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喜良缘>>喜良缘目录>>第六百三十七章 送行

第六百三十七章 送行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三皇子面色微微一变。

殿里的宫女太监知机的退了下去,只剩下岳女官伺候在一旁。

顾皇后起身,走到三皇子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三皇子,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你凭什么以为本宫对你还有顾忌?你凭什么以为本宫必须要放过郑贵妃?本宫的心胸一点都不宽广,相反,本宫心胸狭窄,锱铢必较!对付敌人,从来都不会手软!”

她和郑贵妃积怨已久,说是死敌也不为过。既然能稳占上风,凭什么要放过郑贵妃?

三皇子心里一沉。

皇上虽能护得郑贵妃的性命,可堂堂天子总不去可能天天在后宫里待着。如果自己今天不能说服顾皇后的话,那今后郑贵妃在宫里的日子绝不会好过……

顾皇后洞悉了然的锐利目光,定定的落在三皇子的脸上。

三皇子深呼吸一口气,沉声说道:“父皇龙体有恙,休养了这么久还是没多少好转。看这架势,说不准很快就会传位给皇兄。儿臣那个时候远在藩地,大概是没机会目睹这样的盛事了。”

这话无疑是在向顾皇后承诺,从此以后都不会再回京城!

顾皇后眸光一闪:“你真的不会再回京城了吗?”不得不说,三皇子这番话,确实正顾皇后的心思。她最顾忌的,就是太子登基以后三皇子依旧不消停不安分。

三皇子毫不犹豫的点头:“是,说句大逆不道的话。除非是父皇或母妃归天,否则我是不会再回京城了。有母妃在宫,儿臣绝不会轻举妄动。皇后娘娘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顾皇后终于动容了,想了想,终于张口允诺:“好,本宫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照顾郑贵妃。”

三皇子扯了扯唇角,淡淡的又补了一句:“希望皇后娘娘说话算话,尽心照顾母妃。若是母妃出了任何差错。我伤心冲动之余,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都是有可能的。”

话语隐隐流露出的威胁之意,让顾皇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

三皇子对她难看的脸色视若无睹,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离开。他背影挺的笔直,从头至尾也没回过头。

顾皇后默然看着三皇子的身影远去,脸上的神情渐渐松懈。然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用郑贵妃的平安换来三皇子心甘情愿的退场,其实是笔很划算的交易。

这场皇位的较量,到底还是太子成了赢家!

太子按捺着性子,终于等到了三皇子出宫离京的消息,心里压的沉甸甸的巨石顿时卸了下来,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脸上也有了久违的笑容。

莫氏自然也知道了这个好消息,欣然笑道:“这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殿下以后再也不用为此事忧心了。明天三皇弟夫妇启程离京,于情于理,妾身和殿下也该前去送行才对。”

此言正合太子心意。作为胜利者,去欣赏一下失败者的颓丧和强颜欢笑,当然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太子略一思忖,便点头应了。又随口吩咐道:“让人送个信到定国公府给表弟,明天一起去给三皇弟送行。”

莫氏笑着应了。立刻命人去定国公府送信。

“我也陪你一起去。”叶清兰知道此事之后,立刻说道。

顾熙年却不太情愿:“平平和安安都离不开你。你就别去凑这个热闹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从来都不敢小觑三皇子。更不愿意让叶清兰和三皇子有接触的机会。

叶清兰瞪了他一眼:“什么叫凑热闹!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当然想亲眼看一看。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一个人去!”

独断独行的顾侍郎,拿固执的娇妻却是半点法子都没有,只得妥协让步:“好好好,我带你去,这总行了吧!”

叶清兰这才转嗔为喜,笑眯眯的搂着他亲了一口。

顾熙年心里暖融融的,舒展手臂,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其实,有些话就算是她不说,他心里也很清楚。前世的血海深仇终于得报,他绝不会放过亲眼目睹仇人黯然离京的场面。她自然也要陪伴在他的身边!

