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别推荐:最强兵王   梦幻抗日   光荣使命1937   佣兵的战争   大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梦幻抗日>>梦幻抗日目录>>三四一、三个岳父

三四一、三个岳父

 作者:紫狼
三四一、三个岳父

解决了第8师团,根据山西的形势,前田利为和管原建议首先应攻占太原,太原周围尚有约一个联队左右的小股日军,是属于关东军第四混成旅团的人马,很容易对付。东条英机在太原坐镇的时候,因为担心守卫部队不够,便把他们从山西北部调了一个联队过来协助防守,一直就没离开。现在关东军的第138师团正在往太原方向撤退,不过他们受到了沿途的八路军的攻击骚扰,撤退的速度并不太快。

两人的意思就是要趁138师团未到达之前先攻占太原,然后再回头去吃掉138师团。这样整个山西就剩余北部的第四混成旅团以及南部梅津师团两股日军了,山西将基本上落入三十六集团军手里。梁宇是很认可这个作战方案,立即批准了。

前田利为中将刚刚归降,自然很想表现一番,拿下太原的任务便是交给了他。梁宇又命李硕儒率部北上,协助他们围攻138师团。现在太岳山上的八路军活动频繁,为了不引起误会,梁宇是命令谢高堂率一个连先行开路,和山里的八路军联系,免得引起他们误会,对着前田师团又打枪又放炮那就麻烦了。

罗光源的独立旅则坐镇临汾接应各方。管原留在了这里,负责调配,这个家伙打现场不行,但理论还是很有的,真的很需要这种人才。进攻河南、河北的李兴中、李家钰部现在已退回了山西境内,这次出击战果大损失小,所夺的日军物资难以胜数,算是全胜而回了。河南的日军因为损失太大,就是有了援兵却也不敢攻过来,善后问题不是一时间能完成的。

现在山西南部基本已平定,就差那态度不明的梅津岳父了,必须解决。梁宇安排好后,立即率了项尽山的警备团往运城方向赶去。现在他的另一个岳父安田贵史已“败退”到了那个地方。现在的安田旅团是越来越纯粹了,有异心的或者心意不坚定的都给清除掉了,很让人放心。有了他这个安田岳父的接应,他的兵虽少,却也用不着怕那梅津会有异动。

现在已进入了十二月份,北风那是呼呼的吹,雪花也开始飘了。已到了寒冬季节。一千多人是清一色的快马直冲向运城。到了城外,早接到消息的安田贵史派了他的儿子安田直人亲自在郊外迎接。安田直人告诉梁宇,那梅津美治郎现在也正往运城赶,估计一个多时辰便会到了,他的父亲安田少将已去了西门外等候了,听说那梅津中将是急着过来和安田贵史商量事情,他派的联系官已经在城里了,是个女的,叫什么云子,姓什么就不知道了……

梁宇是没什么反应,安田美惠听了却是脸现喜色,悄悄地在梁宇耳边道:“老公,云子姐姐?是不是你的那个老婆啊。太好了……”梁宇捏了她一把,低声道:“你想偷懒呀。”安田美惠朝他吐了下舌头道:“她也是你老婆,你也得去干她,不能老干我……不公平的,嘻嘻……”看来她的罢工思潮还是没有消退。

既然梅津要来,倒是省了自己一番脚程,那就去城里等他吧。梁宇叫项尽山在部队找地方驻扎下来,他自己和美惠以及丁大山和丁大中则混在安田直人的队伍中进了城里。安田少将还在西城门外等着梅津中将,安田美惠就是很热情做着拉皮条的生意,进了安田的临时将军府,她亲自去了不远处的公馆去邀请她那个姐姐。这个梁宇有点口疏,把南造云子的事都透露给她了。

不久,安田美惠就带着一个披着一身黑色披风的女军人进了自己的闺房,不过她很快就是退了出去,还把房门掩上了。一关上门,她就松了口气,脸有笑意,这段时间真的是辛苦了,现在总算有人做替工,她也可以休息一会罗,这个老公实在是太过威猛了,有点吃不消罗。

果然刚刚出门不久,里面便传来了很大的动静,似乎有人在拆着床,还能听到云子姐姐那惨叫声,她倒是不担心云子姐姐会给弄断,看起来她比自己还要结实,只是担心自己那威猛无比的老公会不会把床板都弄断了。……

