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医香>>医香目录>>第三百三十四章 求佛

第三百三十四章 求佛

 作者:雨久花
“……冯十三也在军营呆过,听说他终于肯成亲了,大家都要来凑热闹。..”沈钟磬低笑着跟甄十娘解释。

有礼仪婆子拿了瓢水让甄十娘往秋菊脚下泼

“干什么?”甄十娘不明所以。

当初喜鹊和李长河成亲时,她好像没做过这些。

“这叫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杜妈妈在她耳边解释,“意寓女儿嫁出去就不能回头了。”

“那可不行!”亲眼看着秋菊披上嫁衣,甄十娘高兴是高兴,可心里终是空落落的,隐隐有股莫名的担忧,秋菊,是为了安慰她才嫁的这么早,这么匆匆,“秋菊什么时候想回来,只管回来!”她大声嘱咐秋菊。

身为现代人,她可不买这些礼俗的帐。

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礼仪婆子忙大声招呼,“……快背新娘子上轿。”

简文简武双双跑过来,简文左手握着简武右手,右手握着他左手,两人双臂交叉做成花蓝状,“秋菊姐姐快上来!”简武朝她大喊。

这是他们小时候经常玩的坐花轿游戏,没想到有一天竟会成真,简武简文眼中闪着亮晶晶的光。

婚礼习俗,怕带走娘家的土新娘脚不能沾地,要娘家的兄弟背上轿,可秋菊是孤儿,没有兄弟,原本和冯十三商量,已经拜做大哥准备让他背,可简武简文听说了一定要自己来。

身为奴婢,秋菊哪敢让他们背。

可扭不过小哥俩吵着闹着要一起抬她上轿,身为现代人的甄十娘根本就没有这种等级观念。而沈钟磬那面,什么礼俗不礼俗,只要他们娘仨高兴,就是捅破了天也无所谓。也由着简武简文任性。

见秋菊被简武简文抬起来,郑毓勋和娴姐蹬蹬蹬跑过去,拽着秋菊拖到地上的裙裾跟着简武简文跑。

从没见过这种别开生面的上轿仪式,众人都直了眼。

杜嬷嬷呵呵笑着硬握了甄十娘的手帮她把水泼了出去……

轰隆隆的鞭炮声中。秋菊上了花轿。

“……沈将军替他们请了兵部尚书萧大人主持婚礼,不仅丰谷大营众将领和兵部的人,还去了许多江湖人,怕去将军府迎亲给沈将军添麻烦,都被冯十三安排在天香楼……”香桃津津有味地说着秋菊婚礼的盛况,“迎亲的轿子一到,整一条街都被堵死了,而秋菊这面除了回春医馆、达仁堂和回春学馆那些人,听说沈夫人嫁徒弟。她医治的那些病人竟自发地去了。娘家这面气势竟也不输婆家。”

“这也算上京城独一份了……”碧玉跟着说道。“六公主大婚虽然隆重,却也没这么热闹,那个冯十三奴婢见过一次。真想不到,他那么闷闷的一个人。竟然有这么多朋友,这么阔气。”

“看走了眼吧?”太后轻笑道,“冯十三可是有名的六指神偷,当年皇宫里的国宝都被他偷去了好几件,气得先帝悬赏万金,最后也没奈何了他。”感慨地叹息一声,“还有那个江洋大盗履臻,他们这些人若不是被沈钟磬收了去,放在外面,还不知折腾成什么样呢。”

冯十三竟然就是当年那个把皇宫搅得天地覆的六指神偷?

天,沈夫人身边都是些什么人?

香桃和碧玉同时睁大了眼。

而甄十娘也正瞠目结舌,“……他怎么组织了这么大的场面?”直到现在,甄十娘还没从震惊中回过味来。

这就是冯十三嘴里的隆重?

竟然比沈忠信和小县主的还热闹。

难怪他要找沈钟磬来跟自己商量,还好,因心疼秋菊,怕自己死后她没依靠,特意给她备了三十六抬嫁妆当以后的私房钱,否则,还真让秋菊在冯十三面前抬不起头。

“他大秋菊十一岁,又这么匆匆成亲,就怕委屈了秋菊。”沈钟磬一把搂了她,“你就别管了,他跟我说他想把最好的给秋菊,这也是他的一份心意。”

冯十三,是爱惨了秋菊吧?

忽然之间,甄十娘心中对秋菊为安自己的心小小年龄就出嫁了的最后那一丝担忧荡然无存,“嗯!”她欣慰地点点头,“把秋菊嫁给他,我是真的放心了。”

“那就说说我们吧。”沈钟磬贴了她的耳朵柔声说。

我们?

甄十娘回过头。

“冯十三成亲,我特意和万岁请了两个月的假……”沈钟磬笑看着她,“我带你去万佛寺吧,我们去许个愿。”

一直就想带她出去玩,却一直忙于政务,总觉的以后还有时间,还有机会,可突然间,他才发现,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真的不多了!

“冯十三成亲关你什么事儿?”

他请什么婚假?

话说出口,甄十娘忽然顿住。

她想起了这些日子明明头发掉的厉害,她早晨却从没在枕头上发现过,又想起这些日子他拒绝了所有应酬,几乎每天一下朝就回来陪她……甄十娘心微微发颤。

他到底还是知道了!

