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喜良缘>>喜良缘目录>>第六百三十八章 摊牌

第六百三十八章 摊牌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顾熙年听到这样的问题,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淡淡的应道:“到这个时候,还来问这样的问题,你不觉得太过无聊可笑了吗?”

无聊可笑?

三皇子的声音愈发阴冷:“去年父皇忽然大发雷霆,让我禁足了半年之久。这应该是你的手笔吧!”明面上是他和太子交锋,可他很清楚,暗为太子出谋划策的人一直都是顾熙年。他的真正对手,也是顾熙年!

顾熙年没有否认:“是。这是我和沈将军联手设下的局。是你太过狂妄自信,一头撞了进来。”结果,惹来了皇上的猜忌和愤怒。也被禁足了半年左右。也就是从这一次过后,三皇子渐渐失了圣心。之后更是处处失去先机……

三皇子虽然早已猜到了这个事实,可在顾熙年坦然承认的这一刻,无边的怒意顿时涌上了心头,脸色阴沉扭曲。过了许久,又问道:“这次的流言呢?也是你暗让人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吧!”

“这次你猜错了。真正命人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人是太子自己。”

……三皇子哑然。压根没想到一向绵软的太子竟然也有如此果决狠辣的时候。

看着三皇子难看的脸色,顾熙年的心里畅快极了:“是你居心不良,自掘坟墓。怎么能怪得了别人?”如果不是三皇子先唆使人暗传出谣言,太子根本就无从下手好吧!

三皇子的眼射出怒焰,压抑了许久的怨怼忽然涌了出来:“顾熙年。我自问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你,甚至竭力对你示好,希望你能站在我这一边。可你非但不帮我,还站到了太子那一边,替他出谋划策来对付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你的亲表哥没错,可他是怎么对你的?你该不会都忘了吧!”

不等顾熙年有什么反应,三皇子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如果没有你,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他的性子怎么样,你和我一样清楚。才能平庸。心慈手软,瞻前顾后,手段不够狠辣,连斩草除根都做不到。这样的人,凭什么能做上这太子之位?输在这种人手里,我真是一百个不服!我实在弄不明白。心高气傲的你为什么要帮这样的人。”

三皇子的脸色隐隐的扭曲,所有的不甘都浮在了眼。

顾熙年定定的看着他,忽的笑了,慢悠悠的应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看看你失落不甘的样子而已。”

三皇子:“……”

三皇子深呼吸一口气,“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肯告诉我实话吗?”

为什么要告诉你?就让你怀着满心的疑惑不解离开京城。永远也不知道谜底吧!

顾熙年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要是实在不信。我也没办法。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就快点问,不然耽搁了你启程,再传到皇上和皇后娘娘的耳朵里,就不太好了。”

“你……”三皇子太阳穴突突乱跳,额上青筋毕露,看起来十分狰狞。

顾熙年丝毫不惧,反而“好意”开解道:“既然没什么问题了。那就算了。我们两个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只怕大家都会生出疑心。还是回去吧!”

顾熙年态度表露的这么明显,三皇子自然清楚今天是休想从顾熙年口多问出一个字来了。万分不甘的将这口怨气闷气咽了回去,轻哼一声,率先拂袖而去。

顾熙年深深的看了三皇子僵直的背影一眼,然后缓缓勾起了唇角。

当三皇子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已经将所有的负面情绪收拾的一干二净。他已经输的一败涂地,绝不肯再输掉最后一丝尊严。这是他的骄傲!

太子探寻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三皇子的脸上,可惜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至于随后进来的顾熙年嘛,那就更坦然镇定了。他们两个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似是看出了太子的疑惑,顾熙年冲他迅的使了个眼色。有什么事,以后私下再说。

太子只得将所有的疑惑都暂且按捺了下去。

罗氏的脸上有一丝遮掩不住的黯然失落,强自撑着笑容低声道:“殿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启程了。”

三皇子嗯了一声,大步走到了郑蕴面前:“舅舅,我今日这一走,母妃就要请你多照顾了。”

这一走,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宫里的郑贵妃了。没有儿子在京城撑腰,失了圣宠,又有心狠手辣的顾皇后在一旁虎视眈眈。纵然先后得了皇上和皇后的承诺,他的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郑蕴的心里说不出的酸涩晦暗,挤出笑容安抚道:“你安心的走吧!我会尽量多进宫探望贵妃娘娘的。”

三皇子扯了扯唇角,神情僵硬,再也挤不出一丝笑容。

太子走到三皇子面前说道:“三皇弟,你就放心吧!我会替你照顾好贵妃娘娘的。”

三皇子神色漠然的看着太子,眼露出讥削。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也太假惺惺了吧!这是他最看不上太子的地方。成大事者,该心狠手辣的时候绝不能手软。太子却天生耳根软又重感情,这样的人怎么配登上皇位?

