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别推荐:最强兵王   梦幻抗日   佣兵的战争   光荣使命1937   大将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梦幻抗日>>梦幻抗日目录>>三三九、劝降

三三九、劝降

 作者:紫狼

部队已就绪,总攻时间就定在明天凌晨拂晓。//比奇屋快速更新//梁宇收拾好心情,率领一干人员开始检查各项准备工作。事关重大,不能不谨慎。

这晚没有星,望着黑压压的一片的临汾城,梁宇是充满了忐忑,这可是他自穿越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攻城战役。以往都是偷偷的摸进去,这一捅那一捅就把城捅开了,或者把里面的鬼子调出来消灭掉,然后才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但现在这一套已经不太合适了,一则里面的日军收缩得很紧,防卫很森严,根本无从下口。二来现在自己是人强马壮,没必要再去行险。再说一支部队没有经过大规模的血拚,绝对不能成为一支铁血之师。打到后面更有可能会变成一支投机之师了,打大仗的能力会丧失掉的。他是不愿看到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才下定决心,必须打这一仗!这城一定要攻!尽管部队有可能会损失很大。

身边的管原是很负责任,这检查那检查,一不满意就立即大声斥骂,比他还要紧张,还明显要专业得多。管原的手老是动来动去,可能是做师团长的时候打人打惯了,不过梁宇在旁边,他也不好造次,只能生生的忍着,动口却不动手。当然有梁宇在身边,他尽可干着狐假虎威的事,没人敢和他顶嘴,当真是威风得很。

检查到前沿,管原突然伏在战壕上,定定地用望远镜望着那城池方向,足足有好几分钟。梁宇纳闷:“这家伙搞什么?那么黑,望个鬼哟?你以为这望远镜是带红外线的吗?现在好像还没研究出来耶,望个毛啊?”

那管原望了一会,突然间站了起来,拉过梁宇,低声道:“司令,能否下令取消攻城的命令?”梁宇瞪大眼睛,愕然道:“老管,你搞什么东东?军令已下,岂能儿戏?”管原道:“我真的想试试去劝他们投降?”

梁宇咦了一声,马上来了兴趣,笑道:“我说老管,那前田老鬼子,可是鄙视过你呀,你不公报私仇了?”管原不高兴地道:“我什么时候公报私仇了?这是放屁的干活。司令,我的是这样想的,司令你既然有了大志,现在兵的是越多的越好,这前田的第8师团如果能投降,以他们的执行力,会对司令你的部队是大有帮助的。我是想试试劝降他们。”

梁宇道:“他们肯投降当然是最好了,但你不是说这支队伍有点另类,很古板很教条,没有上司的命令他们就会死战到底的吗?你有这个把握?”

管原道:“没有。但我想试试,应该有点机会。”梁宇问:“有几成?”管原道:“昨天是一点把握也没有,但经飞机轰炸过后,就有了二三成了。”梁宇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管原道:“按日军的习惯,自己的战机在攻击敌方部队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出击的。但今天他们并没有出来,证明了他们是很害怕我们的,而且他们还相当的怕死,可以判断,他们已失去帝人应有的勇气。就这一点,我就可以去试试劝劝他们。”

梁宇想了想,感觉还真是那么回事。既然有这种可能,不防就让这管原去试试,要是能兵不血刃,那是最佳结果。练兵的事,等以后再说吧,反正这样的战斗机会多得是。他没有犹豫,立即叫过作战处处长陈文杞,命令道:“陈处长,立即通知各部队,取消攻城行动,各部退后八里休息,注意警戒。”

前田利为中将也是一夜没睡,从种种迹像表明,这支凶神恶煞的部队今晚就要霸王硬上弓了,他们的攻势肯定会很猛烈,自己能不能捱得住还真是个问题。夕阳是无限好啊,有可能不能看到黄昏。

