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别推荐:最强兵王   梦幻抗日   佣兵的战争   红色脊梁   光荣使命1937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梦幻抗日>>梦幻抗日目录>>三四二、山西形势

三四二、山西形势

 作者:紫狼

蒋总裁收到了梁宇的电报,几乎兴奋得都要唱歌了,这时全国的抗日形势是一片大好啊,现在山西又彻底收复了。[文字#飞翔]随着日军内战,日军的华北方面军损兵折将,他们的主力几乎都撤到了黄河两岸,已没多少进攻的能力,只能作战略防守。湖北和湖南两省在的猛烈攻击下,所有失地都光复了,蒋总裁立即下令把首都迁回武汉。躲在重庆这山角里实在是不像话,绝对没法再忍受了。

现在的抗战形势很微妙,长江南北形势依然严峻,日军虽然退出了湖北湖南,但依然牢牢占据了江苏、浙江等省。蒋总裁集中重兵想一鼓作气地把南方几个重要省市拿下来,但这回却轮到他损兵折将了。进攻不利,日本人并没有趁机进攻,他们都采取了守势,老虎不出洞啊。不用说他们肯定是在调兵遣将,集中去对付山西的梁宇了。隐瞒了那么久,梁宇未死的消息,日本人应该是知道了。

蒋总裁回到武汉,立即召集一众幕僚商量,便是决定成立西部战区,任命梁宇上将为西部战区司令,胡宗南为副司令。把山西、陕西两省的兵力都划入了他们的战区中,立即调集大部队从陕西入晋,物资也是源源不断地运过黄河,山西形势很紧张,可以说是到了中日决战的时刻了。

与此同时,蒋总裁还命令广播、杂志和报纸各媒体大张旗鼓地报道梁宇上将的丰功伟绩。这当然很有效果,中国战神梁宇居然没死,养好伤后终于复出,而且几乎很快把日军最精锐的关东军折腾光了。全民齐振奋,暴发出的战斗力更是强大,他们在奋力死战,用血肉之躯收复着国土。抗日形势是一片大好,这榜样的力量真是无穷啊。

山西的战事已至尾声了,到了1940年元旦,山西彻底成了梁宇的后方基地。日军第138师团在原第8师团和原第130师团以及三十六集团军177师的夹击下彻底覆灭了,没一个能走出山西,五千多人投降。盘踞山西北部的日军第四混成旅团见势不妙,不战而退,逃进了蒙古大草原。很快整个山西再无一支日军部队存在了,当然也有很多日本兵,不过那是三十六集团军麾下的那几支日奸部队。

梁宇已到了太原,现在他的部队是兵强马壮了。随着梅津的归降,陕西和山西段的黄河渡口便是畅通无阻了,梁宇立即命令赵寿山把韩城交给西安方面的胡宗南的部队接管,让他率部大举过江。

赵寿山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也是心急啊,前面的兄弟立的功是越来越多,他却只能呆在韩城钓鱼,实在是闲得慌啊。这段时间他也准备了足够的船只,一接到梁宇的命令,他立即举军过河,至于韩城,他只派人去通知二百多里外的第一军的部队,让他们迅速过来接管。

他可等不及了,粮食是运了过去,这段时间陕西粮食大丰收,按司令的要求,他是堆积了很多,只等运了。他是心急,但东西真的不少,粮食、装备、人员太多,又不能明目张胆,还得防止鬼子的飞机呀。

现在他的三十八军,可以说是足编的。梁宇在山西打仗,蒋总裁没办法帮他,但对三十六集团军的直属部队三十八军他是关照有加,立即补充分了大量兵员军官过来,以前一师一旅的乙种军,现在又多补充了二个师番号178师和179师,直接升级为甲种军了。连带96军补充的人员也到了位,多添了两个整编师181师和182师。47军也是一样的待遇多增加了两个整编师183和184师。人员已超过了六万人。而且装备全部是甲级装备。现在他们这三个杂牌军已一跃成为民国革命军中最精锐的军团之三了。看得出总裁对梁宇上将的厚爱绝对不是一般的。

人多物资多,运送工作足足运了十天左右才把它们全部运到对岸。还好这段时间鬼子的飞机居然没一架飞过来,也不知是不是他们没空。

梁宇是用电报指挥着部队往各方集结。现在他的直属部队已达到了十万人以上,名义下的部队更多,不过他们都在名义上的副手胡宗南的麾下。那胡宗南已和他通了电报,他正组织他的兵团正抢运到山西参战。对于这个只对老蒋忠心耿耿的胡宗南他不知底,能不能指挥得动,他也没把握。毕竟历史上这家伙可是有名的刺头,除了老蒋谁都不鸟。

