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别推荐:最强兵王   梦幻抗日   佣兵的战争   光荣使命1937   大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梦幻抗日>>梦幻抗日目录>>三四三、老兄弟

三四三、老兄弟

 作者:紫狼
三四三、老兄弟

梁宇下定了决心,为民中华民族,一定要对那些老毛子动刀子!当然这一趟他是必须去的。老毛子的实力可不是小小的小日本所能比拟的,这可是一条庞大的北极熊,是当今那至以后都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军事强国,实力强大。自己出马也不一定能搞得惦,何况是别人?

怎么打?他只有一个大慨的战略方案,肯体的却没法制订详细的作战计划,总之见一步是一步吧。打日本的心得是很有了,其中关键一环就是熟悉他们的语言,但俄语他是一窍不通,寻遍自己的军中也没一个认识这些鹅肠是什么东西?这会很吃亏的,即使抢了他们的资料也看不懂说的是什么?这俄语翻译必须解决!

梁宇突然间想起了一人,心中一喜,这人真的很合适!那就是他的老兄弟柳鸣,他可是从苏联留学回来的,伏芝龙军事学院的高才生。俄语那是呱呱声的。要是他能回到自己身边,那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梁宇立即向老蒋上了电报,要求把柳鸣等一班老兄弟调过来。很简单,现在他的部队在山西要和日军决战,必须加强实力,毕其功于一役嘛,相信老蒋会同意的。他是很想念这班老弟兄,但以前没这个条件,他一直就处于日军的包围圈中,他跳不出去,人家更是进不来,现在好了,西边的路终于打通了,运人运物都不再是个问题。

现在山西的形势是极度紧张,军中一日不能无主,他要北上,可不能丢下大部队不管。他想了想,便致电还在黄河对岸的胡宗南迅速来一趟太原商量军国大事。这家伙能不能来,肯不肯来?他是没有把握,人家要是不鸟他,他也是没办法,要知道人家可是老蒋的头号,不,是二号爱将,貌似这头号现在是归他的名下了。一号二号差不多嘛,二号的不听指挥,谁也没办法。

他预料胡宗南就是肯来,到此地起码也得十天以上,跑途并不近啊。不料他很快就收到了一封电报,胡宗南竟然要冒险乘机到太原。梁宇吓了一跳,现在的日机可是满天的飞呀,要有一个闪失,那就糟了,胡宗南虽然是眼高手低的将领,但现在是不宜死掉的,他连忙致电阻止。不过人家老胡还真是不听他的。第二天黄昏前,刚修整好的太原机场就降落了一架小型飞机,那胡宗南竟然还是冒险乘飞机赶了过来。

梁宇对这家伙还是蛮佩服的,真能呀,居然不怕给日本人的飞机来一下。他接到通知。立即率了一干人到机场迎接。不久一架小型运输机降落地下,飞机上走出一位中年将领,这人中等身材,脸上棱角分明,带有一股狠厉的色彩,看他的军服披挂的是上将的军衔,不用说这就是后世给称为西北王的,老蒋的头号宠将胡宗南了。

这家伙功架还是很有的,是个狠角色。梁宇心里给了他下了定论,不管这么说,这家伙可是他名义上的副手哟。他是很热情地迎了上去。

胡宗南走下飞机,定定地看了梁宇几眼,没什么例外,跟很多人的反应是一样的:战神怎么会是这样的鸟样啊?不像是一个神耶……确定了眼前的就是所谓的战神梁宇之后,他还是很恭敬地敬了一个军礼。

胡宗南的资料,梁宇在后世曾经专门在网上查过,印象还是很有的:胡宗南:1896生,死在什么时候是忘记了,别名琴斋,字寿山,浙江宁波人,和老蒋算是同乡。后期的陆军一级上将,黄埔系一期生,是蒋介石最宠爱、最重要的军事将领,其一生历经黄埔建军、东征、北伐、内战、剿共、抗日战争,直到1947年指挥进攻占领中国的首府延安,转战西北,官至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成为手握几十万重兵、指挥几个兵团的二级上将与名震一时的西北王……

梁宇回了一礼,亲热地握住了他的手道:“寿山兄,久仰啊。欢迎欢迎。但你乘机到此,小弟可是要批评你哟,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很让人担心那……”他不停地唠叨着。胡宗南见这位传说中的战神如此关心,心里也是很感动,渐渐的就忘记了他的相貌问题了,他说道:“梁将军,宗南可是很少佩服人的,唯有校长和将军您,让宗南五体投地,将军的功绩实在让宗南汗颜啊。”

梁宇笑道:“寿山兄,梁某只不过杀多了几个小日本罢了。论指挥打仗,梁宇可就不如寿山兄您了。得得得,咱们别客套,寿山兄,您也辛苦了,走,咱们回去好好谈谈。”