他是战战兢兢的,一直在等,一等就等到了天亮,奇怪的是人家没有打炮,没有冲锋,好像都睡叫去了。难道是他们故布疑阵,在扰自己的清梦?就是实施支那所谓的什么疲敌计的战术?等你睡不着觉,很困很累,然后他们才开始进攻……越想越像,更是有这可能。他是下令部队不能睡觉,严防敌人白天才开始进攻。

情况更是糟糕,今天的天气是很不好,居然是一个大阴天,浓云密布啊。这绝对不是好事,帝国的空军即使赶过来助阵,恐怕也难有作为。高空乱投,说不定会把炸弹扔在自己的头上。低空飞行,绝对有可能粉机碎人的捏。看来飞机是没指望了,只能指望人罗。前田利为中将似乎是恍然大悟了,难道他们的指挥官是神仙,算得出今天是大阴天?料得到帝国的飞机不敢来,然后才准备明目张胆地攻击,白天攻城绝对好过晚上,晚上看不清东西,很容易摔跤的。敌人的是大大的狡猾……前田利为中将是感慨连连。

城外七八里范围内好像没一个敌人的身影,难道都退走了?或者是冈村司令的援军到了?不,这不可能,前田利为中将的头脑很清晰,马上否决了援兵的念头,就是有援兵,而且人家还不去阻拦,他们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就赶过来。(比奇屋biqiwu的拼音)

然则他们的在搞什么的阴谋捏?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在城墙上观望了一阵,他便急忙地赶回自己的指挥部。这里很危险,一炮下来就得碎了,那里坚固,安全很多,还是回去等着。等到中午,还是没听到炮声,大着胆子爬出去侦察的搜索队终于有了消息,他们虽然都不敢太过深入,但至少知道周围离城五里是没见着任何敌踪的。当然六里外的么西情况就不知道了,不敢再过去了,再跑过去,恐怕就回不来罗。

他们再搞什么么西鬼?大张旗鼓的攻城准备就这样偃旗息鼓了,不累的吗?攻个城不容易,但准备工作却更是繁琐,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莫明其妙。看来敌人有变故。前田中将立即把高级军官都集中起来准备研究研究新的情况。还没完全坐下来,城墙上警卫却过来通报:城外有个本官想见师团长阁下,还声称认识将军阁下……而且是绝对是日本人。

前田利为中将眉头一皱,问明情况,也就是一个人,有没有枪就很难说。一个人也敢来?怕你个鸟啊。前田利为中将立即命令把那人带了过来。半个多小时后,他便看到了这个所谓的“孤胆英雄”了。嗯,真的有点眼熟,在哪见过的捏?他有点纳闷。好像……不过……没理由……啊。

这是一个身披中佐军服的本官,模样像是一个人,但是脸上就有个青色的胎记,很丑样,又不像是那个人。那个人是站在远处就停了下来,小声地在领他过来的卫队队长小泽马利的耳上嘀咕了几句,那小泽马利少佐就跑了过来报告:“将军,那人说要单独见您,说有重大的情报相告。”

前田利为也低声问道:“小泽,他的什么的干活?”小泽马利道:“将军,他的不肯说,说要单独报告给将军您,将军您放心,他的身上已搜查过了,没有任何武器,而且他的也不像是武职军人……”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人是文人一类,没有武器,打起架来,根本不是师团长阁下这个剑道高手的对手。

前田利为点点头,他就是担心这个,万一敌人派人过来明目张胆地实施什么斩首行动,那就不妙了。这个小泽是很有见识的武术高手,他的眼光犀利得很,看人很准,这个是不能不佩服他的本领的,他说没事就是没事。当下他便点点头道:“哟西,小泽,你安排一下,我的单独见见他,看他的玩么西的花样。”说着他转身走进了他的指挥部等着。

那丑军官进来了,门给掩上了,前田利为是大马金刀就坐在他的办公台后面一动不动,虽然是对手,但都是日本人,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帝国中将,这面前一个小小的中佐于情于理都得向他见礼。不过这丑家伙还真是没礼貌,居然连军礼也不行一下,反而笑笑的说道:“前田君,好久不见。”

