霸道地抱着她上来,没有再一次剥夺她有生之年的一个小小奢望。

担心草地凉,可沈钟磬却没向以往那样霸道地把她拽起来抱在怀里,他轻快地坐在她身边,脱下衣服给她铺在身下。和她一起静静地看天边的晚霞,看残阳如血。

“如果……”他想问,如果生命不久了,你最想做的是什么?话到嘴边又改了口,“除了登山,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她最大的愿望?

当然是周游世界了

这是她前世就有的愿望,希望有一天存够了钱,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各地旅游,一个人背着行囊去看泰山的日出。夏威夷的海,苏黎士的雪……只是,这些愿望是再实现不了了。

“我最大的愿望啊……”想起来万佛寺这一路寻常三四天的路他们竟足足走了近半个月,“她这副身体,想要继续游玩是不可能了。”心里叹息一声。甄十娘缓缓道,“就是能找一个农家小院,和家人一起种种菜、养养花、没事了去溪边钓钓鱼……”一样一样地数着,她又想起了那首词,“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曾经,这是她一直想往的生活。

在被遗弃的那五年里,她最渴望就是能和他离婚。然后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两人一起男耕女医,一起带简武简文过平平凡凡的日子……那时候,她也没想到竟还会有和他走到一起的这一天。

“就这么简单?”沈钟磬有些错愕。到底不敢让她坐在凉地上太久,他伸手把她抱在怀里。“我们拜完菩萨就下山找一个农家小院种田,养花……”感慨道,“这么多年戎马生涯,我也很久没有过这么悠闲的日子了。”想起简武简文跟他讲起梧桐镇往事的贪恋目光,“……他们也一定喜欢。”

没有俗事纷争,一家四口,种花养草,垂钓溪头,这日子,只想一想就很美,生命最后的日子能得他父子如此陪伴,她此生足矣。

心头莫名的一股暖流涌动。

突然地,甄十娘回头搂住沈钟磬脖子就吻了下去。

激情瞬间被挑起来,沈钟磬脸色涨红

他用尽全力克制着身体冲动,强自把甄十娘的脸搬正。

“……这是佛门清地,你仔细方丈见到被逐出去。”宠溺的声音里有股极力压抑的克制。

也感觉身下沈钟磬身体的变化,甄十娘怔了好半天,随即咯咯地笑。

两人站起来。

看着脚下弯弯曲曲延伸到山门的青石阶梯,沈钟磬有些犹豫。

她不是还想自己走下去吧?

看着甄十娘已有些泛白的脸,沈钟磬有抹心疼,“还想自己走下去?”他试探着问。

“……我走不动了。”甄十娘苦笑地摇摇头,“你背我下山吧”

“好。”沈钟磬弯下腰。

甄十娘爬上他宽宽的后背。

不舍得这快乐时光,沈钟磬脚步放的很慢,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一步一步迈下青石台阶,甄十娘低低地叫,“钟磬……”

“嗯……”沈钟磬继续一步一步走着。

“……你以后叫我阿忧吧。”阿忧才是真正的她,“我喜欢你叫我阿忧。”每每听他叫她十娘,她总感觉他是在叫她的前身,心里很不舒服,她希望他喜欢的珍爱的宠溺的心里装的都是她简忧,不是她的前身。

虽然明知她和前身是灵和肉融到了一起,简忧就是甄十娘,甄十娘就是简忧,她这想法有些荒唐,有些对不起她的前身。

可是,她真的吃她前身的醋哎。

阿忧?

沈钟磬就想起她几个至交的好友,包括杨雪梅、萧老夫人都叫她阿忧,就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阿忧……”

“钟磬……”

小沙弥捧了一摞经书往藏经阁走,一抬头就看到一个英俊男子正背着一个绝美女子往山下走来。

小沙弥撒怔住。

今天上京城来了个大官要烧香许愿,整个灵台山都被封了,这里怎么会有人?

难道他们就是……竟然,这么年轻?