“……好啊。”她轻快地应了一声,“去年正月你就说要去许愿,当时忙于医馆搬家,现在医馆学馆都走上了正轨,我也早想出去散散心了。”

换心术还在研究中,可是,能传授的她都传授了,剩下的就是蒋衡褚榆他们的事了,或许一两年,或许还要几十年,这些,她都看不到了。

不想了,不挣扎了

该知足了,能看到沈钟磬这么疼爱简武简文,能看到他们有个好未来,能看到秋菊大婚,她已经知足了。

在这最后可以数过来的日子里,她只想好好和沈钟磬厮守在一起。

“那我们等秋菊回门后就动身……”见甄十娘没因放不开医馆推诿,沈钟磬心里一轻。“把勋哥一个人留在府里也不好,让娴姐在家陪他和母亲,我们就带文哥武哥。”郑毓勋病虽然好了,可他死活不肯回郑府。“再带上秋菊和冯十三吧,她们刚成亲,正好就当休假了。”秋菊深得甄十娘真传,路上有她照应甄十娘他也放心。

“……秋菊和冯十三就留在上京吧。”甄十娘摇摇头。“她初入这一行,还需要留在医馆中随褚榆他们多看多练才行。”学医最重要的是临床实践。

这次出去,她只想好好陪陪沈钟磬,再不管医道之事。

“十娘……”

“她还要去学馆听课……”甄十娘摇摇头,“你有两个月假,我想在外面多转转。”

“那让冬菊夏菊跟着吧……”沈钟磬退而求其次。

冬菊夏菊也才入道,甄十娘也不舍得她们抛开学业回来伺候自己,但见沈钟磬坚持,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只得点头应允。

万佛寺位于上京城西二百里的灵台山。属于典型的宫殿式布局。南北中轴线上的主体建筑主要有,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圆通殿。法堂,藏经阁等,东西两侧有钟楼,鼓楼,伽蓝堂,祖师殿,斋堂,禅堂和方丈室等。

据说这里许愿特别灵,也因此,虽和大觉寺只隔了三十里,这里的香客却络绎不绝,俨然比大觉寺多几倍。

沈钟磬不是个讲排场的人,可顾念甄十娘身体虚弱,经不得热闹,还是令当地官府封了山,亲自带甄十娘简文简武一家四口来许愿。

在大雄宝殿拜了三世佛,许了个“……佛祖保佑他父子三人一生平安。”的愿,甄十娘回过头,简武简文正跪在她身后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宝相庄严,栩栩如生的三尊佛像,独不见沈钟磬。

“将军呢?”甄十娘皱眉问。

来万佛寺这一路,沈钟磬和她几乎形影不离,她还真不习惯一转眼看不见他的感觉。

“刚出去……”夏菊回道。

几人出了大雄宝殿,甄十娘正瞧见沈钟磬身影消失在右侧偏门,她若有所思地皱皱眉。

知客和尚介绍众人去圆通殿拜菩萨

简武简文却张罗着去放生池看乌龟,锦鱼。

孩子喜欢放生,甄十娘就让冬菊夏菊带了简武简文去放生池,又嘱咐纪怀锋等人,“跟紧了,仔细文哥武哥走丢了。”一个人朝沈钟磬消失的右偏门走去。

门边闪出两个侍卫,朝甄十娘躬身施礼,“将军让夫人拜完三世佛先随知客和尚去圆通殿拜菩萨,将军随后就去。”

甄十娘没言语,抬脚进了偏门。

侍卫迈步要追,想到沈钟磬对甄十娘的宠,又停在了那儿。

进了偏门,没见沈钟磬,甄十娘目光扫了一圈,瞧见荣升正垂立在祖师殿门口,她抬脚走了过去。

荣升闪身挡住她,甄十娘就无声对看着他,良久,荣升缓缓让开了路。

听到里面低低的说话声,甄十娘脚停在门槛上。

“……求佛祖把弟子命续给她,弟子不求永生,不求永世,只求今生能够与她共白首。”沈钟磬双手合十,虔诚地看着眼前的佛祖,“求佛祖成全弟子的真心。”五体投地拜了下去。

横亘沙场,曾经的他杀人如麻,是从来不信这些的。

曾几何时,他竟然也这么虔诚向佛了?

不求永生,不求永世,只求今生与她共白首……呆呆地望着宝相庄严的佛像前那虔诚寂寥的背影,甄十娘慢慢地转过身,迈步离开殿堂。

给祖师上了三柱香,沈钟磬走出祖师殿。

阳光有些刺,他微微眯了眯眼,瞧见前面银杏树下的纤细身影,沈钟磬怔了怔,随即大步走过去,“你怎么在这儿?”伸手摘下甄十娘头上的树叶,“没去圆通殿?”

一路上她就惦记着要来拜菩萨的。

“……我在看上面那个塔,不知是什么?”佛祖殿位于大雄宝殿的右侧,视野特别开阔,站在这里,正好能看到山顶位于中轴线上的那个巍峨宝塔。

甄十娘回过头,朝沈钟磬烂漫一笑,顿时如春花绽放。

沈钟磬看痴了去。

良久,才回过神,“那是藏经阁。”伸手抱起她,“你想去,我带你上去。”

“钟磬……”甄十娘挣扎着跳到地上,“我想自己走上去。”她想和他一起手牵着手走上去。

“你……”沈钟磬有些迟疑。

能行吗?

走平路都喘,怎么能爬这么高的青石阶梯。

“你拽着我……”甄十娘笑着把手递给他。

看着递到眼前的一双素白小手,沈钟磬犹豫不觉。

“钟磬……”甄十娘看着他,“我还从没和你一起爬过山呢。”那年清明祭祖的时候他曾带她游过凤凰山,可几乎都是他霸道强势地抱着她走。

很想能够和他一起手牵着手慢慢地变丑,变老,变白头……

只是,她做不到了。

她现在唯一还能做的事情,就是和他一起手牵手,慢慢地爬上那座山……

让那牵手的感觉永远隽永在心中。

ps:ps求粉红票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