前田利为哼了一声,心道:“叛军就是叛军,连大日本的礼节都给叛了,嗯,这声音好熟悉……不会……真的……”他本想不给这个无礼的家伙个正眼相看的,但一听到这把声音,吓了他一跳,情不自禁地望向那人,越看越像耶。只是这丑鬼比那厮却是丑陋了十倍或以上,尽管那人是草包,但确实算得上是个美男子,这是无可否认的。但他不是头都给人斩掉了吗?难道又安装上了一个丑头上去……不可能呀,聊斋咩?他眼光定定,心里充满了疑惑。

那丑鬼却是微微一笑,脸上丑意盎然,看起来真的想吐。前田利为中将真的想上去揍他一顿。不料那丑鬼开口道:“前田君,你不用再猜疑了,真的是我!”前田利为中将蹦了起来,惊道:“你真的是石原?你……你不是死掉了吗?”管原苦笑着道:“我没死,给他们俘虏了。”

前田中将放开台下的紧握的指挥刀,他可是一直防着的,要知道这个世上装那个ac人是越来越多了,不能不防着一点。现在既然知道这个真的是那个关东军本部原来的副参谋长,然后是原124师团的师团长的家伙,他也就放心了。他是很清楚的,这家伙就是个草包,也就是会几手花架子,绝对没有真才实料,给他一把刀,自己空手都能把他的丑脸打碎,怕他干什么?

作为昔日的同僚,虽然有点牙齿印,但总算是他乡遇故人罗。他心里也是很激动,立即绕了出来,和这石原莞尔连连握手,表示安慰。这人也不容易啊,把个庞大的师团带得毛都不剩一个,自己也弄成了这副模样,要知道这人是很贪靓的,最爱惜自己的羽毛,毁了容居然不去上吊去撞墙,实属是难得。而且人家也是真诚以待,连自己被俘的事都没隐瞒,绝对是个老实的家伙。

不管是不是仇人,这它乡遇故知的惊喜总是难以自禁的。前田利为很亲热地拉着石原莞尔坐了下来,问道:“石原君,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石原莞尔居然很老实地道:“奉了我的指挥官的命令,前来问问,前田君你能不能投降的捏。”

这人老实得真可爱,不用说肯定是给人家用枪枪指着他过来的,这个绝对可以理解,真是老实的家伙啊!前田利为中将竟然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笑道:“石原君,你不是开玩笑吗?作为一个帝国的光荣的军人,岂有投降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石原莞尔道:“前田君忠勇,我石原是很佩服,但你要是不投降,就有可能给他们全部消灭在这里。前田君的处境想必你自己也是很清楚的。”前田中将点点头道:“当然知道。但作为一个帝国的勇士,就应该和敌人血拚,真到最后一刻,以报效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天皇。”

石原莞尔黯然地道:“可惜帝国已不需要我们了,天皇也不需要我们了,我们的司令官东条大将已给他们无耻的杀害了。我的124师团是全军覆灭了,你的第8师团也根本没法保全,新任的冈村司令官是不可能派援兵来支援你的,即使你能逃出重围,回到冈村司令官身边,相信也难逃给责令剖腹的命运。前田君,你说是不是?”

前田利为当然早料到自己最坏的结局极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自己这支部队有可能是给新司令官规划入了旧司令官的阵营,要是这样那就糟糕了,新司令官想必一定会换掉这支部队的主将的,能留下一条性命恐怕已算是最好的结局。

他跟冈村宁次可没什么交情,从来没在一个部队干过。他调入关东军的时候,那冈村宁次已走了好几个月了,根本就没见过面,要是说见过面,那可能还是年轻时上军校的时候,只不过自己比他高了三届,冈村进来不久他已毕业离校了,依稀是见过他的人样,但现在恐怕见面也只能靠相片相认了。不可能套上交情!那就一定会有给清除的危险,这个石原说得不错。