外面是北风在呼雪花在飘,室内却是温暖如春,激情过后,梁宇和南造云子互诉着衷肠。对于梅津美治郎的态度,梁宇是知道了。这个家伙果然有点顽冥不化,前段时间冈村宁次老致电给他和他诉旧套闪情,还说会给他洗刷冤曲,这让那个老家伙是很感动很激动。现在的梅津美治郎似乎又有点蠢蠢欲动了,他这次前来运城就是想和那安田旅团合兵一处,壮大势力。而云子暗通梁宇的行动,他似乎也有点知觉,这段时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在回避着她。这次前来运城,还是云子主动要求过来联络的,她是知道安田旅团是向着梁宇的,想不到的这个安田竟然也是梁宇的岳父。

梁宇感觉很头痛,真的不知怎么处理这个梅津美治郎?看来最好的办法便是把他软禁起来。不过这次梅津也是率了一个精锐联队过来,估计又得大打一场。这个似乎不是个好办法。云子是建议梁宇和那梅津谈谈,要是能谈妥那是最好,如果谈不妥那只能硬来了。

不久前院传来了很大的动静,应该是那梅津美治郎到了。一会儿,门悄悄的给推开了,美惠闪了进来,低声道:“老公,你的另一个岳父到啦。嘻嘻……姐姐,你别介意。”她朝缩在被子里的云子点头微笑。

南造云子有点尴尬,笑笑道:“美惠妹妹,你长得真是漂亮,你老公能娶到你,可是他的福份。中国话来说,就是三生有幸。”嘴里说着,手却伸过去朝着梁宇的某个部位重重捏了一下,梁宇惊呼一声。美惠问道:“老公,你怎么啦?”梁宇苦笑道:“没什么,给虫子叮了一口。”美惠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那被子里的事,她笑道:“云子姐姐,老公真的太坏了,有你在就好了,省得她老欺负我。”南造云子微笑道:“妹妹,别急,以后我们再找他报仇,现在我们得办正事了。”

梁宇穿好衣服,他叫云子先别露面,他和美惠走出门外,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个花园的拱门前,里面是一座大房子,很别致。这里本是一个大富豪的家,规模还真不小。拱门前两边各有三个日本兵在守卫,一边是安田的,一边是梅津那边的。安田旅团的人个个都认识安田小姐,见她到了立即敬礼。那梅津的警卫问明身份,也不敢阻拦,任由他们两个进去。里面的房子倒没有了守卫,房门是紧闭的,开门太冷了。安田少将正在里面和梅津美治郎喝着酒坐谈,在座还有一个竟然是大仓正太少将。

俏女婿总要见丑岳父的嘛,梁宇可不想再等待,夜长梦必多,还是速战速决的好。他视意美惠守在门口,他径自推门进去,眼一扫,就三个,在打火锅,热气腾腾。几个老家伙容易对付,他很放心地把门掩上了。

安田贵史是眼睛一亮,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爱的那种态度。梅津美治郎瞪大了眼睛,不过却尽是惊讶的表情,这人他可是认识。那大仓正太却是在若有所思,这人好像是哪里见过?

三人六眼齐刷刷地刷了过来,梁宇真的很尴尬,这才省起,这个太仓老鬼子好像也是他的岳父哟,不过是干的,纪子好像认了他做义父。天啊,搞什么搞嘛?弄了那么多老鬼子做岳父?还让人活不?头皮都在发麻啊。

安田少将站了起来,笑着就要替两人介绍:这个的是我的女婿……他可不怕露馅,这个女婿虽然是中国人,但日本活就很滑溜,比有点乡下音的太仓少将恐怕还要正宗,那可是标准的京都口音,日本的国语哟。但他还没开口,那梅津中将却站了起来,有点激动地问道:“木村拓哉?你的怎么的在这里?你的不是在延安吗?”

