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喜良缘>>喜良缘目录>>第六百三十三章 圣心(一)

第六百三十三章 圣心(一)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郑贵妃的心顿时一凉。

这个冯公公是伺候皇上多年的太监,平日里最是贪财。可今天竟连银票都不肯收了。这无疑是个十分危险的讯号。难道,皇上已经猜到了她会来求情,特意叮嘱过冯公公要把拦下?

郑贵妃越想越心慌,自然更不肯走。可冯公公无论如何也不敢放她进去,只一个劲的陪笑脸说软话。僵持不下许久,冯公公终于说了实话:“贵妃娘娘还是请回吧!这是皇上的意思,您就别为难奴才了……”

竟然真的是皇上的意思!

郑贵妃虽然隐隐有了预料,可在亲耳听到此话之后,顿时身体一颤,花容惨淡。

冯公公见她这副样子,也觉得可怜。不过,他区区一个太监,只有奉命行事的份儿。哪里敢再多舌,垂着头不再多说了。

似乎过了一刹那,又似过了很久,郑贵妃终于有了反应。她苍白着脸缓缓跪了下来。

宫女太监们都慌了,纷纷劝郑贵妃起身。郑贵妃却只说了一句话:“今日皇上若是不见我,我就一直在这儿跪着。”说完就闭上了嘴。任众人再劝,都没张过口,足可见决心之坚定。

冯公公心里暗暗叫苦不迭,只得硬着头皮进去禀报。

皇上当然没有真的睡下,听到冯公公一番禀报之后,皇上的神色也有些复杂。郑贵妃毕竟是他宠爱了多年的嫔妃,就算近来冷落失宠,也是有些感情的。听到她不顾颜面的跪在外面,皇上也有些动容了……

权衡许久,皇上终于张口道:“让她进来见朕吧!”

冯公公打起精神应了一声,正要往外走,门口忽的有了动静。

“皇后娘娘到!”话音刚落,顾皇后便走了进来。

冯公公很自然的停住了脚步。想也知道,顾皇后急匆匆的赶来。肯定是要和郑贵妃唱对台戏来了。这个时候任何的轻举妄动,都容易招来主子的猜忌。为了自己这条小命着想,还是老实低调一点的好。

果然,顾皇后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说道:“郑贵妃跪在外面要求见皇上,不知皇上意下如何。是否打算见她?”语气还算平静,可那一丝不悦还是隐隐的流露了出来。

皇上一时语塞。

顾皇后深呼吸口气,竟也跪了下来:“皇上,请听臣妾一言。竟然已经决定让三皇子就藩,此事宜早不宜迟。若是皇上心软,听了郑贵妃的一面之词,只怕又要生出波折来。臣妾身为皇后。本该有容人之量,不该和嫔妃斗气。可事关太子,臣妾就算要担上恶名,也要直言。还望皇上三思!”

冯公公把头垂的更低了。本来还觉得贵妃娘娘就够狠的了,没想到皇后娘娘也是不遑多让。现在就看皇上的心意了……

皇上沉默的看着跪在床榻边的顾皇后,久久没有说话。

这一刻,他的心里到底想了些什么,无人得知。

过了许久。皇上才淡淡的张口道:“你别跪着了,起身吧!出去和贵妃说一声,让她回寝宫里好好待着。”

顾皇后在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皇上这么说。自然是不会再见郑贵妃了。幸好她今日来的及时,拦下了郑贵妃。不然,以那个贱人的演技。说不定真的能打动皇上。现在嘛……哼!就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赶出京城吧!

顾皇后眼中闪过一丝冷笑,抬起头的时候,却迅速地换成了感动:“皇上圣明,妾身谢过皇上。”

皇上自嘲的笑了笑,却依旧什么也没说。圣明吗?这两个字现在听在耳中,实在是说不出的讽刺。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偏爱三皇子和郑贵妃,对顾皇后和太子却稍显冷淡疏远。可事实证明,真正包藏祸心的却是他一直器重偏爱的三皇子。他既然选择了太子,就必须要将三皇子撵的远远的。不然,或许是几年或许是十几年后,只怕朝廷还会生出乱子来。

所以,他只能狠下心不见郑贵妃……

皇上轻叹口气,闭上了眼睛。

郑贵妃依旧在寝室外跪着,心里却毫无一丝把握。刚才顾皇后进去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要在皇上耳边进上谗言。只希望皇上能念着过去的情分,至少见她一面……

正想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

郑贵妃满怀希冀的抬头,在看清对方的脸孔时,心却陡然一沉。

顾皇后在她的面前站定,眼中满是讥讽的笑意,语气却温和又缓慢:“郑贵妃,皇上说了,让你别在这儿跪着了。快些回去歇着吧!”

