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绝顶唐门>>绝顶唐门目录>>第1453章 还看今朝(大结局)

第1453章 还看今朝(大结局)

 作者:果味喵
陈彬第一次在聂彦面前,露出了“意外”这种情绪。/..

因为,他太了解聂彦这个人了。

聂彦从来就不是一个为别人考虑的人,他的虚荣心太重,却不肯下功夫为他的虚荣而付出,他对九尾狐队长的名号,比对他自己的实力看得更重,他每天戴着一张“看上去很有队长气质”的面具,实际上对队长的责任却没有太多的想法。

直到去了战戈,聂彦才稍微有一点承担,可是,换来的也是他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线,甚至和梁笑泽这样的人为伍,如果说以前在九尾狐的聂彦还有得救,那在陈彬看来,战戈之后的聂彦,就可以放弃治疗了。

可是,陈彬在这里听到的,却是聂彦问出了一个,他绝对没有想到的问题。

“当年,我到底浪费了你多少时间?”

陈彬的目光往下移动,聂彦依然举着的那个沉重的木头盒子里,装的却只是一根项链。

那根项链和聂彦脖子上挂着的那根一模一样,只不过,更新一点,也更精致一点。

陈彬叹了口气。

聂彦唯一的一次,以九尾狐代理队长的身份,带队前往西雅图,一个粉丝手工为全队做了一套项链……

所有人都有,只除了当时家里有事,实在是去不了的陈彬。

而聂彦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找材料,又做出了这条一模一样的项链。

陈彬又叹了口气。

当年,他是真的把聂彦当九尾狐下任队长来培养的,比起机甲他们。他花的心思和时间更是成倍,因为培养战队核心和培养队长。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可惜,聂彦一再让他觉得自己的选择做错了。

至于那些时间……

“很多。很多很多”陈彬接过聂彦手上的盒子,眯着眼睛朝他哼笑了一声,“不是你做个项链的时间能还得了的。”

“……”聂彦先是愣了一下,可愣完了之后,他却笑了。

陈彬又看了一眼聂彦身后的卫临渊跟谭锦书,朝他们挥了挥手。

两个人耸了耸肩,暂时回避了。

陈彬看了看聂彦:“以前吧,我看你不爽还算是有理由,你今天这么一搞。以后我看你不爽都没道理了,你说怎么办?”

“那就不要看我不爽了?”聂彦咬了一下嘴唇,问道。

“多占便宜的提议。”陈彬摇了摇头。

看聂彦不舒服,已经是这么多年深入了潜意识的一种本能,就算聂彦再拿十条项链来,都是无法再扭转的了。

聂彦点了一下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次wcg重回流域战队之后,他是亲眼看着卫临渊,仔细拿他的训练视频一遍遍地看、一遍遍调整训练他的训练计划。他才意识到,当年可能陈彬付出的还要更多。

因为,对于卫临渊他们来说,他只是一个队友。而陈彬当时那是在培养队长!

聂彦跟卫临渊进入了一次深谈,虽然全程卫临渊都在说“陈彬当年做事不讲方法”,或者“陈彬就是个毒舌。根本不会培养选手”等等,但不知道为什么。聂彦却总是想反驳他……

然后,他找出那条项链。照着做了很久,才做出了一模一样的一条。

可要去跟陈彬说对不起,他也不甘心,他的死脑筋直到现在,也不觉得他有什么错。

真正让他下定决心要来的,还是陈彬孤身一人,面对两个主神,突破自己主神极限逆天翻盘的那一战!

聂彦惊了。

百沸之水,止于冰下!

他亲眼看到,那百沸之水破冰而出的那一刻,竟然那么的震撼。

那才是一个队长的实力,也才是一个队长的担当!

如此一个站在剑战顶峰的选手……

聂彦忍不住回头想,陈彬又不是欠他聂彦几百万,凭什么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陈彬花费自己的时间去训练他?就因为他那一句“我聂彦,此生绝不与九尾狐为敌”吗?

听的人信了,说的人没信。

聂彦在门口站了很久,想了很久……

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已经关了,当然,陈彬也没邀请他进去坐坐。

可是,他做的那条代表九尾狐战队全体一心的项链,陈彬却没有退出来。

陈彬收下了。

对于聂彦来说,他来这里的期望也不高,陈彬没有把那项链扔他脸上,他就觉得已经够了。

以后,他就是流域战队的聂彦,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将与流域绑在一起。

这一次,一定永不背叛!