这个老鬼子岳父记性还真好,居然还记得那木村拓哉,难得呀,一点也不老糊涂。他这次是来劝人或者关人的,用不着再去遮遮掩掩,劝得听就好,说不通那就崩客气罗。他嗯哼了一声微笑着道:“在那边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过去了一趟,还真是幸运,真希已是我的妻子了。”

梅津美治郎脸上一黑,女儿回来后,却是不肯说到底在那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过。而且那木村拓哉还没跟着回来,从种种迹象表明女儿似乎跟这个黑黑的木村拓哉很有关。这个不过是个小小的大头兵,女儿要是跟他乱来,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现在从他口里证实,果然是有路的。他很生气,刚要发作,谁知那安田少将却是抢先道:“哎哟,我说女婿,这是怎么回事?”梁宇还没回答,那太仓少将却是愕然地嘀咕了一句:“什么的干活,乱七八糟的……”

梁宇干脆就明言:“大仓岳父,纪子也是我的妻子。”这回轮到大仓少将瞪大眼珠子了。现在那六道眼光是放粗了好几倍,有凶狠的,有迷茫的,有不解的。安田少将忍不住了,叹道:“我说……你怎么娶了那么多日本人的妻子捏。”梁宇苦笑道:“缘份那,三位岳父,可不可以坐下来谈谈,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安田少将早就知道这家伙老婆多,幸好他的名气够大,女儿又喜欢,从女儿传来的消息看,这女婿对女儿绝对是爱护有加,好得不得了,作为父亲他也是老怀欣慰的,只是想不到一不小心竟然和这原关东军的司令梅津以及梅津手下的头号大将大仓做了亲戚。这样也好,他的几个日本老婆可以联合起来对付他的中国老婆哟。气氛有点紧张,他连忙打着圆场说道:“将军,大仓君,大家都是亲戚,别这样,来,坐坐,有话慢慢说,咱们罚他几杯就是了。”

梅津中将没理他,脸却是更黑了,他声颜厉下喝道:“你和真希是什么回事?你的给我说清楚。嗯,你的真是木村拓哉?”梁宇道:“我跟真希的事,涉及个人,不能说出来。不过真希我是一定要娶的。梅津岳父,把真希交给我,你可以放心,我会对她好的。至于我,当然不是木村拓哉啦。大家是自己人,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好吗?”

梅津瞪眼,大仓却是想去抽刀,梁宇道:“大仓岳父,纪子可有了我的小孩,你不会想劈了我吧?”大仓正太少将哼了一声,还是松开了手,坐了下来。但那梅津似乎依然不肯罢休,安田在猛劝,却也劝不了他坐下来。安田少将无奈地道:“梁宇君,你的太风流了,我的也没办法了,你自己去解释吧。”

此言一出,只惊得大仓正太又蹦了起来,刀把又握紧了。梁宇道:“梅津岳父,大仓岳父、安田岳父,我是真心喜欢真希、纪子和美惠的,请相信我,我梁宇发誓一定会爱护她们,请你们放心。”

梅津中将回过神来,冷冷地道:“你的梁宇?中国的恶魔?”梁宇道:“我是梁宇,但不是恶魔。很正常的人耶。”大仓少将惊讶地道:“你……你不是死了吗?”梁宇笑道:“大仓岳父,我可是你们日本人心中的恶魔,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梅津岳父,我可是从你们的伤兵营中直接拔到你的部队中的,就这样我才认识了真希。”

确信这个黑汉子就是那中国恶魔之后,梅津中将反而平静下来,他缓缓地坐了下来,问道:“那么说,这段时间的仗可都是你领人打的?”梁宇道:“不错,我现在可是中国的三十六集团军的司令。”梅津中将缓缓地道:“明白了,于此说来,那云子也和你……”梁宇点点头,很老实地道:“是。”

梅津中将看了安田少将一眼,又缓缓地道:“那么安田君也早和你勾结在一起了?”事情已挑明了,安田贵史也就退后一步,站在了梁宇身边,表明了态度。梅津中将缓缓地道:“那么说,我和大仓君是活不出这个门了?”

梁宇摇摇头道:“梅津岳父,你是真希的父亲,也是云子的姨父。大仓岳父,你是纪子的义父,纪子离开时可是一再要求我好好照顾您的。我肯定不会对你们不利。如果你们还是帮着冈村宁次来对付我,我只能请你们离开军职,到一个清静的地方去养老,我梁宇保证侍奉你们到底。两位岳父,请你们相信我。”

大仓正太少将似乎有点感动,手又松开了刀把。他突然开口说道:“梁宇,我知道你对纪子也很好,她在我面前可是常常赞她丈夫是如何如何好的,想不到她的丈夫竟然会是你。梁宇啊,你可把我们害得好惨。”想到那场恶战,他心里还是有点气愤。

梁宇微笑着道:“大仓岳父,我梁宇势单力薄,只能用得小计谋。只不过你们日军内部本就矛盾重重,相信就不用我挑拔,你们迟早也会内哄的。你们都是职业军人,根本不是东条英机那些政客的对手,到时恐怕一样会死在他们手里。”

大仓正太少将低下了头,似乎是认可了梁宇的话。梅津美治郎瞪了梁宇几眼,脸色逐渐平和下来,指着对面的座位道:“你坐下。”梁宇坐了下来,梅津美治郎道:“你这次来,肯定是想对付我的部队的吧?”