郑贵妃的心直直的往下沉,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可能的,皇上一定是要见我。都是你拦下了皇上……”

“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妥了。”顾皇后慢条斯理的应道:“皇上若是真的想见你,就算本宫想拦也拦不住。现在是皇上不想见你,本宫劝你一句,还是好好的回寝宫待着吧!免得惹皇上动怒。”

这几句话,就像锋利的刀刃一般,深深的戳进郑贵妃脆弱不堪的心里。

郑贵妃全身微微颤抖,挣扎着起身:“皇上不会不见我的,都是你从中阻拦。我现在就要去见皇上……”说着,竟不顾一切的往里闯。

顾皇后也没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出,一个闪神的功夫,郑贵妃竟已经冲到了门口。

“快些把她拦下!”顾皇后咬牙切齿的怒喊。

不用她吩咐,站在门口的宫女太监已经纷纷的拦了过来。可郑贵妃状若疯狂,根本不理会任何人,硬生生的往里冲。宫女太监们的胆子再大,也不敢真的对郑贵妃动手。就这么片刻的功夫,郑贵妃竟真的闯进了寝室里。

顾皇后也没料到这个变故,面色顿时铁青一片。不假思索的追了进去。

闭眼假寐的皇上,听到嘈杂的动静也是一愣,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

一个身影迅速的闪到了床榻边,重重的跪了下来,熟悉的脸庞上满是泪水:“皇上,你连见臣妾一面也不肯了吗?臣妾不信皇上会这么狠心绝情,皇上若是生气,就治臣妾的罪吧!反正,臣妾这么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郑贵妃跪在那儿,哭的毫无姿态美感,却更显出了伤心。这样的伤心,显然不可能是做戏。

皇上看着这样的郑贵妃,又岂能没有半点怜惜?正要说什么,顾皇后也已经走到了床边,冷然说道:“郑贵妃,皇上龙体有恙,需要的是安心静养。你在这儿又哭又闹,扰了皇上的安宁,更是不成体统!现在立刻退下!”

她说的威严冷漠,可郑贵妃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对着皇上落泪哭诉:“璋儿今年二十五岁,也有了妻儿,按理来说,就藩也该是时候了。臣妾一介女流,不敢干涉朝政,更不敢干涉皇上的决定。只盼着皇上能念在疼璋儿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让璋儿离京城近一些。今后皇上寿辰或是过年的时候,璋儿也能回来给皇上磕个头请个安。臣妾也就于愿以足了!”

顾皇后听的心里直冒火气。郑贵妃果然是有备而来,先是示弱,然后用父子之情哀求,分明打的就是感情牌。皇上本就一直偏心三皇子。要是真的一时心软,可就后患无穷了!

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郑贵妃得逞!

顾皇后打定主意之后,也不要什么风度了,也迅速的红了眼圈,哽咽着说道:“皇上,您可不能心软,给太子给朝廷留下这个隐患啊!三皇子的手段您比谁都清楚,若是他的藩地离京城太近,将来惹出了乱子来,受苦受难的可是黎民百姓和这西宋江山……”

煽情哭诉谁不会?顾皇后这一番声泪俱下,竟也不比郑贵妃逊色。

皇上的犹豫和左右为难清清楚楚的浮现在眼底。

郑贵妃暗暗咬牙,转头看向顾皇后:“臣妾斗胆问一句,皇后娘娘凭什么这么武断璋儿将来会惹出内乱?只凭着胡乱的揣测,就要将我的璋儿驱逐到西北荒凉之地去,你的心未免也太狠了吧!”说着,又泪水涟涟的转过头来:“皇上,臣妾敢以性命做担保,璋儿去了藩地之后,一定会安分守己做好一个藩王。绝不会生出半分不该有的心思!皇上就算不相信臣妾,也总该相信您的亲儿子吧!”

“皇上可别被她的花言巧语迷惑了。”顾皇后半步不让的针锋相对:“她这个时候说的当然好听,可谁能说得准以后的事情怎么样。三皇子若是真的安分守己,这么多年来营党结私又是为了什么?”

往日勉强维持着平和假象的两个身份尊贵的女人,到了这一刻终于撕破了脸皮,说话再也没了顾忌。

宫女太监们俱都听的心惊胆战肉跳不已,没人敢再听下去,俱都无声的退了下去。

华丽的寝室里,只剩下坐在龙榻上的皇上。还有跪在龙榻边的郑贵妃,和站在一旁的顾皇后。郑贵妃和顾皇后怒目相视,互不相让。

皇上听的太阳穴突突乱跳,终于张口道:“好了,你们两个都闭嘴!”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