前田利为的心里是很难受,但嘴里还中不肯示弱,说道:“石原君,作为一个帝国的军人,就是要随时抱着为天皇献身的勇气。这个我已作好的准备,一定会和他们血拚到底。”石原莞尔微笑道:“前田君果然是帝国的军人,石原我佩服。但前田君,这样作无谓的牺牲,有这个必要吗?我见过他们的军威,这一仗下来,恐怕你的第8师团一个都逃不出去。”

前田利为不怒反喜道:“对了,石原君,你从他们那边过来,可清楚他们的军队的情况?”石原莞尔点头道:“当然清楚。他们的人数大约一万五千人,不会超过你军的人数一半。不过他们的装备太厉害了,重炮来的不多,只有二十门左右,轻重机枪大约四百挺,迫击炮掷弹筒上百门,这可是集中了关东军几个师团的装备,火力配置已到了恐怖的程度,你军的火力根本没办法和人家相比。而且他们的士气极为旺盛,打起来,你只有挨打的份。”

前田中将知道他说得不假,从自己派出去的那个联队的覆灭速度来看,这绝对不是夸张的事,肯定是遭遇了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一番狂击,这样的火力还真的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真是让人丧气。不过既然他们的重炮不多,是不是……

他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问道:“石原君,你可知道他们的重炮的炮兵阵地摆在哪?”要是能率先摧毁他们的重炮阵地,这仗还有可能打赢耶。石原莞尔却冷笑道:“重炮是攻城的利器,前田君,你想他们会让我知道吗?不过我是知道,只要你的炮兵联队发出第一炮,他们的重炮炮弹一定会砸了过来。你想打第二炮,估计是不可能的。”

这个在理,前田中将有点沮丧。突然间他想起了一个问题,忙问道:“石原君,你可知道他们的主帅是谁?是支那九十六军的李兴中吗?”石原莞尔摇摇头道:“他?怎么能打出这样的仗来?前田君,其实这支部队的主帅你应该是能猜出来的,能让帝国的精锐接二连三的损失殆尽的,你不会想不到吧?”

前田中将吃了一惊,脱口道:“他不是早死掉了吗?”石原莞尔微笑着道:“你们也不是认为我已经玉碎了吗?”前田中将颤声道:“真……真的是他……他……”石原莞尔点点头道:“是他!不是他我是不会投降的。”

前田中将苦笑道:“你投降了,八嘎……”他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过骂得实在是很软弱。石原莞尔冷冷地道:“前田君,本来到现在他估计应该已和你早见面了,不过不是你的真人,而是你的头。昨晚我军已做好攻城的准备,就在凌晨四点动手。以我的估计,四个小时足够把你们清理干净。但是我请他停止了行动。然后到这里来见你。何去何从,请前田君你尽快决定。”

前田中将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惊讶地道:“你可是日本人,他……他会听你的。”石原莞尔挺起胸膛骄傲地道:“前田君,我也不瞒你,以前是我一心主张要把你们统统消灭掉的,毕竟你我曾经有点仇怨。但他却是很欣赏你前田君那忠于命令的德,一再对我说是不是劝你前田投降。我可不愿意,跟他说,你是不会投降的,一定得彻底消灭才行……”他边说连看着前田利为,却见他脸有点愤怒,又有点疑惑,但表情都很快就隐去。

石原莞尔继续说道:“前田君,你不用怀疑,我说的都是真真切切的。”前田利为苦笑道:“还是石原你知我,我是不会投降的。但那恶魔真的是这样说……”石原莞尔点头道:“他确实是很欣赏你,不然不会取消昨晚的行动。前田君,说实话,这点我是很妒忌你的,他真的很不愿意把你全部消灭,好不容易准备行动了,我说过来试试,他立即就命令部队取消行动,退出八里地。”

前田中将心里稍一印证就知道了这石原说得不假,昨晚那恶魔肯定是准备攻城的,突然间退避,原来是这么回事。他盯着石原莞尔摇摇头,神色转冷说道:“石原,你投降那恶魔我不怪你,但你为一点点仇怨就想把我的军队全部消灭,你竟然还敢送上门来,不怕我杀了你吗?”