现在他的直属部队人是多了,对于他这个杀手和类似游击队出身的人来说,指挥大部队就明显缺乏调配能力,运作起来还真的有点困难。不过身边有他的梅津岳父,这家伙可是当过关东军总司令的,那可是百万大军哟,指挥起来那是经验真的很丰富,有他在旁边指点,得益不少。

现在他这岳父已给老蒋任命为三十六集团军的上将司令,前田利为上将为副司令,下辖130军,军长为大仓正太中将和131军,军长安田贵史中将,以及132军军长为前田利为中将兼任。

为了避免矛盾,梁宇还是让投降的日军单独成军,独立开来,方便管理。当然待遇跟正宗的是同等的,完全没有歧视,这个他的三个岳父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干得还挺欢的。尤其是梅津岳父现在对他这个女婿还是很爱护的,按照他的请求基本上都是呆在了梁宇的司令部,帮着他指挥部队。

那管原现在成为了战区的参谋长,军衔也晋升为中将,现在干劲老大,忙得团团转。这家伙还是很有谋略的,逐渐地得到了下面的认可,几乎都没人记得起他是日本人了。反而对他有了敬畏之心,这家伙太认真很严谨,比起那自由散漫的没事时喜欢偷懒的司令来说,这人还真的最不好对付。

由于中日混杂的军队,军纪问题是个很麻烦的事,梁宇把这个交给了管原去处理,一切问题便是刃而解。这家伙是很冷血,对纪律执行得极为严格,待他枪毙了违纪的五个和十五个日本兵之后,部队的作风就立马好转了。

当然梁宇是很配合他的工作的,要处罚谁,任谁求情都没用,该枪毙的他立即批准。一支铁血的部队没有铁的纪律绝对是不行的。这个梁宇是很清楚的,治军他可能真的不在行,他一路只带着小部队在游荡,一向是靠他要人超过威信治军的。小部队可以,大部队难免会玩不转,这管原倒是很好地弥补了他这方面的缺陷。

部队陆续到位了,但还需要磨合和训练,老蒋拔给他的兵员素质都不错,但这些还没达到他的要求,必须再训练打磨。反正现在关东军和华北方面军也在舔着伤口度日,没敢过来进攻。梁宇也乐得清静,双方是逞对恃状态。

梁宇的复出让日军大本营阵脚大乱,天皇是接连失禁,他是声嘶力竭地大骂骗子骗子,你们都是八嘎的骗子……也不知是在骂东条英机还是军部的某些人。到了最后他更是故技重演,闹着要把皇位传给坂垣征四郎做去,他是不要干这整天要失禁的天皇了,除非一个月后你们要把真正的梁宇尸体送到他的面前,让他参观,否则他就不干了,你们谁爱干谁干去。

军部是很头痛,天皇发了烂渣,万一他真的不顾一切要挂冠,国民肯定不会答应。不好办啊。天皇那边没办法罗,那只好去弄梁宇的头了。这容易吗?以前他孤身一人都弄不到他的头,好不容易弄了一个过来,还是a货,够郁闷的呀。他没有兵都弄不到他,何况现在人家是兵强马壮?他的头更是不好弄了,怎么办?

还是平沼首相有办法,好说歹说把这个期限延长了,天皇退到三个月的时候就是冒着再次失禁的危险也不肯退缩了,还放出了狠话:三个月,见不到梁宇的尸体就由你平沼或者坂垣来干这天皇……一句话,不管你做不做,反正他就不做了。

没办法了,那就集中全力去搞人家的头呗。苏联现在是防着德国,那些苏联大兵都跑到他们欧洲那一侧去了,远东的兵力很零星,谅他们都不可能攻过来。那满洲就别守了,都让给那些清朝的皇家卫队去守吧,大日本帝国只留些皇代表就行了,谅他们也不敢造反。全部关东军的战斗部队都南下作战去吧。

