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别推荐:最强兵王   梦幻抗日   佣兵的战争   光荣使命1937   大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梦幻抗日>>梦幻抗日目录>>三四四、捅出第一刀

三四四、捅出第一刀

 作者:紫狼

梁宇率部一路北行,绕路从忻州、朔州、右玉、经杀虎口进入内蒙古的凉城。(比奇屋biqiwu的拼音)日军的第四混成旅团已退缩到了百几里外的呼和浩特及乌兰察布两城中,而且是摆出一副老虎不出洞的据守态势。梁宇也没理会他们,指挥部队从两地的狭缝中穿过,直朝北边的镶黄旗前进,再经苏尼特右旗转往内、外蒙古的交界处柴达木,准备从这里进入外蒙古。

这次他出征,调集了军中几乎所有的马匹,组成了这队骑兵,速度是快捷无比。他这次先发的部队大约六千人左右,单独组成西部军的独立纵队,他自兼司令员,柳鸣为参谋长,鲍长义为副参谋长。罗光源为独一旅旅长,郑礼为独二旅旅长,方三为独一团团长,项尽山为独二团团长。张山虎、小黑、卢查、萧剑却是要求一定要留在他身边,宁愿不去做什么军官,因此便顺其等心意,留了他们做了自己身边的四大金刚。

他这支部队是按少而精组建的,没达到体能和战术要求的都不能进队。罗光源的独立旅本来有五千人左右,现在只挑剩下二千人。梁宇再从其它下属部队中抽调了二千精锐,成立独二旅,由郑礼为旅长。

项尽山的警备团也只选取了七百名精壮,成立独二团,他是不愿和方三这些老前辈争这番号,把这第一让了出去。另从各军中精选了八百人,由方三统领,成立独一团。四大金刚也从各军中用最严格的手段各选取了十二名高手,这五十二人组成了梁宇的卫队。

这次出征是把身体不适宜长途征战、怕冷怕寒的战士都留了下来,梁宇是有备而发的,他一早就让人把防冻药搜集了不少,塞外苦寒,他可不想出现大量的非战斗减员,得吸取朝鲜战争的教训。这次出征他是迟了三天才出发,主要是等待他向老蒋要的空军飞行员和海军战士的到来,这次他不单向老蒋要人,还向老蒋要求尽量搜集多一点苏联飞机和日本飞机,苏联人的舰艇和日本人的舰艇的资料一并带过来。

老蒋肯定不会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请求急速调来了飞行员二百五十人,以及海军人员三百八十人,他们是从各地空运到西安的。由于日机活动频繁,不敢再冒险,只能渡河从陆路上赶。这些人员还未到太原,看来时间已来不及了,梁宇让项尽山派人通知他们改道往北走到朔州会合。时间紧迫,实在是没时间再等下去了。

这次行动,梁宇和梅津美治郎已经商量好了进军路线,由梁宇先发,梅津的大军随后。他是担心梁宇的六千人太少了,要是碰上大股苏军那可就不妙了。但梁宇向他分析了他自己的特点:人越少就越方便行事……

梅津美治郎自然知道梁宇的厉害,想想也是有道理,孤身寡人的梁宇似乎比一个当集团军司令的梁宇的威慑力还要大,那是令人防不胜防的,很容易就让他把人家的头摘走。听梁宇解释了半天,他才渐渐地放了心。现在他是深深地疼爱着这个女婿了,可不愿让他受到一点伤害。这次如此大胆,而且有点异想天开的计划他是深表佩服的暗自赞叹的,感觉也只有这个神级般的女婿才能想得出来。虽然他知道这个计划若是成功了,会意味着什么?但他还是表示大力支持。无他,这就是他的女婿,他女儿的未来,也是他梅津的将来。

这次行动关系到整个战役的成败,而且一定需要梅津这些日奸的默契的配合,梁宇花了大量的心血,把这些人的思想工作都做通了。中日虽有差异,但只有做到步调一致,才能有胜利的机会,当然能否成功,那还得看天意了。

六千多骑兵浩浩荡荡地在风雪中驰聘,梁宇这次是轻装出发,除了十五门迫击炮之外,其它的重武器都没带,补给也只要求携带五天的干粮。关东军进军的速度很慢很慢,冈村宁次似乎要稳扎稳打,前锋到了大同之后,也没急着进兵,看来是等大部队到达才会继续前进。梁宇北上的空间很大。为了隐蔽,他们是尽量从山路上、小道上进军的,趁日本关东军还没合围前,他们已进入了蒙古草原。