胡宗南很有架子,但主帅梁宇却是个随和的人,极为尊重他,这让胡宗南是如沐春风。校长命令他为梁宇的副手,这个他是一点意见也没有,他本是好斗之徒,但自抗战以来,他只打了几场败仗,就给校长调动西北对付,还没一点发挥的空间。这次可是到了抗战第一线,而且是要和日军进行大决战。他的雄心又起了,他本不是一个甘于后人的人。能和传说中的战神并肩作战,他是脸上有光啊。对于梁宇他可没有丝毫去和他竞争的意思,人家的战功摆在那里,谁也无法抹杀的。他的战绩比起人家来,简直就是连替人家挽鞋的资格都没有。能做他的副手,他绝对没半点意见。只是想不到这战神居然会是那么的黑,整一个黑炭头嘛,而且随和得有点不像话。

两人是相谈甚欢,几杯之后,很快就称兄道弟了,完全消除了隔阂。宴后,梁宇是马不停蹄地扯了他单独商量军国大事。当梁宇告诉他自己要率部征北,打到鬼子的身后去,请他坐镇太原全面指挥西部战区的战事的时候,却是吓了他一跳,连忙道:“梁兄弟,您可是军中主帅,岂能轻易离开?要去就等我去。”

梁宇苦笑道:“寿山兄,我虽为主帅,但你可是知道我的出身的,不错,我是打游击的好手,但这大兵团作战,就有点赶鸭子上架罗,绝对比寿山兄您相差甚远。这次日军大举来犯,正面作战恐怕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唯有出奇至胜,我方才能有一线生机。偷偷摸摸的事,正是小弟所长啊。我如果坐在这里,那可是以已之短去碰人家所长啊,根本难以取得胜利。寿山兄,咱们现在是坐在同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皆损,我是思来想去,唯有从后面去搞他们,牵扯住那些关东军的脚步,我方才能有那么一点机会。”

梁宇所说胡宗南也是认可,但他心里却没有任何信心,这次的对手太强大了,六十几万的日军啊,从以前的经验来看,他曾十搏一去对付一个日军师团也感觉很困难,现在倒好,几乎是以一敌二去对付日本人的精锐,十比一也没打赢,何况现在人家的兵力还比自己这方多得多?他虽然好战,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现在他心里的一点雄心壮志,完全是靠梁宇这块金字招牌撑起来的。不料人家居然要拍拍屁股,你叫他的三十几万人马怎么去对抗六十多万日本人的精锐进攻呢?他是急得满脑门子汗,跳了起来。他对付日本人,从来是以多打少,而且从来就是给打得一败涂地,几时有过以弱搏强,以少打多啊?这不要命吗?他是有雄心,但还没雄到那个地步。

梁宇也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寿山兄,您别急,来,我们先合计合计。”说着扯了他来到大地图前,把自己的想法和他说了,这样打那样打……渐渐的胡宗南的眼光亮了起来,连连点头啊,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些日军还真是容易对付啊。如果这战神真的能绕到后面捅他们的刀子,那么他这边只管挺刺刀劁个过瘾啊。真的有可能会一战天下名的……他的心动了。

对于山西的战事来说,梁宇是指着地图,一路往后退缩,交待道:“寿山兄,我是游击出身,不怕您笑话,还真的没跟小日本面对面的硬干过多少次,打的仗是不少,但却都是用巧施诈,尽量避免和日本人在硬拚,这经验是打出来了。总之就是一句话,敌强则我扰之,敌弱则我围之,你得记住这一点。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尽量要避免和日本人打阵地战,绝对不要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且要尽量给小日本多点地盘,分薄他们的力量。死守一地,是咱们的通病,俗话说得好嘛,人失地存,人地皆失,人存地失,人地皆存呀。你指挥这场战役,绝对要尽量避免和日本人打阵地战,当然在火力强于对手的时候也不防狠狠地打击他们一下……”他举了好几个自己的战例,那是让胡宗南大开了眼界,而且心驰神往,心中暗叹:这战神就是战神,果然非同小可。

在梁宇的又说又教下,胡宗南的信心立即倍增,对着眼前的数十万日本人也就没那么心怯了。梁宇跟他设计的作战方案是弃城守险,依次阻敌,山西的纵深很大,而且多山地。只要加大骚扰程度,日军的进军速度必然快不起来。只要他能阻击二至三个月的时间,梁宇那边必然能凑效,到时日军必然是首尾不能兼顾,陷入进退维谷的泥淖之中,到时西部军再全面反击。只要这一战能消灭日军主力,抗日形势必然会逆转。

胡宗南是很兴奋,越想越感觉这仗还是有得打,当下便是立正敬礼,接受了梁宇的安排。不过他还是有点犹豫,说道:“梁宇老弟,这事是不是要通报给总裁……”梁宇摇摇头道:“我这次北上,必须极度保密,除了我的随行人员外,军中只能让你一个人知道,我已找好了一个替身安排要你身边。寿山兄,这次能不能成功,关键就看你的保密程度如何了。日本人最怕我偷袭他们,我在军中他们必然不敢放胆进攻,只能小心谨慎地前进。这样就能最大限度地拖慢他们的脚步。如果没保住秘密,想来他们会用最快的速度打到我军的面前。”