至于华北方面军也别闲着,皇协军不是有上百万吗?尽量交给他们去承担多一点任务,这些人管理他们国内的人还是蛮有经验的,当然不能带他们去围剿恶魔,那梁恶魔有魔法呀,总能把直的弄弯,弯的拗直,别给人倒打一耙,得不偿失啊。打恶仗还得靠那些帝国勇士,尽管现在的帝国勇士已没那么保险了,已出现了相当多的日奸了。你看那些什么梅津啊,前田啊,打起自己人来就跟那些皇协军一个德性。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勇士还是比那些伪军还是要好很多的。

恶魔不解决,中国就难以征服,这是两位司令官的共识,冈村宁次大将和西尾寿造大将是下定了决心,两军一定要精诚合作,全心协力让恶魔彻底死啦死啦的。华北方面军的主力都往山西方向集结,关东军也是举师南下,两军集中了三十个师团的兵力,已超过了六十万人,这一仗可谓是毕其功于一役,绝对是不成功便成仁,能消灭恶魔那就算是大功告成,如果失败,侵华日军将难以翻身。

鉴于那恶魔的手段,冈村宁次和多田骏要求这次进军各部必须压缩得很紧,进军途中各师团之间几乎必须做到零距离,绝对不能留有空隙。他们是告诫手下:哪怕一点点,那恶魔肯定会趁机搞事,这个帝队已吃亏吃多了,而且一直没能解决好这个难题,那恶魔的单兵作战能力实在是太强了,总会给他逮着机会,采用这种战略还是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

但调集大部队需要时间,时间可不等人,天皇可是只给了三个月的时间啊。当然他们可没怎么在意。天皇虽说是三个月啧,过不了三天他可能就忘记了他自己的誓言罗,只当他的话是放屁就是了,总之半年内能解决掉这恶魔,帝国就还有希望,而且是大大的。

冈村宁次大将和多田骏中将那是打定了主意,宁可慢慢来,也不能快快的。当然留守河南的部队不多了,他们也不急,倒是希望他们打过来,尽量把他们的兵力分散开,到时就更好对付了。可惜的是等了一个月也不见他们冲过来,没办法了,只能围过去了。

飞机已集中了三百多架,时不时飞过去炸上一两轮,打乱人家的部署,从空中侦察来看,那恶魔的部队几乎都不驻扎在大城市里,而是以当地的山区为基地,防空做得很好,帝国的飞机是浪费了不少炸弹,而且他们还有不少的高射炮,时不时给你来一下,几天功夫,十三架帝国战机便是机毁人亡了。好像是得不偿失。没办法,只能减少批次,骚扰性的轰炸还是有必要的。

梁宇现在是指天揖地在痛骂着鬼子的飞机,,欺负老子没空军啊!给人被动地轰来炸去,部队损失很小,但平民百姓却是出现了很大的伤亡,到处救险的场面,让他气愤难当。

当地的百姓似乎没有丝毫重归怀抱的喜悦,反而在遭了点灾之后,就在怨天怨地,还怨着这支给他们添乱的部队:他们本来活得好好的,日本人虽然残忍,但只要不反抗,给他们吃给他们喝,就会没事,就是你们来了俺才挨了炸,什么战神部队?狗屁呀……到处是冷眼啊。

梁宇对这些麻木的,做惯了顺民的不是汉奸的汉奸还是很头痛的,打又不是杀,更不可能,但他们的那副鸟样又实足是让人恶心,现在他才真正地感觉到他是进不了的,他没这个耐心,没时间去教育他们,没精力去告诉他们要爱这个国家,为了国家,个人这一点损失是要忍受的。

现在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几十年后日本人还是看不起中国人,实在是汉奸和准汉奸以及顺民们太多太多了,多得就连自己也看不过眼了。心里是很难过,但也不能不接受现实。所谓打天下易,守天下难,他是有了深刻体会了。

对这些人不能打不能杀,简单的思想工作又不能让他们明白大道理,反而让他们更加抵触,心里就是认为:就是因为你们来了,他们才会这样……当看见了越来越多的怨毒目光之后,梁宇只能深深的敬佩我党了,思想工作方法绝对有一套,连这些鸟人也能教育过来,不容易啊。难怪说只有才能救中国,别党别派真的不行,现在国民奴性实在是太深入骨髓了。他是没办法了,即使他能把日本人赶走,但也没法子去教育这些鸟人。

他甚至动了这样的心思:是不是请晋西北的贺龙元帅过来协助管理?这第十八集团军现在名义上是自己的部下,完全可以调动。但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主意,这样做他肯定会得罪老蒋,后果可能很严重,毕竟现在他的装备兵员还得靠老蒋提供,断了这条路子,自己的日子会过得更艰难。算了吧,相安无事就行了。