这次出征还是乔装成日军的队伍,清一色的日军军服。现在在内蒙古境内的日军第四混成旅团只是据险而守,根本不敢外出晃荡,他们是很害怕,因此就连冈村宁次的调令,他们也是磨磨蹭蹭的,坚决执行,当然要上电报摆明了因为风雪阻路,他们的是动不得的。(比奇屋biqiwu的拼音)冈村宁次也拿他们没办法。这里的空间更是大,而且冈村宁次根本想不到梁宇会挥师北上大草原,日本人的飞机连来瞧一瞧的意思都没有。

梁宇是命令部队马不停蹄地朝北赶,这内蒙中部的日军部队就是那第四混成旅团一支,他们不敢出来,梁宇的这队“假鬼子”自然可以招摇过市,向当地的蒙人买马、买粮食也很顺利。这里好像不太兴抗日耶。或者是小鬼子打怕了,这里的蒙古人都不敢去招惹他们。很顺利,不几日便到了内外蒙古的交界处柴达木。

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宿了营,梁宇找来项尽山,向他交待了几句,项尽山立即率了五骑冲了出去,不久他们便带回了三蒙古人打扮的汉子过来。这三个却是军统的暗探,一直就潜伏在蒙古境内,一个叫乌力汗,一个叫扎当,一个叫刘修平,却是个汉人,他们可是戴笠培养多年的特务。

这次出征,梁宇苦于外蒙人生地不熟,便是向戴笠求援,他知道这家伙耳目通天,手脚肯定会伸到这一带。那戴笠果然很有义气,立即把这三人贡献了出来,联系方法已告诉了梁宇,到时去找他们就是了。这三个可都是蒙古通。梁宇稍一询问,就是很满意,有他们做向导,绝对不怕会迷失在大草原中。

翻过一道矮山,已到了外蒙古的地界,外蒙古虽然是成立了所谓的独立国家,但军备不整,诺大的边界几十里都难见一个人影,这边的牧民是给当时的蒙古政府有意无意地迫迁到了中西部,茫茫大草原,人迹全无啊。

到了蒙古境内,梁宇立即命令更衣,全部战士都换上一身蒙古人的装束。这个他早有计划,蒙古虽然是个国家,但部族甚多,一窝蜂的冲过,根本没人能发现,就是发现了,禀报得来也是迟了。

在路上梁宇是要求就地补给,到了这个苏联小弟国家,可就没什么好客气了,沿途他是用强硬的手段从几个部族购买了粮食和马匹,当然他没亏待他们,是用黄金向他们购买的,看得出这些当地人还是蛮高兴的。梁宇都是用日语腔调和他们打交道的,让当地人感觉这是一股很客气的日本人,当然大老远的跑到这里就不知怎么回事了?

有了补充,他的部队是急速地向蒙古的东北方向前进。途中遇到了几股正宗的蒙军,梁宇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全部消灭掉。这蒙古本来就是中国的国土,这些人充其量就是个蒙奸罢了,只不他们是给老毛子奸罢了。对这奸那奸的可没什么好客气的,宰掉拉倒。在这个所谓的别人的国家穿行,危险程度不小,但梁宇依稀记得这时蒙古的防卫基本是靠苏联维持,自身的武装力量极度薄弱,他们仅有几个师都摆在东北角,这边应该没多少。几次零星的战斗,也证明了他们的战斗力真如婴儿,几乎不用花力气就能摆平。

风驰电翅,他们几乎是人各两马,一路东奔,全都是绕着那些集镇而过,尽量不与当地人接触。蒙古的守备军由于通讯不便利,往往在他们的足迹经过二至三天后才会反应过来,由于见这股乔装的“日军”人数众多,他们没全力去追赶,反正他们的破坏力也不大,都是草草应付了事。

这乌力汗三人果然是熟头熟路,十天后,梁宇的大军已到达了一个当地叫什么图门丘格特的地方,再往东二百多里就可到达蒙满边境了。距这里三十几里的呼伦贝尔有一股苏联军队驻扎,乌力汗出去打听了一下,大约有一个连的兵力。

这天是天寒地冻,哈气成冰,方圆几里内都见不到一丝人迹。趁着黄昏,梁宇率了一干人偷偷地摸了过去,却见远处有一座小山坡,山坡上修筑了一座坚固的城堡,高是三层。周围陡峭,只有前面一条通道,堡里面时不时能见到人影在晃动,堡外却不见一个老毛子,可能太冷了,他们都躲在里面烤火去了。这堡垒很险,强攻几乎是不可能。