胡宗南点头称是,这战神威名确实是非同小可,日本人已吃尽了亏,还真不敢乱来。现在他们的进军速度真是如龟爬一般,没有三两个师团凑在一块,宁愿等都不愿往前一步,真的给战神打怕了。如果是这样,山西那么大,守上三两个月真的还是有把握的,他的心情更是开朗了。当然要是没能守住秘密,自己的处境可能会很糟糕,日本人是不会在乎胡宗南是什么人的,有可能还会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随后两日,梁宇是带着胡宗南熟悉军中情况,一点也没藏私,这让胡宗南又大大感动了一回,同时心里暗自惭愧,他可没这个气度,在他的军中他其实对那些副手还是很提防的,唯恐他们夺了自己的权,抢了自己的风头,哪像这战神?真的是差距啊。

梁宇把暗中准备的替身也交给了胡宗南,这个替身可是从万军之中选出来的,名叫陈二凡,是个普通战士。熟悉狡狡黠之道的梅津美治郎可是让他准备好一个替身的,无他,百万日军最怕的就是梁宇,如果知道了梁宇不在,他们的胆气会突然间暴涨十倍,到时估计什么胡宗南胡宗北都抵挡不住。这人外貌是有七八分相像,就是气质稍差一点,不过只要少出门,相信没人会认出来的。

梁宇这次出征,计划是带上独立旅和警备团和日奸三十六集团军,总共三万人,对他的直属部队来说,并没伤筋动骨。当然为了防备万一,他和胡宗南商量后,把九十六军调到了北部山区,阻击西进日军,三十八军也摆在了太行山侧尽量延缓日军的脚步。

至于南面,梁宇是主张放他们进来打,同时做好坚壁清野的工作,那里没多少人烟,华北方面军的鬼子就是打进来想必也会越走越心虚的,到时再趁机消灭他们一部,或者是断其粮道,相信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他们是吓破过胆的。

当然梁宇打击日军的小动作还有很多,他是毫无保留地教给了胡宗南,这些战略战术又让胡宗南是目瞪口呆的,惊叹之余,信心更是成倍的增长。他现在是几乎急不可奈地想和日本人开战了。

三天后又一架大型运输机降落在了太原机场,然后从机上下了一大串的人,梁宇是矗立在寒风中,身形有点颤抖。好久不见了,真的很想念。

打头的是个白面书生模样的人,身披中将军衔,白晰的脸上带着一点苍桑。正是一年多不见,他的独立团的参谋长柳鸣。他的情敌他的兄弟!

他身后却是一个冷酷的汉子,少将军衔。很熟悉,正是他的悍将方三,他的老兄弟。

他后面一个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一个壮汉,虎头虎脑,上校军衔。他的第一个“粉丝”,他的好兄弟张山虎。

然后是一个看起来比他还有黑人,真是小黑啊!挺好的,他现在可是一个中校了。

接下来飞机上还下来了他熟悉的面孔:郑礼、鲍长义、卢查……

梁宇眼泛泪光,鼻子酸酸的,有一首歌瞬间弹了出来:嘿,兄弟,好久不见……

寒风嗖嗖,挡不住心头的温暖。一众铁血将士,列队静静地矗立在冷风中,一脸热泪的柳鸣突然间低呼一声:“敬礼。”十余人齐刷刷地举起了手,庄严地向他们的老长官致敬。梁宇强忍住眼泪,也举起了手,敬了一个最庄严的军礼。

足足有三分钟,梁宇放下手,急步来到了他们的队列面前。和他们一一拥抱。现在的山虎和小黑似乎成熟了很多,他们已能压抑住冲动过来又笑又闹了,而是泪流满面地静静地呆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尽管那激动的神情能从他们起伏的胸膛看得出来。

这一夜梁宇是多年第一次喝醉了,那么多好兄弟归来,这不能不让他激动万分。这次到来的有柳鸣、郑礼、鲍长义、方三、山虎、小黑、卢查、萧剑八个老兄弟,原本在大龙山跟随梁宇征战,并顺利到达武汉的几个老兄弟中,周青峰受伤至残,已不能来了。闻忠、蒙当、熊记、张闻风却在征战中光荣牺牲了。可以说这八个老兄弟是大龙山仅剩的八位兄弟。给老蒋一股脑儿地调过来了。

这一年多,他们也很不容易。柳鸣是很有能力,指挥一个独立旅在长沙和日军进行了殊死的搏斗,血战连场,战功不小,但损失也很大,蒙当熊记就是在这一役中为国捐躯了。后来他的独立旅给老蒋升格为独立师,但在三个月前他和日军的华南方面军在江西血战三场之后,终于因为寡不敌众,几乎全军覆灭,周青峰受了重伤,闻忠在日机的轰炸中不幸牺牲,张闻风也因为鬼了的偷袭遇难。余部退到湖北境内休整,老蒋突然间便是让他们赶到这里,跟从他们的老长官梁宇征战,这真是悲喜交加啊。没有人犹豫,他们都选择了冒险登机来到了太原,他们真的很想念这位老长官……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