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喜良缘>>喜良缘目录>>第六百二十七章 相处

第六百二十七章 相处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说到公爹,顾惜玉也没什么别的可挑剔的,就是有一点:“他对我倒是挺和蔼的。可每次和相公说话就特别的凶,声音也大的吓人。冷不丁的听到,我总会被吓一跳。”

叶清兰想到沈大将军的做派,不由得哑然失笑。

顾惜玉又絮叨着说了些琐事。叶清兰认真仔细的倾听,觉得大体还好。沈府人口简单,对顾惜玉来说是件好事。沈大将军每天忙于公务,极少在府里。将来沈长安必然也是这样,顾惜玉就成了府里唯一的主子,想怎样都没人管……

“我今天回去就和相公商量。”顾惜玉忽的冒出惊人之语:“我想回来住些日子。”

叶清兰一愣,忙笑着劝道:“你们新婚还不满一个月,按着俗礼,是不便回娘家住下的。怎么也得过了满月再说。”

顾惜玉有些失望:“一定要等过了满月么?”想了想又高兴起来:“那就等过了一个月再回来。”

至于沈长安会不会同意这种事情,顾惜玉完全没有想过。

此时的沈长安,正在出云轩的书房里,和大舅兄“谈心”。

顾熙年神色淡然,看似随意的问了句:“你和玉儿相处的还好吧!”

“当然很好。”沈长安脸上那份神采飞扬心满意足的笑容绝不是装出来的:“大舅兄你只管放心,我一定会很疼很疼玉儿的,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顾熙年轻哼一声:“话倒是说的好听。我问你,玉儿这两天是不是哭过几回?”

沈长安老实的点头,见顾熙年面色难看,忙委屈的解释:“我也不是成心的。成亲那天,我已经很温柔很小心了,可她总是在哭。我后来一直在哄她。昨天晚上她不情愿,我也没有勉强。”

顾熙年半点都不同情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不管怎么样,你不准再惹她哭了。”

沈长安难得的表现出一回**汉的气概。挺起胸膛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我的媳妇我当然比谁都心疼。”

说到“我的媳妇”这几个字,声音特别的响亮。

顾熙年似笑非笑的瞄了他一眼:“我只知道,谁敢欺负‘我的**’,我一定饶不了他!”

……大舅兄一摆出这副表情,沈长安的士气顿时泄了大半。陪笑着应道:“你放心,我绝不会欺负她的。”

按着惯例,新婚夫妻回门这一天,不能在娘家待的太晚,天黑前应该回去。顾惜玉纵然百般不舍。也只能挥泪作别。

沈长安见顾惜玉哭成了泪人儿,心里别提多心疼了。忙将顾惜玉搂在怀里,略有些笨拙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玉儿乖。别哭了。以后有了闲空,我一定经常陪你回娘家。”

顾惜玉抬起迷蒙的泪眼,哽咽着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那张精致无暇的俏脸**热泪,就像娇美的鲜花上滴着露珠,惹人心怜。

沈长安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是真的。等新婚过了满月,我就陪你回去。”

这句话顿时取悦了顾惜玉,她主动的将头靠在沈长安的怀里:“长安哥哥,你对我真好。”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习惯。就像平日里说“大嫂你真好”“母亲你真好”一样。

娇**软的“长安哥哥”一入耳,沈长安整个人都酥**半截,心里涌起异样的**。紧紧的搂着顾惜玉不肯松手:“玉儿。再叫我一声好不好?”

顾惜玉乖乖的又喊了声“长安哥哥”。

沈长安浑身轻飘飘的,简直快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白嫩光滑的脸蛋。顾惜玉柔顺的躺在他的怀里,乖巧的像只可爱的小绵羊。

沈长安沉淀在心里的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她一点都不排斥自己的亲近。那今晚是不是就可以……

越想越亢奋的沈某人,当天晚上果然采取了“行动”。

顾惜玉一开始还是乖乖的,并不反抗。反正摸摸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一点也不痛,可沈长安开始脱衣服的时候,她就不乐意了:“会很痛,我不要。”

沈长安立刻哄道:“今天肯定不会痛了。我向你保证!”

