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别推荐:红色脊梁   最强兵王   梦幻抗日   超级悍匪系统   光荣使命1937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梦幻抗日>>梦幻抗日目录>>三五二、娜仁托娅

三五二、娜仁托娅

 作者:紫狼
三五二、娜仁托娅

娜仁托娅一直就冷冰冰的,跟他多说一句也不愿意,不过现在不用把她扛在肩上,她自己会走,这就轻松得太多了。//比奇屋快速更新//她的腿伤还没完全好,却不愿梁宇去扶她,不过工藤静香去扶倒是没拒绝。梁宇受不了那沉闷的气氛,只得自告奋勇地走在前面探路。她们在后面时不时地嘀嘀咕咕,好像关系挺好的。

娜仁托娅不愿跟梁宇说话,但却似乎很乐意地向静香指路,还没有藏假。梁宇是走了几趟冤枉路之后,便是很自觉地讪讪地跟在她们的屁股后面亦步亦趋。他们的行程也加快了很多,梁宇又布置了几个疑阵,相信尾巴是远远摔掉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后面八里范围内就是没人跟过来。娜仁托娅对这边的地形应该是很熟悉,当真是少走了很多冤枉路。

到了晚上,找了个好地方歇了下来。梁宇刚刚坐下,却见静香和娜仁托娅嘀咕了几句,还把她拉到梁宇面前,对他说道:“老公,不要偷懒,快来生儿子。”梁宇啊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那静香已把娜仁托娅推到他的身上,梁宇见她跌过来,只得伸手抱住,一边还假惺惺地呵责道:“静香,你搞什么鬼?”

那娜仁托娅还真不客气,腼腆了也就那么几秒,她就看也不看梁宇,伸手很自然地去解裤带,动作却是很凶猛,管你愿不愿意,她照做不误。她是不跟梁宇说话,要说都是自己说,声音有点大,弄得静香要过来替她掩嘴。总之她简直就是当梁宇是透明,或者是当成一根工具,明显要他赔儿子的决心相当的大。静香在窍笑,梁宇却很无语,心里在哀叹:“做这事要有情感交流,我不是工具,怎么能酱紫……”

第四天傍晚总算走出了大山,梁宇很快就找到了方三他们留下的记号,心里大大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做工具了!这两晚他可是一直“工具”着,现在那两个感情似乎很好,时不时地研究着“工具”的最好的使用方法,那是全程当他梁宇没到啊,够郁闷的。

见到记号,梁宇心里激动,便是加紧步伐一路找去,终于在一个隐蔽的山窝里见到了方三他们。看他们的样子,对他的安危好像是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对这个风流老大又弄过来两个女的满脸尽是好奇,这让脸薄的梁宇很不满意。

山虎和小黑还涎着脸围着他左打听右打探,要他传授沟女的经验,弄得梁宇很不耐烦,几乎要动手揍人,两个才笑嘻嘻地远远滚蛋,不过临滚之前,小黑还是嘻皮笑脸地向他说:“姐夫,小心我姐……”见着梁宇扬手,这才慌忙连滚带爬的溜走了。

梁宇找过方三和项尽山询问情况,这次战斗由于发现及时,部队损失不是很大,二十八人阵亡,轻伤的有二十人左右,没有重伤员,受重伤的都很自觉地留下来打阻击了,就是因为他们的顽强,小分队才彻底脱离了危险。几次分兵,他们知道追击老大的蒙古兵并不多,对于老大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他们一点也不担心梁宇,知道老大战力高绝,防寒抗冻经验丰富,唯一担心他在人生地不熟的雪山里迷路罢了。

他们是早到了一天,不敢乱动,四处留下了记号,大部就在这边等待。果然是有惊无险,只是老大的卫队全部光荣了,反而多了两个老婆回来,这让他们是相当的惊奇,这个老大,果然是风流人物,不能不佩服。

他们是见惯不惯,也不敢多问,免得又挨揍。一两年了,这老大的官职是升到顶阶了,但身手好像一点也没褪化,反而更见狠辣,这点他们是钦敬有加,这老大就是老大,清醒着,或者给人打傻了,傻了又清醒,那身手却一点也没傻没坏,一样的恐怖,谁也不想去找不自在,给人揍是会疼的呀。//比奇屋快速更新//

娜仁托娅很乖,她只是静静地呆在一边,没有寻死觅活,好像也没打算偷偷溜走,只是冰冷的表情下,双眼总难免会有一些热乎,时不时偷偷地打量着这一班传说中的人物,这两年她可是很留意中国境内的抗战形势,对于梁宇的那些手下,柳鸣、方三、张山虎等一干中国的抗日大英雄可是耳熟能详,现在真人就摆在她面前,还真的有那么一种惊喜的感觉。