第二天一整天,所有的战队都在为晚上的年度总冠军颁奖仪式做准备。

九尾狐战队当然也不例外,他们毕竟是年度总冠军颁奖典礼上的主角!

米晓已经为他们送来了更新了最新赞助商的全新队服……

换上队服之后,九尾狐先去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然后才前往溪谷空中竞技场的颁奖仪式现场。

台上的showgirl穿着闪亮的衣服欢快地跳着热舞,台下的观众也都高举双手欢呼着。

随着一支支战队的入场,观众的欢呼声也就一叠高过一叠。

今天剑战项目年度总冠军颁奖仪式,虽然没有比赛,但是,比起决赛还更加一票难求!

整个溪谷空中竞技场座无虚席……

台上依次跳完了每一支八强战队的队歌,最后一曲《王者花冕》跳完之后,主持人多啦a秋登上了舞台。

多啦a秋今天穿的是一件淡橙色和白色相交的拖尾礼服,她的头顶上,戴着一顶由只在这个寒冬时节盛开的梅花、蝴蝶兰和星星草编织而成的花冠。雪白的梅花,粉色的蝴蝶兰和一颗一颗银色的星星草。让她这一出场就如仙女一般,引得台下一阵咔嚓咔嚓的拍照。

主持人戴着花冠出场。更加让九尾狐的粉丝兴奋。

而果然伴着《王者花冕》的背景音乐,最先被请上台来的,就是九尾狐战队的全队选手,包括昨天刚赶到的经理人米晓,以及战队的研究部门总管岳方直。

多啦a秋并没有问他们什么话,只由美丽的showgirl无声地将一块块刻着名字和id的金色冠军铭牌,挂到他们的脖子上……

而多啦a秋自己的手中,则端着大大的年度总冠军奖杯,以及最大的一顶花冠。她并没有直接交给冠军队的众人,而是开口说话了。

“今天,我们ces联盟有幸请到了剑战项目总策划师李青曜先生,以及863计划模拟引擎项目总工程师陈国谦上将,为我们剑战十周年的年度总冠军颁奖……”

蓝白脸都僵了一下。

陈彬差点没跌到地上。

剑战的游戏引擎申请了国家项目资金这个他们知道,但那只是申请的贷款而不是划拨款,又没说不用还,那么,为什么来的是陈国谦?

一个年轻的游戏策划师。扶着一个眼神犀利、腰背笔直的老爷子,慢慢走上台来。

陈国谦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彬,将大大的奖杯,毫不费力地拿起来。送到了陈彬的手上……

陈彬将奖杯递给身边的小雅,上前去抱了一下他,嘴里却是没一句好话。“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还到处跑。闪着腰了不要我揉?”

“少卖乖,老头子我身子比你壮实多了。再说了。我有孙子揉腰,你有?”陈国谦一拳头就砸在了陈彬肩膀上。

“我……”陈彬还真被堵住了。

结果,他还没跟上老人家的节奏,就看到老人家的眼睛已经在小雅身上不停扫来扫去。

多啦a秋已经在一边斯巴达了……

而陈国谦似乎没有准备跟自家孙子多聊几句,把那花冠往小雅脑袋上一扣,就朝着陈彬严肃地道:“打完比赛回家过年。”

“好。”陈彬正在点头,就听老爷子下一句已经冲出来了。

“不过,还是一个人的话,就别回来了。”老爷子说完就扬长而去。

陈彬听到了队友们很不友善的嘲笑声。

很快,年度冠军的颁奖结束,年度积分第二的弑神战队,也登台领奖,随后第三第四一直到第八,都一个个上台来。

只是红巢战队和狂战战队领奖出现了一些小插曲,因为战队已经不存在了,叶骄阳强烈建议两支战队今年的积分,应该合并到一起,拿今年的年度第一,当然,这个提议被联盟主席毫不犹豫地打回去了。

于是,红巢和狂战还是分别领奖,只不过,粉丝又是别有一番唏嘘了。

颁奖结束之后,几个战队的十几个选手应邀上台,打了一场死亡征召的表演赛。

不算太激烈,却是各种损招迭出,看得台下粉丝一阵阵地狂笑。

“你们说,我们真的会被粉丝永远记住吗?”机甲从椅子上站起来的一刻,眼圈又红了。

“不会。”他身后的荒唐淡淡地回答,“这世上,只有悲剧,才会永恒……”

谁知,荒唐刚刚说完这句话,突然一个身影冲上了舞台,大喊一声:“不许动。”

陈彬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荒唐……

果然是主角光环,说什么来什么?