顾惜玉一点都不信任他:“你骗人。那天晚上你也说不会痛,可还是把我弄的很痛。”

“那天是我不好,不该弄疼你。不过,今天肯定不会了。”沈长安义正言辞的保证:“如果这次你还觉得痛,我接下来一个月都不会碰你。”

顾惜玉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此时的她罗衫半解,眼波流转间散发着初为人妇的**。偏偏她的神态又是那样的天真。这两种矛盾的特质交织在一起的风情,简直让人看的鼻血都快**来了。

沈长安几乎无法克制想压倒她的冲动,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等待着她的点头和接纳。短短的刹那,大概是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最漫长的煎熬。顾惜玉终于轻轻的嗯了一声。如果不仔细听,这个细微的声音大概会被忽略过去。

沈长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迅速的**了衣服,然后温柔的为顾惜玉脱掉身上的衣裙……

他的动作有些笨拙,却十分温柔小心,就像对待世上最珍贵易碎的珍宝一样。

顾惜玉渐渐觉得全身莫名的热了起来,下意识的挺起身子**。其实一开始还是有些微的不适,不过,身子似乎很快的就适应了那样的亲昵,甚至感到了一丝陌生的愉悦……

相比之下,沈长安却很亢奋激动。比起第一次,顾惜玉要柔顺配合的多了。能一鼓作气的进行到底而不用中途停下来……实在是太太太幸福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长安喘息着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他舍不得压着身下**的可人儿,用胳膊撑着自己的身子,低低的问道:“玉儿,这次不痛了吧!”

顾惜玉全身酸软无力,额上满是汗珠,模糊的嗯了一声。

沈长安长长的松了口气,翻身下床,找来干净的毛巾为她细细擦拭。顾惜玉迷迷糊糊的缩进他的怀里。朦胧的烛光下,软玉温香在怀,那种香艳刺激,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实在是个巨大的考验。

沈长安几乎立刻又有了反应。不过,看了怀中睡的香甜的小娇妻一眼,他默默的将按捺下来。

来日方长,不必急在一时。

官员的婚假一般都是三天。沈长安厚颜无耻的告了半个月的假,每天哪儿也不去,就在府里陪着顾惜玉。朝夕相伴,效果确实斐然。顾惜玉很快就习惯了不管走到哪里身边都有沈长安陪伴。小夫妻的感情一日千里。

沈铭见小夫妻两个感情和睦,心里也很高兴。索性又和兵部尚书打了个招呼。大体意思就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二十多岁才娶上媳妇。现在正是热乎的时候,不如让他多在家里待一阵子。说不定很快就有好消息了!

兵部尚书也很**,立刻又准了沈长安半个月的假。

沈长安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乐颠颠的咧嘴笑了:“爹,你和兵部尚书这么熟悉,关系又好,不如和他说一声,把这个假期再延长一个月怎么样?”

沈铭:“……”

沈长安见自家老爹神情不对,立刻陪笑:“太贪心了确实不对。不用延长一个月了,再延长半个月我也就满意了。”

沈铭忍无可忍,一脚就踹了过去:“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厚颜无耻的东西!”

沈长安利落的闪开,还没来得及得意,就被第二脚踹的结结实实,顿时惨叫一声:“爹,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有对自家儿子下手这么狠的亲爹吗!!!

顾惜玉被这一声凄厉的惨叫吓了一跳,踏进来的脚步顿时迟疑了一下。

沈铭眼角余光瞄到顾惜玉的身影,立刻就温和慈爱了起来:“真的很疼吗?刚才是我不小心,你要是觉得疼,就快些坐下休息会儿,再去拿些伤药敷上。”

……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沈长安好奇的顺着沈铭的目光看过去,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前两次父子两人“相亲相爱”的相处方式把顾惜玉吓到了。顾惜玉稍微眨巴一下眼睛,晶莹的泪珠就在眼眶里直打转。别说沈长安心疼,就连沈铭也开始反省自己平日里是不是对儿子太凶了。

反省过后,沈铭决定体恤**的儿媳。以后再揍沈长安的时候,一定不让她看见。

顾惜玉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到了沈长安的身边,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心疼,然后轻声问道:“你的腿疼不疼?”

沈长安当然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立刻装模作样的苦着脸道:“当然疼了。你要是肯替我揉揉,说不定就不那么疼了。”

单纯的顾惜玉立刻就信了这句话,立刻拉着沈长安的手回屋。

沈铭鄙视的看了一脸暗爽的儿子一眼。明明就皮糙肉厚,从小被揍到大也没服过软。现在有了媳妇就会来这一套了!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