那天晚上,她给日本女害,给了一个凶狠的“小日本”男人,心里已经是完全绝望了,但她是个坚毅的女子,一心想着报仇,这才没有自行了断,只是想着留住性命,一定要杀了那个小日本。后来想不到的是,这个男人竟然就是传说中的中国抗日大英雄梁宇,也是她心中的情郎,这让她惊愕之极。在她还在悲喜交加的时候,那日本女人却用中文结结巴巴地赞扬她们的男人是如何如何了得,还说她要报仇,不如跟他生个儿子,长大以后肯定会是个大英雄……

虽然听不太懂,但那意思却是很明白:你找他报仇是没可能了,你要报仇不如生个儿子去报去。她心里就是一动,这人身手很恐怖,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个日本女人的提议似乎很对,自己奈何不了他,但他的儿子……反正已了,她心里发起狠来:“梁宇,你这个魔鬼,我打你不过,但我可以打你儿子!”存了这个心思,在静香的安排下,她也没再反抗,继续和梁宇亲热。现在看到了他的一班手下,全是传说中的人物啊,虽然这伙人对于蒙古人来说都是一群魔鬼,但她心里还是有点激动的。

不一会,梁宇走了过来,娜仁托娅立即扳起了脸,看也不看他。梁宇是很头痛,这个娜仁托娅不能再带着走了,必须好好安置才行,毕竟是自己的女人,他想跟她好好谈谈,心结不解开,说不定她以后真的会对自己的儿子不利。工具做了不少日子,还真怕有个万一。只是这个老婆脾气有点牛,就是不肯跟他说话。

见她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梁宇试着去牵她的手,拉着她往山背走去。娜仁托娅很抗拒,但不知怎么的,摔了几摔,没摔开他的手之后,便是身不由已地跟着他走了。梁宇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坐了下来,把她也按坐在自己身边,说道:“娜仁妹子,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这个我会负责的,等我把事情全部办完后,我一定向你负荆请罪,到时你要杀我剐我,我一定不会皱下眉头。这个请你相信我,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娜仁托娅没理他,把头侧开,眼角却是有点点泪光。梁宇伸出手揽住她的腰,好言相慰。她突然间哭了起来,哽咽地道:“你这个魔鬼,你污辱我,我可以原谅你,但你为什么要杀害我们的人民,祸害我们的国家……”

梁宇叹了口气,从背包里抽出一张地图,摊了开来,娜仁托娅不知他要干什么?梁宇说道:“娜仁妹子,我知道你是读过书的,一定会明白大道理。”他指着地图上的蒙古疆域说道:“妹子,你瞧瞧你们所谓独立后的蒙古国……”他用手指划了一个圈,又道:“是不是就死死夹在两个大国之间?”

娜仁托娅看了一眼,禁不住地点了点头。梁宇道:“你们独立,中国人民就一直没承认,现在不会认,将来也不会认,国土分裂,中国人民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那么,你们蒙古唯一的依靠就是苏联了。蒙古国夹在两个大国之间,资源贫乏,基础又薄弱,根本没一点发展空间,你们只有靠苏联支撑,让苏联人替你们保卫自己的国家,受他们的控制,你们这算是真正的独立吗?不是,你们只是作为世界强国苏联的附庸之一罢了。苏联实力强大,你们恐怕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苏联人的德性想必你也有所了解吧?总之一句话,那就是贪焚,而且是极度的贪婪。他们是会扶持你们,但相信他们绝对不会放过压榨你们的机会。我说过,几十年后,你们蒙古人或者会连裤子都穿不上,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话。你们所谓的独立,不单没好日子过,反而会比以前更加艰难。娜仁妹子,我看你是有见识的女孩,你自己好好想想,会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娜仁托娅认真地看了几眼地图,抬起头,却是狠狠地道:“苏联人很坏,但你们也不是好东西。”梁宇道:“娜仁妹子,我是杀害了很多蒙古人,但你知不知道这个道理:以几人的性命换回你们蒙古人的觉醒,不致于世世代代地受苏联人的奴役,那可是永无翻身之日的,这笔账你应该会算得清楚的吧?你们闹独立,不是什么民族英雄,而是实足实的蒙古族人的大罪人呀。相信你们这批人几十年后会给你们的族人深深唾弃的。”

娜仁托娅怒道:“中国汉人就会是好人吗?他们对于我们蒙古人的欺榨一点不比苏联人差,只会更狠更凶,我们为什么要闹独立,还不是给你们的?”