梁宇当然也没打算去硬打,就笑哈哈的对方三和山虎等道:“一年多了,你们的身手没有褪化吧?”山虎笑道:“老大,跟您是没得比,但对付些老毛子,绝对不是问题。”他磨着拳擦着掌,只等老大一声令下,他就可以动手了。梁宇点点头道:“好,咱们今晚就去摸摸那些老毛子。弟兄们,这脚下本来是我们的土地,就是给这可恶的老毛子硬生生地分裂出去的,老毛子最可恶啊,记住了,对他们可不用客气。”这一路来,他是没少给他们灌输对老毛子的恨意,这回还得再强调强调。

入夜时分,风雪漫天飞舞,一行人出现在那堡垒之下,一共是八人,是由梁宇亲自带队,还有方三、山虎、卢查、萧剑、小黑、项尽山、丁大忠七人,都穿着紧身白色装束,人手一枝百式冲锋枪和一枝手枪以及一把短刀。全身肌肤都涂满了防冻油,预防冻伤,毕竟要在雪地上翻滚,气温太低,不做准备很容易就会给冻坏的。

几个老战友再一次出击,配合依然是熟头熟路,趁着风雪天绕到了堡垒后面。现在的积雪很厚,但他们人手一块大木板,用娴熟的配合,把木板一路铺了过去,速度很快,满天的雪花根本阻挡不住他们前进的脚步。

这古堡后面老毛子们应该埋有地雷,梁宇在白天从后面的陡坡的一处旧痕迹观察到应该是给地雷炸过的,肯定是某些人或动物无意间碰响了他们的地雷。不过现在积雪很厚,地雷恐怕已在一米多以下了,在木板上行走,只要不把脚叉下去,应该不会触雷,很安全。

很顺利他们来到了悬壁下,那古堡就在上面,悬壁高度大约十米左右,没什么难度。梁宇手指一动,卢查上前手一摔,一个钩绳便是钩了上去,然后他便如猴子般三几下便爬了上去。然后是方三,他身轻如燕,手扯绳脚点壁极速地爬了上去。第三个是梁宇,他的身手依然在,还是很敏捷。这八人可都是夜行高手,虽然是天寒地冻,但也不让他们的动作僵化,有惊无险全部上来了。

梁宇观察了一阵,用手势命令方三、山虎、卢查、小黑向右,他则和项尽山、丁大中、萧剑向左摸,沿着堡垒的土壁摸了过去,那堡垒并没起到悬壁尽头,落脚的地方还是很多,一点危险都没有。

到了侧边,梁宇看了看地形,手势一指,让三人摸到正面,他则翻身攀上了二层,再寻地方摸上了顶层。顶部也就是一个三四平方左右的观察哨室,有好几个观察孔。梁宇悄悄往里望,却见里面有一个老毛子正在炉火旁边奄奄欲睡,那头老是往下垂。

侧边有一道木门,梁宇用手按了按,感觉不是很结实,再次试了试,心中有了底。他便是倒退了两步,然后猛力冲了过去,他用的是暗力,触动的响声不大,完全可以湮灭在风雪之中。

门倒了,却是架在了一个软软的支撑物上,应该是那老毛子的躯体了,没等他呼叫,梁宇的短刀,已穿破门板直接就刺入了他的身体当中去了。然后木板就处腾扑腾地颤动了几下,就没动静了。梁宇终于向老毛子率先捅出了收复国土行动的第一刀。

方三、山虎和卢查、小黑也翻了上来,五人悄悄地下了楼,里面有七八间房子,但此时是鼾声如雷,此伏彼起。那些老毛子是睡得不亦乐乎,丝毫想不到这种天气还会有人不敲门就跑进来看人家睡觉。

梁宇手一挥,留下山虎和小黑,他自己和方三、卢查直接就下了楼,楼下是一座大室,中间燃烧着一个大火炉,两边则堆放了不少武器。有两个老毛子正倦缩在火炉前睡觉,一点也没感觉他们的动静。不过首层还有三间房,房里面也有阵阵的鼾声传出,下面的老毛子也有不少。

梁宇和方三互视了一眼,两人极速冲了下去,两个烤火的老毛子惊醒过来,但脖子已是歪了。解决了两个岗哨,梁宇打开了大门,放出一条缝隙把项尽山、丁大中和萧剑放了进来,梁宇手一指,萧剑和丁大中迅速上了楼。

那开门的声音以及窜进来的冷风似乎是惊动了首层的人,里面有哧哧拉拉的声音传来,梁宇上前一脚踢开了房门,扣动了手上冲锋松的扳机,打响了收复国土的第一枪,然后枪声便是大作,宛如鞭炮贺年一般,不过也就响了十几分钟,然后便是归于寂静了。一百一十二名的老毛子在梦中或者在半梦半醒之中便是一命归西了。