初时他还尽量压住部队不准和百姓发生冲突,要求一定要和谐。但就有些所谓的人民百姓有好几个就是三分颜色就上大红,越后退他们就越得意,动手动脚的,给脸还不要脸。

梁宇终于怒了,围稳维稳越维越不稳,对这些一小撮刁民真的不能客气,他立即下令把那些带头闹事的全部抓起来,很有效果,环境立即就清静了。但梁宇心淡的是,这样做是可以保持一定时间的安宁,但这鱼水之情有可能就会失去。一个刁民可以鼓惑很大一部分的人呀。但他实在是没办法,日军已磨刀霍霍,备战工作不能受影响,他又没有多余的政工人员去做安抚工作。让他心里有点宽尉的是,中国的百姓大部份都是好的,中国还有希望。

山西的形势是剑拔驽张,大战一触即发。让梁宇纳闷的却是,历史上在1939年9月1日由德国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却到如今也没有爆发,德国人居然还是一副老实模样。按说在受了自己教唆之下,他们在搞美国,应该也差不多了,美国现在恐怕没了参战的能力。为什么他们还没动手呢?

他和梅津、管原等探讨了下形势,梅津等是认为:现在苏联和日本暗中交好,所以可以把重兵全部调到了欧洲境内,兵力恐怕已达上千万。德国虽然有野心,但也不能不顾及苏联。德国想对外扩张,必须得看那苏联的脸色,所以梁宇的担心的德国发难肯定会发生,但起码得一两年后,等德国准备充分了,他们才会动手……

梁宇这才恍然,原来还真的是因为自己的到来改变了世界,苏联和日本暗中勾结,结果苏联能用全部精力去防备德国,德国也只能隐忍不发。日本的结局他知道,随着自己的到来,日本不会比历史结局好反而会是更惨更惨。但中国的头号苦主苏联,实实际际占了中国大便宜的苏联却是有可能逍遥法外,他们在战前战后可是霸占了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国土啊。而且中国人只能是打掉牙齿连血咽,叫都不让叫一声。反而对着那小小的寸土也要争。没法子,这老毛子一直还是很强大,就是解体之后,他们的军力也不是中国所能比拟的。

就这样放过这老毛子?不行。老子辛辛苦苦来此一趟,不能白来。好歹也得把那些失去的土地抢回来是吧?至于中国以后由谁做主,那是另外一回事,总之老祖宗留下的土地就得交回咱们汉人来打理。抢回国土要紧,这些内战,老子就不参与了。

要打苏联看来还得靠这些日本人。毕竟老蒋的政府和苏联表面上还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苏联更是的宗主国,主席虽然是一代伟人,但也不可能对这些所谓的宗主动手,要抢回失土,真得靠自己。他苦思了几天,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根据那老毛子那极度贪婪的德性,这计谋似乎可行。

他立即和梅津美冶郎和管原商量,他是向他们分析了一番,表明了自己不想再参与国共两党的内战,他想去开避自己的疆土的决心。

这个管原早就知道,但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的梅津美治郎却一点也没露出惊讶的表情,居然对他的必然取得最后胜利的奇思妙想一点也没反对,反而点头赞成。对于梁宇想开僻自己的国土也是大力支持。他只是担心苏联的实力太强大,打他们不过。

梁宇立即和他分析了苏德的关系:只要苏联有异动,德国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尽管他们好像签有什么互不侵犯的条约。但这个世界所谓的合同、所谓的条约都是作不得准的,日本不是和中国签了很多类似的条约吗?只要对自己有利,分分钟就可以撕毁的。德国在欧洲没多少对手,最大的敌人恐怕就得数这个苏联了,只要有那么一点机会,他们肯定会举起他们的屠刀。到时苏联两线作战,很容易崩溃,那时他们可是有很大的机会。

两人对着地图用铅笔画来画去,狠狠地思索了一番,然后扔下铅笔,都是哟西了一声。梅津上将眯起眼道:“梁宇,中国有句古话,叫富贵从险中求。苏联的装备是胜过日本,但他们的作战能力并不比日本强,以你的能力,加上德国的帮助,这一仗完全可以打。”管原更是兴奋,能和世界数一数二的强国打上一场,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实在是难得的机会,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呢?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