小沙弥眨眨眼。

想象中能把山封了的大官一定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小沙弥想不到沈钟磬会这么年轻。

如血的夕阳照耀在两人身上,安详静谧,仿佛天工造物般有种随时都会飘然而去的虚幻。

不知为什么。明明是佛门净地,他们这种行为很不和适宜,可是,小消弭又觉得他们和四周的景物是那么和谐,一点也不突兀,没有亵渎,没有对佛祖不敬,仿佛他们原本就该是那样的,同这抱阴合地。赤日当天的幽静是一体的。

瞧见两人走近,小弥撒下意识地退到一边。

沉浸在温馨静谧的小世界里,沈钟磬和甄十娘眼里再无他物。

走得近了,小沙弥就听见两人低低的对话,“钟磬……”

“嗯……”

“你知道吗?”甄十娘如兰的气息吹在沈钟磬耳边。“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了。”

甄十娘眼前又闪出那一年的秋天,她去瑞祥药铺求李齐卖丸药……

“……掌柜的,这有简记阿胶吗?”

听到一道清亮的声音,她抬起头,就看到站在荣升背后英气逼人的他。乌发如墨,清潋的眸光如深邃夜空中的一抹星光。让人只一眼便不由自主地沦陷其中……她的心不由自主地就跳了起来。

此后,她锁紧了自己的心,不让自己去喜欢他,去受他影响。心,是还不由自主地沦陷了。

“我知道……”沈钟磬声音低迷。

沈钟磬眼前又浮现出十年前,那个飞扬的日子……他掀起红盖头,就看到一张稚嫩的小脸。一双美丽的眼睛闪闪地看着他,“……我知道。这么设计你娶我,你很不甘心,可我真的喜欢你,从教军场上看到你第一眼开始……你别生气了,我以后会一心一意地对你好,就对你一个人好!”

那一年,她十一岁,他十七岁

她青涩的像一朵尚未展开的雏菊,他更是一个不知情为何物的莽撞少年。

年少的无知注定了他们是一对怨偶,之后,五年的离弃,再相聚时……因为欠了她满门的鲜血,让他总不能看清自己的心,蹉跎了两年,终于换来今天的携手……可是,走到一起才发现,原来,在虚度了那么多光阴之后,他们执手相依的日子竟然已经屈指可数了……

是老天对他荒唐过往的惩罚吗?

相知相惜,却不能一起到白头,这是怎样一种悲哀?

脚步越来越沉

往事如烟,在眼前一一掠过,沈钟磬心里有股说不出的苦涩。

在千佛寺游了小一天,甄十娘早早地就睡了。

沈钟磬却睡不着,听着怀里的人睡熟了,他轻轻把她挪到枕头上,掖好被子,翻身坐了起来。

放下半个幔帐,悄悄点了一盏小烛,沈钟磬从床下搬出一个小木盒,抽出一摞彩纸认真折起来。

手法依旧笨拙,可经过这些天的努力,他已经能折出一只比较好看的纸鹤了。

对着茕茕烛光,看着手中比简武简文折的不知丑了多少倍的纸鹤,沈钟磬苦笑。

折一千个纸鹤,心愿就可以实现吗?

她是个坚持的人,她只想籍此告诉孩子们坚持的重要吧?

自己竟也和简武简文一样,相信折一千个纸鹤心愿就能实现。

这想法,是不是很幼稚?

可是,自三年前知道她命不长了,他做了许多事情,延请各国知名太医,重金寻求养血奇药,奇方,去祁国著名的大慈寺求传说中佛法无边的圆通大师给开光五毒玉佩,万岁张榜天下为她寻求名医的告示还贴满了大街小巷,贴满了各国,尤其这次去西北,一路上他缝庙必拜,一遍遍地在佛祖面前苦苦地求,愿意用他的几生几世,只换取和她这一世的情缘……能想的,能做的,他都做了。

可她依然一天天地憔悴。

头发越掉越多,越来越,消瘦,嗜睡……他没办法了,真的没办法了……

他不知道,除了这幼稚执着的举动,他还能再为她做些什么?

夜也冷,也很静

茕茕的烛光把沈钟磬五指拉得长长的映在晦暗墙壁上,恍然机械的皮影,正认真地,执拗地,一下一下地折着……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