梁宇只能苦笑,这个是事实,国民政府的那是摆在那里的,想抹也抹不掉,那些的国民党官员相信对于这些孱弱的蒙古族人压榨起来肯定一点也不会手软,苏联人的危害那是将来的事,但现在蒙古人给国民党政府欺榨却是真真切切的,怎么说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梁宇点点头道:“娜仁妹子,也许这是事实,但只是这一时段,相信再过十年八年,咱们中华民族就会觉醒,我们的国家一定会强盛起来,到时一切都会变好的。现在是处于困难时期,我们中华民族可不能搞分裂,你们蒙古族可是我们华夏民族的一份子,这个时候更加不能给我们的国家背后捅刀子,你们这事做得极不地道,可谓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样吧,娜仁妹子,这块……”他又划着地图的蒙古版块,道:“这蒙古必须回归中国,至于你们蒙古人,要是想做回中国人,就留在这里,如果不想,我梁宇向你保证,我会打出一块好地方来给你和蒙古人,到时你们爱建多少个国家我都不会管你们。”

娜仁托娅一愣,似乎有点心动,她是相信这个男人的能力,他说的还真有可能做到。一会儿后她皱眉道:“可我们的祖先自古就生活在这里,他们肯定不愿意离开。”梁宇道:“找一个富饶的地方,相信他们会愿意的,就是一时不习惯,几代人后肯定就会忘记了你们祖先的游牧生活,说实话,过着游牧生活,虽然适合你们蒙古人的天性,但生活艰苦,国家永远也强盛不起来,在这枪炮的时代,根本就没蒙古人发展的空间,毕竟铁骑纵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可不想我们的儿子生活得如此困苦,娜仁妹子,你说是不是。”

娜仁托娅狠狠地瞥了他一眼,又认真地看了几遍地图,突然间说道:“我的肚子还没大,你得继续。”梁宇笑道:“哪有这么快……”她却是贴了上来,梁宇啊了一声,道:“不是吧?会给人看见的。”她伸手过来摸索了一番,惊喜地道:“你的大了……”顺势抬腿跨坐过来,伸手去解他的裤头,脸色却是沉了下来,冷冷地道:“你是犯,怕什么人看见了,啊……”

又得做工具了!梁宇苦笑道:“现在好像你在我呀。”她轻轻地动着,一边冷冷地道:“你了我,我就不能强……呀……”梁宇想不到这个娜仁托娅那么豪放,心里很紧张,真怕方三他们一鼓脑儿涌过来观战,老脸都不知往哪搁耶。

娜仁托娅在身上策马奔腾,梁宇的眼睛却是警惕地向着那边扫来描去,幸好战事结束后,也不见有人探头探脑,他总算是松了口气。

娜仁托娅伏在身上,无力地道:“要是不成功,我们还得继续……”梁宇轻声道:“我可是你的仇人,你怎么能给我生儿子?”她叹道:“你是个魔鬼,我打你不过,但仇我一定要报。你要么赔我父亲,要么就赔个儿子给我,你自己选。”梁宇忙道:“我还是赔儿子给你吧。”娜仁托娅冷冷地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继续……”梁宇吃了一惊,说道:“歇一会行不行?哎哟,静香,你怎么过来了。”

这个晚上就歇宿在当地,反正天黑了,周围十里也没见着个人迹,还算安全。梁宇和两个女的一直就躲在一个温暖的山洞里,摆出了一副老虎不出洞的姿态。山虎等纷纷地猜测,老大明天出来时会不会软手软脚,卢查甚至建议是不是做个担架?明天把软脚蟹老大抬着行军……当然没人敢来真的,惹怒了老大,他说不定就找你比武,那绝对是很不自在的事情。不过稳阵的项尽山还真的让人去钉了一个担架,以备不时之需。

幸好第二天一早,老大就出来了,满脸风骚,精神抖擞,脚步很流星,居然一点也不软脚蟹。山虎等却在恶意地猜测:不是吧,老大改行做和尚了,孤男寡女,还是两个,独处一洞,居然不软脚,奇哉怪也……

梁宇回来搬了一堆干粮回去了那洞里,然后下令集合,然后命令部队开拔。山虎有点奇怪,悄悄地去找当事人打听:“老大,两位嫂子……”梁宇立即瞪眼道:“你八婆啊,问什么问?她们就留在这,闭上你的嘴,走你的路。”山虎立即嘻皮笑脸地道:“是老大,一二一……”

部队向东南方向开拔,娜仁托娅和工藤纪香留了下来。娜仁托娅似乎是想通了,她认可了梁宇的想法,当然她要梁宇保证给她们蒙古人找的新地盘必须不会差于现在的地方,还向他狠狠地说:如果不是这样,她一定会去虐待他的儿子……当然为了弄个人质在肚,她可是没放松一刻,直让梁宇叫苦连天,痛且快乐着。

娜仁托娅的身份不低,安全应该不成问题,她父亲还有一队铁杆,就是一直吊在后面的那队人马。这一晚,梁宇向她进行了紧急的培训,一边做着,一边向她传授战斗经验,为她指明了如何经营蒙古的大方向……这些都是大道理,能否成功,就像她的肚子一样,会不会大,那还得看天意。

静香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恐怕捱不住这长途跋涉,还是娜仁托娅主动地提出来,要请她帮忙,这几天相处,她们的感情似乎不错,梁宇征求了静香的意见,便让她留下来帮娜仁托娅的忙。有了静香的帮忙,相信娜仁托娅的安全更是没问题,这点梁宇还是很放心的,静香的忍者神龟功夫绝对不是水货,完全值得信赖。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