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嫡策>>嫡策目录>>第两百八四章 归

第两百八四章 归

 作者:董无渊
暖阳之下,城墙斑驳,定京内城一片萧索,断壁残垣还说不上,可街角末尾的红砖灰墙烧得焦黑,断砖砸在地上,砸碎成一连串的渣滓。

由定京城门行军至顺真门,需两个时辰,从皇城背后的骊山再退至定京外城,则需三个时辰…

如果来的不是营卫,那…来的是谁!

陈显身形猛地一抽,稳住身形再问探子,“来人约莫有多少人马?”

“一行五十人,从城门至东郊,见不着头亦看不见尾!”

探子沉声道,“大致估算有近两万兵马!”

“两万轻骑兵…”

骑兵与步兵是没有办法相较而言的,一队训练有素的骑兵在变换阵型中就可以全歼步兵,马蹄无情刀箭无眼,一个居高临下砍杀,一个立在地面仓皇逃窜…

两万装备齐全的轻骑兵干掉如今这四万人手,绰绰有余!

这两万轻骑兵到底是谁的人!?天津、河北等距京近的地方,他早已撤下他们总督手下的人马!从天津外海上陆...到底是谁!江南总督蔡沛亲派人手前来递信,贺行景麾下的人马已经全军覆没,永沉水下了!难道是…蔡沛反了…

不可能!

蔡家从他手中拿到的总督位置,蔡沛是靠受他的照拂与力挺才在江南稳住脚跟的,蔡沛不可能反水坑他,这无异于自毁长城…

帐外喊打喊杀。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大人…大人…”

探子连声唤道。“内城之中的…并不是我们的人马?可守城门的总兵极为顺畅地便放了行啊!”

陈显面容陡变狰狞,他以为他是设局之人,哪知事到如今,他才是被困在这局中之人!

偏偏他到现在才看透了这个局!

帘帐被风吹起,陈显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移向搭着云梯向上攀的将士们,他该怎么办!是趁这两个时辰将皇城强攻下,只要鼓足一口气儿,把贺氏和方皇后拿在手中。论他几万兵马,照旧俯首称臣…

还是收拾兵马退回外城,重振旗鼓,鼓足士气重来一次!?

帐中气氛沉凝,几位将领连大气也不敢喘。

隔了良久,又像隔一瞬,终听陈显咬牙切齿地斩钉截铁出声,“让史统领留五千兵马做最后强攻,再派一万人马往内城去拖住那队人马,剩余兵力绕过皇城向骊山西侧前行。探子策马命外城十四万兵马接应——咱们暂且盘踞骊山,来日再战!别忘了咱们手上还有十四万人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筹码还在,咱们就没输!”

这是要撤啊!

拿一万步兵去拖住两万气势汹汹的骑兵…

听传令兵来报,史统领心在绞痛,这些都是他的兵,都是他手把手,一个一个选进九城营卫司的军户,有的才十八岁,有的才娶亲,有的还未生子…

现在全部都要变成填坑的炮灰!

精挑细选出来的五万人马,如今剩下不到三万,陈显仍旧还要让那一万五个人,一万五个兵拿命去铺平他们后撤的路!

传令兵眼眶也烫得很,挺直脊梁,朗声连唤两声,“统领…统领!咱们要不要听陈大人的话,要弟兄们明晃晃地去送死…俺…俺看不下去!”

“要!”

史统领双眼红得厉害,吼道,“事已至此,只能成不能败,一败,不仅这一万兵士的命没了,连咱们,连城外那十四万弟兄的命也保不住!”

传令兵猛地抽泣,只听史统领扯开喉咙嚷道,“前头顶上,后面的跟我来!”

盔甲上沾着血,史统领扬刀而起,振臂一挥,战局之后的一众兵士高喝一声,紧跟其后。

史统领是要和那些将士们一起直面骑兵,一起战死沙场!

传令兵一瞬之间,泪如雨下。

城墙上顿时轻松下来,留下的乱军寡不敌众,天一亮,攻城者更难行动——一举一动皆被城楼上的人看在眼里,纵然史统领激起了乱军最后一击的士气,却仍旧败得一塌糊涂,连城墙的边都没摸上。

领兵执剑挺立于城楼之上,咧开嘴,再拿蒲扇大的手掌抹了把脸,脸上黑黢黢一片,也不知是哭还是笑,不敢直视行昭,语气落得极轻,“他们撤了…”男儿汉猛地提高声量,“他们撤了,今日我们保住皇城了!”

太阳缓缓升在半空,

行昭胸中酸涩,脚下一软,莲玉赶忙扶住,一开口却发现嗓音嘶哑得说不出话来,扭头看城墙之下,一片狼藉。

莲玉眼神极尖,望向远方,瞳孔猛然放大,手心发凉推了推行昭,“王妃…王妃…他们又杀回来了!”

行昭一个挺身,转身扶在墙沿探头看。

远方有马蹄踢踏之声,眼下有凉光渐显的盔甲冷色,行昭手心攥紧,领兵再抹一把脸,心里骂了声娘,妈的,这个老狗贼还敢动骑兵,反应极快转身交待,“再架热锅,他娘的,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后手!”

行伍愈近,声响愈大。

谁能想象得到,这样庞大冗杂的军队,声音却是整齐划一,披一色铜编铠甲,大约是因为染了血,血色一沉铠甲便为墨黑,列队骑骏马,负手背长枪,头盔盖顶,却仍能遥看军士目光坚定直视正前,除佩剑撞击盔甲时的闷声,再听不见其余声响。

行昭紧紧捏住莲玉,莲玉吃痛。

“嗬!”

城下一声高喝,轻骑让出一条窄道,两匹枣红骏马快步而出,后一匹始终却前人三步,前匹马上之人头顶重盔,单手执长刀,脊背挺拔,立刀于地,那人迎光仰脸,露出一张长满络腮胡的古铜色正脸。

“阿妩,我回来了。”

空气沉默半晌,城楼之上陡然喧嚣起来。

“端王殿下与扬名伯回来了!”

“他们回来了!”

莲玉如死里逃生中喜极而泣,林公公抱住领兵老泪纵横。

行昭也很想哭,手扶在冰凉沁人的城墙砖瓦之上,面容冷静,朗声道,“陈显矫诏逼宫,现已往皇城之后的骊山逃窜,殿下快带兵去堵截!”(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