那个身影很多人都不认识,但参加过今年amd的职业选手全都认识。

战戈战队前公会总会长,战无伤!

多啦a秋被战无伤这一口气冲上来的气势吓了一跳:“请……请问……”

“哈哈哈哈哈,”战无伤掀开自己的队服,露出里面一圈一圈的炸弹,“我在游船上打了那么久的工,终于攒到了买炸弹的钱,今天,我要在这里让你们这些明星选手全部葬身火海,然后,明年我们战戈战队。就可以一举夺冠了!”

机甲猛地一抖。

难不成他们真的就是在这里“悲剧”掉了?

“……”多啦a秋木然地看着战无伤。

这可是自杀式袭击,史无前例的自杀式袭击!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可怕的事情,为什么听上去一点可怕的感觉都没有?

红狼只扫了一眼。翻了一下眼皮:“按钮上的线都没接……”

永夜诡异地看向他:“红狼你在看哪里啊,那炸弹的吊牌都还没拆好吧,根本就是玩具,你tm还研究引线不引线……”

红狼这才往下面看去,以他的视力,果然一下就看到了吊牌上写的生产厂家。

吊牌?

好吧,他貌似还没见过,把生产厂家挂吊牌上的……炸弹。

很快战无伤就被制服带走了,战戈战队的粉丝们。本来就不多,现在更是纷纷躲在角落,捂着脸不想说话。

一点点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ces年度颁奖的顺利进行。

之后是粉丝提问和记者提问环节,只不过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提给了九尾狐战队和诸神战队。

有问明年的训练计划的,也有问世界总决赛的准备情况的,还有很多问选手私事的。

被邀请回答的选手们,都一个个地回答下来。不知不觉,时间都已经到晚上十一点多了。

“好的,那么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庆祝今年的所有积分赛事全部结束。ces的第七个赛季,也到了尾声……”多啦a秋抹了一把眼泪,“相信。剑战十周年的这一夜,大满贯的这个奇迹。将让我们永生铭记……”

九尾狐的粉丝们再一次唱起了他们的队歌,而一队队的选手再一次登台。在时而轻盈,时而浓烈的歌声之中,向所有的粉丝鞠躬,然后离开这个赛场。

溪谷空中竞技场,经历了一个月的喧嚣之后,终于恢复了平静。

新年即将到来,下面不准备去西雅图,也没有非积分赛事要参加的战队,直接就放冬假了。

而三支要前往wcg世界总决赛的战队,都紧锣密鼓地开始做起了赛前准备。

“下雪了。”小雅坐在训练室里,清点着全队的装备清单,看向窗外的时候,发现今年这里的第一场雪已经下来了。

陈彬他们纷纷推开键盘,都看向了窗外。

一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溪谷空中竞技场那边都下了好几场雪,但他们的城市却迟迟都没有下雪,直到他们大满贯归来,这场雪才安安静静地落了下来。

前往溪谷空中竞技场之前,他们设想过大满贯之后的各种生活,可是,就是没有想过,他们会如此平静,平静地就像这第一场雪……

雪白、安静,仿佛能用一种安宁,覆盖一切的喧嚣。

“机甲的签证过了,不过,不是体育竞技选手签证,而是技术交流签证……”小雅一个个地查看着回复,将信息录入电脑里,“然后,陈队……嗯,蓝白,都过了……”

“你呢?”蓝白想着去年小雅在签证上,遭遇了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诡异事件——先过再拒。

“嗯。”小雅低头一笑,“过了。”

“应该不会再出问题了吧?”陈彬又问了一声。

“嗯……”小雅握了握口袋里的手机,微微一笑,“不会了,这一次肯定不会。”

原本,小雅以为自己也就以一个私生女的身份,这样过一辈子了,她也没有什么觉得不好的,至少不会影响到母亲的星途。

玉女掌门人,怎么能有女儿?小雅也没有恨过谁,至少,她吃得好穿得好,就算感情上缺乏一些东西,但物质上肯定是不会缺什么东西。

而就在前天,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一个陌生的男声用一口很难听懂的中文,说了半天,意思大概是,他是小雅的父亲。

当时小雅就愣了。

因为,她可从来没听温清雅提起过她的父亲。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很困难地交流过去,小雅大概搞清楚了一段州议员和异国女明星的狗血地下情史,而去年正是因为这位议员在竞选的关键时刻,偶然得知自己的私生女儿要来。第一反应就是竞争对手在搞鬼,直接就想办法给打回了。