石原莞尔微微一笑:“能来你这里,自然就不怕死。前田君,你在这里严重阻碍了我们部队的发展,当然得消灭掉。这是公事,必须的进行,请你的理解。至于我的那点私心,我的司令已骂了我好几次了。我也正式向你道歉。”前田中将叹道:“石原莞尔,你不单是个懦夫,而且心肠还很阴毒。”他并没立即动手,现在就管原一个,要宰他最容易不过了。

石原莞尔毫无惧色,说道:“说实话,我是一心想消灭你的。直到今天凌晨我才突然间醒悟过来,我们的司令正在扩冲实力,你前田是个可用的人,我一定得过来试试。这才阻止了我们司令的行动。前田君,跟你纠正一下,那关东军124师团师团长石原莞尔中将已经死了,我现在是中国第三十六集团军参谋长管原,军衔是少将。前田君,拜托了。你可以直呼我的名管原,这石原莞尔你就当他死了。”

前田中将又是吃了一惊,脱口道:“三十六集团军参谋长?石……管原,你不会开玩笑吧?那恶魔竟然让你当他的参谋长?他……不是有病吗?”管原笑笑道:“确实有病,病得还不轻,但我真的很佩服他。”

前田中将愕然地道:“他不是最恨日本人的吗?见到就杀,见到少将、中将就割……他不割你,居然让你做他的参谋长?还会听你的?不可能吧?”他有点自言自语,真的没法相信这是事实。

管原微笑着道:“前田君,你用不着怀疑,我说的都是事实。他是开始改变心意了,无论人种,能为他所用的,他都用。而且还一点也不怀疑。就拿昨晚来说,他手下有很多将领都不相信我,劝他不能让我过来,怕我和你勾结起来对他们不利。他是不想让我来,不过担心的却是你前田君对我不利呀。送我都送到几乎在你们的射程之内了,还一直在劝说他不要过来,是我坚持一定要见你的。”说着,他的眼里也是红红的,似乎是动了感情。

前田中将心道:“贪你靓仔啊?难道他是个兔子不成?”他眯起了眼,阴笑道:“哟西啊,石……管原君,你现在在我的手里,是不是……”管原却冷笑道:“前田君,你不用打这样的主意,我已和他约定了。我是绝对不会吃回头那个草的,劝不服你,我只能就死在这里了。因此在下午三点前,他没见到我的答复,我已请他当我死了,他可以立即发动进攻。替我报仇就是了。”

前田中将本就有拿他做人质的意思,一听就有点泄气了,感觉没什么用,那人虽然看重他,但这石原也就是一个日本人,想必那人也不会真的伤心难过的,而且到时屠杀起自己的军队来有可能会更凶更狠。他苦笑道:“管原君,你好歹也深受帝国的多年的教育,怎么能如此卑鄙,不顾帝人的节,去向他投降捏?”

管原道:“前田君,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什么良禽择木的居住,他真的是值得投降的。他说得不错,自帝人踏入中国大地开始,已注定会失败的。中国的地方太大,人口太多,一旦觉醒,大日本帝国必然会走向灭亡。前田君,这你也应该知道了,帝国从最初的势如破竹,到现在的寸步难行,已经证明了他的话是对的。现在帝国的精锐都几乎丧失怠尽,以后的路会更加的难行。前田君,你不考虑自己的安危,难道也不会替你手下的将士着想吗?”

前田利为怒道:“八嘎,身为大日本帝国的一员,就得随时准备献身。死算得了什么?你就是一个懦夫,该死的懦夫……”他突然间抽出指挥刀,手一动,锋利的刀刃就架在了管原的脖子上。这把可是他家传的宝刀,极为名贵锋利。他不是出身达官显贵,祖上却是个刀匠,这把利刀就是从祖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一直都舍不得拿去换钱,直到出了个前田利为,总算有了用武之地。那刀锋闪烁着耀眼的冷芒,只要他一用力,相信那脑袋就会跟脖子分离……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