只有一个身材庞大的老毛子,中了枪就是不肯死,怒吼着从房里面扑了出来,血红着双睛,对着打枪打得不亦乐乎的山虎就是锤出了他那如钵般的大拳头。山虎也很生气,打了两枪居然不肯死?岂有此理呀!他也怒吼着扑了上去,肩膀一低,架在那毛茸茸的粗手臂上,把他转个圈,顺势扳住那老毛子的肩膀,把他推到二楼的栏杆上,用力一翘,直接把他摔下了楼,跌得血肉有点模糊,迸溅出来,几乎就要糊到梁宇身上了。还是他身手灵敏,直接冲上楼梯几步,方才没溅到一身的熊血。

梁宇拍拍山虎的肩膀笑道:“好小子,身手还很不赖呀。”山虎嘻笑道:“老大,他,这些老毛子还真重啊,都有二百多斤吧?不过很好打,笨得像猪。还是您老大教导有方啊。”他没忘记拍老大的马屁。梁宇骂道:“你这小子可不准骄傲,谦虚才能使人进步嘛。”山虎道:“是是是,老大说得太对了。哎,老大,老毛子这里有很多白酒呀,是不是……”

梁宇道:“这是老毛子喝惯的伏特加酒,比咱东北的烧刀子酒性还有烈,尝几口就行了,小心变醉猫。”他又吩咐道:“方三,叫柳参谋长过来,得看看他们这些到底说的是什么?”他看着缴获的一堆材料,那鹅肠实在是让人眼痛,字或者认得他,但他绝对不认识这些鸟字,还是叫柳鸣来翻译好过啦。方三应了一声,立即到楼顶朝南打了一颗红色信号弹。

不久外面马蹄声大作,几十骑狂奔而至,柳鸣带着四十多人过来了。对于这次偷袭行动,他是不会感到意外的,以司令的身手加上一班方三类的杀手,没有防备的苏联人根本就是死路一条。成功是必然的。

他是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的留学生,三年的留学生涯,他心里对苏联还是很有感情的,但在路途中却是受了梁宇的极尽的挑拔离间,这老兄弟可是把老毛子带给中国的苦难是一一数了下来:杀害东北的人民,占领了中国近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还挑唆蒙古国独立出去……

还说中国的版图本来是一块桑叶的,就是给这老毛子吃下吃下,变成一只了。这老兄弟还满脸沉痛地说:你说这老毛子可恨不可恨?小日本是带给中国人民惨痛的灾难,但估计他们一定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但这老毛子是占了便宜还卖乖,直接给所有中国人民都烙上了深深的耻辱啊……诸如此类,渐渐的柳鸣对这老毛子也恨意大起,伸拳握掌发誓一定要把给老毛子掠走的土地抢夺回来!

进了堡垒,精熟俄语的柳鸣从这些文件大概知道了这一带苏军的布置,离此地五十里左右的布尔干县尚有一个团的老毛子驻守,再往东三十里的桑贝斯则是老毛子的军用机场,守卫部队大约有一个团左右。从缴获的资料和地图,大约也就只能看出这些,再想详细一点,没没有了。这个哨毕竟是小地方,也就是一个连级单位,不可能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这一点就够了,梁宇可是胆大的主,现在有一班老兄弟助阵,狗胆更可包天了。梁宇马上来了兴趣,他指着地图那什么叫桑贝斯地方的机场,笑道:“柳兄,这里离此地不远哟,咱们是不是弄他们一下?”

这次他可是带了一批飞行员过来,如果抢了他们的飞机,再炸他们的毛毛,岂不会是很精彩?他越想越心动。他和柳鸣详细地探讨了一下,感觉还真的有些把握。那就干吧!

梁宇立即派人把十几里外休息的那些飞行员全部接了过来,一路来他可是当他们是宝贝一样的保护,项尽山和独二团主要任务就是把他们保护好,现在该他们出动了。

梁宇向他们传达了自己的意思,他知道之些飞行员对于苏联飞机都很熟悉,以前掌握的技术,大部份就是从苏联教官那里学来的,训练用的飞机也主要是苏式飞机。果然带队的飞行大队长王德亮表示道:“司令,您放心,只要有飞机,我们就能开。”梁宇喜道:“好极,只要你们能开,飞机绝对没问题。”当下梁宇便是召开了军事会议,对袭击老毛子机场进行了详细的计划。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