但一切搞定了之后。再回过头来看这件事,他和温清雅联系之后才发现。这两件事根本就没有关系。

可他问温清雅自己女儿的联系方式,温清雅却以“不要打扰她的生活”为理由一口拒绝。

所以,直到折腾到今年的wcg世界总决赛即将开幕,他才得到小雅最新的联系方式……

虽然他不一定有多爱小雅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儿,但是,他这种人在某些时候,需要的是女儿的原谅,作为自己的心理安慰。

而小雅听完之后,直接就说原谅他了。

其实。小雅是真的无所谓,反正本身就是她没期待过的东西,有总比没有好吧,所以,她接受对方的道歉,还接受得一脸笑容。

就算她很清楚,对方得到了一种心理安慰以后,马上又会把她忘到一边去……

可那有什么关系呢?

她从来就不是把仇恨这种东西当一回事的女孩,现在。只有能和自己的队伍,自己的队长,顺利地去参加比赛,才是最重要的!

“好的。那既然全部通过,现在,就开始针对训练了!”陈彬拿起投影笔。开始了训练计划的安排!

一月二十日。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首都国际机场。寒风之中冒出一支支战队的队旗。

无数巨大的“预祝中国战队顺利插旗西雅图”的横幅,正在迎风飞扬。

一双双期待而兴奋的眼睛里。倒映出一张张坚定的脸庞,他们走过粉丝们的欢送队伍,进入了机场。

年年的wcg世界总决赛,都是如此。

但是,年年却又都不同。

“陈队,咖啡还是奶茶?”陈彬刚刚坐下,看了看距离登机还有半个小时,正准备再确定一下战术,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咖啡还是奶茶?沈醉歌!

因为熟悉的一句话,恍惚之间,时间一下子就好像回到了两年前、三年前、四年前……

“奶茶。”陈彬笑了起来,“妖孽啊,时间过得好快。”

除了林薇和蓝白之外的其他九尾狐选手,都从陈彬身边挪开了位置,让给沈醉歌他们。

沈醉歌把杯子放到陈彬的面前,顺势坐了下来。

短短几年的时间,每个人都完成了蜕变。

林薇已经成长为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队长级选手,而沈醉歌也接任步云战队的队长,苏浩天和刘立凯,也都迎来自己职业生涯最巅峰的时期。

陈彬的目光又挪动到其他人身上。

秦千路和文素问同在一个战队,加以磨合一定能成为不输给沈醉歌和苏浩天的顶级搭档。

而机甲他们的路,更加是还很长很长……

“真的没有想到,我们还有一起参赛的机会。”苏浩天看着窗外起飞的飞机,笑着说道,“还记得刚进九尾狐的时候,我连出场的资格都没有。”

“那会儿你本来就很菜啊。还是一直练到蓝白退役之后,我们的配合才算是成熟。”沈醉歌笑了起来。

“你说我?”苏浩天当即就不满了,“你也不是每场的吧,没有哥在场上,你那失误率能看?”

“我两个月就解决了失误率的问题。”

“说得跟你自己解决的似的,还不是陈队……”

“那至少我也改了不是?”沈醉歌摊手。

“陈队说你转武器的坏毛病呢?”

“那是无伤大雅,否则我分分钟改给你看……”

陈彬笑着看他们例行争吵,就像是那些训练中的下午,在九尾狐训练室里一样。

那些时光,再也回不去。

陈彬笑了起来,向前看,他们的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上,坚定地向前走着……

吵着吵着,苏浩天做了个打住的手势:“算了,你现在是我队长,我就不在新人面前尽揭你的短了。”

沈醉歌被他一卡话头,愣了好一会儿,随后,一笑。

可是,这世上,只有真的付出过、努力过了的人,回头看自己走过的时光的时候,才有资格会心一笑!

那是他们的过去,也是他们的未来!

那更是他们的梦想……

“时间差不多了,走吧!”陈彬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奶茶,站了起来。

“集合!”沈醉歌回到步云战队那边,出发之前最后一次整队。

“明年,等着我们。”秦千路远远向陈彬打了个嘲讽的手势。

“等是不可能的,追的上才是你们的本事!”陈彬回以一个嘲讽的手势。

明年还是明年。

但对他们而言,那只是一个新的明天!(全书完)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