第二天,晴朗多日的天气忽的变的阴沉,淅淅沥沥的下起了细雨。

顾熙年叶清兰一起赶到太子府,和太子莫氏乘坐马车,赶到了三皇子府。

来为三皇子送行的人并不多,往日的三皇子党在这几个月里早已分崩离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前来送行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其最惹眼的,当属郑国公府世子郑蕴,还有身后的郑君彦叶清宁一行人了。

太子一行人赶到的时候,顿时惹来了众人侧目。气氛顿时显得微妙起来。三皇子眼闪过一丝冷意。

太子却表现的异常平静坦然,就像一个普通的关切兄弟的兄长一般,不失亲昵的和三皇子打了个招呼:“皇弟,你今日离京,我特地来送你一程。今后去了藩地,我们兄弟两人见面的机会可就少之又少了。”

那样温和亲切的笑容,却又是如此的刺目。带着胜利者才有的淡定从容,生生的刺进三皇子的心里!无需刻意的炫耀,却更让人憋闷的喘不过气来。

三皇子扯了扯唇角,眼却毫无笑意:“多谢皇兄。”

太子欣赏着三皇子略有些僵硬的表情,心情只能用畅快两个字来形容。憋屈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顾熙年站在太子身侧,目光定定的落在三皇子的脸上。

他对这张脸实在太熟悉了。阴狠毒辣的表情,高深莫测的表情,得意之极的表情,居高临下的表情……而这一刻,这张脸虽然强自镇定平静,却怎么也遮掩不住眼底的颓然,脸色也隐隐的透出灰败。

赵璋,你终于也有了如丧家之犬的这一天!

三皇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向顾熙年看了过来。

顾熙年没有避开他的目光,甚至直直的迎了上去。毫不介意让三皇子看清他眼的冷漠和轻蔑。

三皇子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旋即平静下来,淡淡的说道:“熙年表哥,多谢你今天来给我送行。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太子皱了皱眉,正要张口说什么,顾熙年却淡然应了:“好。”

太子本想阻止,转念一想,三皇子再有片刻就要启程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最多也就是说几句话而已。顾熙年不可能有任何危险!

这么一想,太子便也不吭声了。

太子能想到的,叶清兰当然也能想到。可理智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一回事。眼睁睁的看着顾熙年和三皇子走出去,叶清兰也无法保持冷静了,下意识的走上前一步。

顾熙年心有灵犀的转过头来,深深的看了叶清兰一眼。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叶清兰停住了脚步,默默的安慰自己。顾熙年这么有把握,肯定会没事的。

三皇子和顾熙年的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之后,厅里的气氛愈发显得沉闷。罗氏强撑着笑容招呼众人入座。

叶清兰在莫氏的身边坐下之后,勉强收敛心神,开始打量在场众人。其实,今天来的人基本都是熟面孔。郑君彦叶清宁夫妇就不用说了,崔煜和罗妙可夫妇也来了。

毕竟都是姻亲,平日里来往虽不频繁,可见面的机会还是有的。不过,罗妙可爱拈酸吃醋,心胸又狭窄。每次和叶清兰说话都有些酸溜溜的,话里话外夹枪带棒。叶清兰懒得搭理她,也不想让她有什么误会,因此极少和崔煜说话。

这次恰巧坐在了他们夫妻的对面,无可避免的有了目光接触。

崔煜关切的看了过来。

叶清兰回以礼貌的浅笑。然后,罗妙可就不悦的瞪了她一眼。

……叶清兰干脆利落的将头扭到了一边,低声和叶清宁说话:“六姐,你和姐夫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叶清宁今天的心情显然也不太好,没什么说话的兴致,低低的应道:“很早就来了。”

郑贵妃在宫自寻短见,好不容易救回了一条命。却还是没能如愿的留下三皇子。这对郑贵妃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对郑国公府来说,更是雪上加霜。郑蕴父子都面色沉凝心情不佳,叶清宁心里又岂能好过?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叶清兰也不便出言安慰,只是悄然的握住了叶清宁的手。

皇位斗争,方方面面牵涉的极广。郑国公府身为三皇子的外家,无异站在了风口浪尖。三皇子如今离京就番,郑贵妃在宫又完全失了势,郑国公府今后的处境可想而知。

可这些事情,谁也无力改变。叶清兰虽然心疼叶清宁,却也无可奈何。

此时的顾熙年,正和三皇子相对而立。

三皇子的眼神看似平静,可深邃的眼底却似燃着一团看不见的火焰。他直直的盯着顾熙年的眼睛,一字一字的将心底埋藏了许久的疑问问出了口:“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着赵琌对付我?”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