可偏偏就是这个人,让他尝到了生平前所未有的挫败!顾熙年明明和太子有夺爱之恨,为什么偏偏还要帮着太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真龙天子才有的运道?

想到这些,三皇子真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可在太子面前,三皇子无论如何也不肯有半点示弱,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那就有劳皇兄多费心了。臣弟就算远隔千里,也会牢牢记着皇兄的情分。”

都到这个份上,还是嘴硬的很。

太子很有胜利者的风度,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就算记得再牢又能怎么样?按着朝廷规矩,就了藩的皇子没有圣旨传召是不能回京的。以父皇的身体情况来看,不出两年必然会传位给自己。到时候,只要他不想见三皇子,三皇子根本连回京城的机会都没有。

另一边,罗氏姐妹也在依依不舍的话别。罗氏一想到从此远离京城,连想见父母亲人一面都不可能,也不免悲从来,落了几滴眼泪。罗妙可也红了眼圈,低声安慰道:“姐姐尽管放心的随殿下离开京城,我会时常回去探望父亲母亲的。”

罗氏用帕子擦了眼泪,强颜欢笑:“以后就多偏累你了。”顿了顿,又看向崔煜:“我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傲脾气犟一些。妹夫可要多担待。”罗妙可和崔煜成亲之后,感情不温不火,算得上相敬如宾。可离夫妻恩爱,又实在差了一些。

崔煜忙应下了。

罗妙可见罗氏到这个时候还惦记着自己和崔煜,眼泪唰的就落下来了,哽咽着说道:“姐姐,我以后不会再任性了,一定会和相公好好的过日子,你就别再为心了……”

姐妹两个相对落泪,看着也着实让人心酸。

叶清兰和罗氏姐妹谈不上熟稔,更谈不上有什么好感。可看着这样的一幕,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就在此刻,府里的下人匆匆的跑了过来禀报:“启禀三皇子殿下,宫里的贵妃娘娘派人来给您送行来了。”

来人是郑贵妃身边得用的女官,恭敬的给三皇子行礼:“贵妃娘娘身子有恙不便出宫,特地命奴婢前来给殿下送行。贵妃娘娘还让奴婢给殿下带了几句口信。娘娘说了,路途遥远,请殿下多保重身体。到了藩地之后,还请殿下打发人送个信回京城报个平安。娘娘会在宫,日夜为殿下祈福。”

一片慈母心,在这一番叮嘱毕露无疑。

三皇子鼻子一酸,眼前似乎出现了郑贵妃哀戚难过的面容。一颗心就像被针刺着,疼痛虽不剧烈,却绵延悠长。

母亲,儿子不孝,从今日起不能再随时伺候左右了。请你多保重身子,就算是为了我,也一定要平安健康的活下去!

终于到了该启程的时候。

所有的衣物行李已经都收拾妥当,整整放了十辆马车。三皇子领着一众妻妾儿女,再加上随着一起离京的下人,又坐了五辆马车。

十几辆马车缓缓的出了三皇子府,然后消失在众人眼前。

众人一路将三皇子一行人送到了皇城外的官道上。

这一个时辰的路途,足够三皇子收拾起所有的情绪,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依然是那个冷静自若的三皇子。他甚至笑了笑,拱手作别:“多谢诸位一路送行,这份情意,我赵璋永生不忘!此去路途遥远,你们都回了吧!”

众人心情俱都无比复杂,可该说的话都说完了,确实也没有再矫情的必要。于是一一道别,回了京城。

三皇子目送着众人一一离开,至始至终都维持着得体的笑容。直到所有送行的人都走了,才转身上了马车,扬声喊道:“启程!”

车夫应了一声,扬起了马鞭。

三皇子在马车里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迅的滑落下来,滴落到衣襟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