梁宇也不想隐瞒,点头道:“我必须有一个发展的基地,这山西还算不错,所以……”梅津道:“那么说,第8师团你已经解决了?”梁宇点点头。梅津脸上黯然:“那前田君恐怕没逃出你的毒手吧?”这前田利为可是他的旧部,跟他交情还算可以,要是给人割了头,他还是瞒伤心的。

梁宇道:“梅津岳父,不用瞒你,前田师团长现在已是我的部下,他已率部归降了我。”梅津吃了一惊:“前田居然投降了?”梁宇道:“现在他的部队已是走投无路,他又得不到冈村宁次的任何支援,要不给消灭掉,只能走这条路了。还好他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大仓少将忍不住地道:“你可是恶魔,最恨日本人,你会真心接纳他们?”梁宇微笑着道:“人是会变的。现在真希、云子、纪子、美惠都是我的妻子,我没理由再把你们日本人杀光吧?你们可都是我的岳父,我怎么能对你们下手?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根据目前的形势,我现在是更愿意的和他们的合作,杀光杀净好像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梅津中将点点头道:“哟西,你能这样想最好了。梁宇,我问你,如果我不答应和你合作呢?”梁宇毫不犹豫地道:“我会请两位岳父退隐,然后把你们的部下不肯合作的人全部消灭。”他很干脆地明言,遮遮掩掩不是好办法。

梅津中将哟西了一声,点头道:“够狠才能做大事。梁宇,你建立你的基地是为了你们的总统还是为了你自己?”他双眼灼灼紧盯着梁宇的脸面。梁宇更干脆,说道:“为了我们的中国,也是为了我自己的生存。”

梅津中将似乎还很满意,点点头道:“那你有什么具体的计划?”梁宇道:“还没规划好,但我必须先取得山西作为基地,这里的资源很丰富,还算合适,有了立足之地,我再想办法向外发展。”梅津中将道:“这个是妥当的办法。没有基地,根本就没办法发展。你很能打,但如果没有自己的基业,你只能算作一个流寇。你能这样想,那是很好的。梁宇,我问你,你对我们这些日本人要怎么处置?”这个问题很关键,安田少将和大仓少将的耳朵也竖了起来。

梁宇想了想道:“若在我的军中,必须抛弃国别,不分彼此,我将一视同仁。只要他有才能,能打仗,我就会用他。跟三位岳父通报一声,我现在三十六集团军的参谋长就是一个日本人,而且你们都认识,他就是原关东军的副参谋长,后来是123师团的师团长石原莞尔,不过他现在改了一个中国名字,叫做管原。最近的几场大仗都是由他来策划的。嗯,不过为了他家人的安全,还请三位岳父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三人都吃了一惊,都在想这个女婿还真八嘎的大胆,把军中那么重要的位置都敢交给一个投降的日本人干,不怕他给你来一下呀,这可是要命的干活呀。梅津中将似乎是很欣赏,他点头道:“这个石原是个当参谋的好手,但领兵打仗就不是很行。这个东条英机实在是糊涂,居然敢用他做师团长。不用其长,反用其短,事实也证明了,他跟你直接对抗是彻底失败了。你能这样用他,算是很有眼光。”他的语气平和下来,明显有一种长辈对晚辈评点的那种意思。

梁宇道:“是,管原参谋长确实很帮得了手,绝对是个人才。”梅津中将道:“你有这个胸怀,我也就放心了。梁宇,你不问自娶我们的女儿,这可是不合礼法的哟。”他脸上现出一丝笑意。

见梁宇还没反应,安田贵史急得伸出手指捅了捅他,低声道:“梁宇,你的还不向你的梅津岳父陪礼道歉?”梁宇这才明白过来,他站了起来,斟了杯清酒恭敬地道:“是我的错,三位岳父,小婿自罚三杯……”小仓正太少将兴致勃勃地道:“三杯的太少,一个老婆的要罚你三杯。”梁宇道:“遵命。”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