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嫡策>>嫡策目录>>第两百八三章 黎明

第两百八三章 黎明

 作者:董无渊

不是明天大结局啊,阿渊昨天慌里慌张打作者的话造成了好多误导来着,扫瑞啊啊…明天不是大结局,不过大结局也近了,还有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不过阿渊一向对的估算能力为零,所以是早了还是会晚一点,真心拿不出来一个十分具体的时间,么么

“你说什么?”

陈家内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陈显稳坐于太师椅上,紧握成拳的手却暗藏于阴影之中,“你是说周平宁带兵部两万兵马已反,李兵头被方祈当场斩杀于雨花巷!?”

陈显语气越稳健,堂下之人心头如悬空篮。

“是…”

回得毫无士气,陈显未接话,冷哼一声,堂下来人身形一抖,连忙高声重新回话,“回大人!宁二爷将两万兵马如数交予方祈排兵布阵,如今已然化整为零,埋伏于定京城中,李兵头交代的八宝胡同、双福大街、长公主府等地全部都埋下伏兵,连豫王府与绥王府都分有轻骑镇守。营卫百人为组,千人为队,出行之兵几乎全军覆没,如今已折损近万人!”

方祈…

周平宁…

“啪——”

陈显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周平宁没带过兵便将兵马交到方祈手上,他怕什么?他怕的便是方祈手上有兵马!

方祈行事从不按常理出牌,领兵者善行诡道,读书人难以望其项背!他的短板是布阵埋伏,他在布局之时便避开这个短板,处心积虑让秦伯龄将西北军扼制于平西关内,处心积虑地把方祈困在定京城中,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一兵一卒的方祈上哪儿去逆转局面!?

明明是一桩稳赢不输的局啊!

周平宁…只多了周平宁这个变数!

孽障!

陈显怒火烧心再一个巴掌拍在桌上。事已犯下,再怨天尤人怕会一错再错,掌心发麻,声音发沉,“折损一万兵马,内城尚余四万。周平宁手上只有两万人手,他们只敢设埋伏。绝不敢硬碰硬!”眸光极亮,“方祈鬼心眼多,化整为零,单打独斗一定不是他对手…马上整顿内城兵马围住集中围住护城河支援史统领,留一万人手拖住方祈。再派人手把消息递到定京城外城去,外城十四万人马再以大势压城,先顾皇城,再平外土!”

堂下之人刀鞘向上,斩钉截铁应道。“是!”再小跑步折身隐于夜幕之中。

陈显沉吟半晌,关合四扇窗棂,从藏在暗处的小木匣中拿出一卷明黄缎绸藏于怀襟之内,来回踱步良久,终是撩袍向外走。

“大人!”

陈显回头,却见老妻泪盈于睫。“大人,你去哪里?”

“去顺真门。”

陈显一只脚在屋内,一只脚在屋外,在屋内的那一半身形很亮,在屋外的那一半却很暗,“你先睡下…我…天亮便回来。”

陈夫人张嘴还想再留,陈显已然决绝踏步而去。

“围魏救赵。声东击西…”

凤仪殿的夜很静,行昭声音浮在夜空之中,“舍内城,攻皇城,保外城,若是一开始陈显便将筹码都放到顺真门外,一个攻一个守,凭周平宁那两万兵马纵然加上舅舅的调令指挥,结局如何倒也尚无定论。”行昭嗤笑一声,“偏偏他要先将舅舅处之而后快,一着不慎,便失了先机,只好步步延滞…”

无人与行昭答话。

静默良久,陡听有急促沉重的脚步声,林公公这一夜来来回回无数趟,看起来精神头却十足。

“围内宫的人手愈渐多了,城门下已有叫嚷,宫门被拍得砰砰直响,乱军怕是要动了!”

该动了!

行昭扶着莲玉起身,亲手执过大红灯笼,“劳烦林公公领路…咱们上城楼!”

林公公怔愣,下意识挡在行昭身前,“王妃!三思而行!刀箭不长眼,若您有万一,皇后娘娘还要不要活了!”

“乱军逼宫迫在眉睫,皇上已驾鹤西去,母后精神不济,阖宫上下再无主事之人,我贺行昭虽一介女流,长于天家,嫁入宗室,眼看忠勇壮士为周家抛头颅洒热血,岂能作壁上观,相安无事?”

红灯笼,青砖地,少年人。

林公公哑口无言。

行昭步履坚定,转首回望红墙琉璃绿瓦的凤仪殿,是啊,母狮子老了,小狮子就长大了,她受他们庇护已久,如今该换成她来庇护他们了!

走近内宫城墙,才能亲耳听闻内宫之外喧嚷嘈杂的男人们的声音,登上内宫城楼才可亲眼看见城楼墙根之下挤满了的着盔甲的军人们。

或许这个时候叫他们军人,不合理。

他们如今干的是窃国篡朝的勾当,做的是为虎作伥的孽业。

是乱臣贼子。

林公公虚扶行昭,城楼之上已准备妥当,烧得滚烫的热油,两米余长的尖利长矛,还有神色凝肃的禁卫将士们。

见有华服女人亲至,将士们连忙敛目低首。

城墙之下声音愈发急了,似是按捺不住。

行昭手攥成拳,强压下心头的惶恐与不安,朗声只说一句短话,“将士们辛苦了。”话头一顿,抬高声量,斩钉截铁,“城楼在,我在,城楼破,我亡!今日我与将士们共存亡!”

林公公身上一抖,稍一抬眸,便能看见半扇火光之下,镇定自若的行昭的侧脸与双目。

“楼在我在,楼破我亡!”

禁卫士气大增,深宫女眷都敢豁出命来,何况我等八尺儿郎!

与之同时,墙根下亦躁动起来,男人扯开喉咙也不知在吼些什么,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城楼之下云梯弓弩已然布置妥当,前赴后继的乱军一个叠着一个,攀在城墙上往上攻,意图将云梯搭在城楼之间。

宫门厚重。近三尺硬木之中掺和水泥铁筋,非火石攻势必不能破,于内行昭早已让人累堆百吨巨石,陈显若想攻城,只有一条道——牺牲兵力,强攻上城楼!

行昭挺立站于西北角。冷眼向下观。

城墙足有三层楼高,居高临下向下看。如看蝼蚁蜉蝣,乱军一个接一个向上爬,城楼之上便将热油滋啦啦地一锅接一锅向下倒,热油浇淋在皮肉上,再是滋啦啦地响,紧接着就是鬼哭狼嚎。

有爬得快的,叠着人在城墙上露出个头来,上头便狠狠拿长矛戳下去,乱军吃痛。下盘不稳,“噗通”几声一连带累好几个人倒下去。

“唰唰唰!”

投石车发动,巨石划破长空,投出一个弧度直直往城墙上掷下,禁卫埋头躲开,还没来得及起身。便又是一轮攻势!

趁此时机,已有几个乱军在城墙上冒头了,领兵咬牙起身避开从天而降的巨石,单手执长矛戳穿来人胸膛,那人勇悍,趴在城墙上不撒手,一个反手将长矛从前襟折断。随即闷哼一声,领兵就已被折断的长矛咬牙再刺,那乱军终究被捅下城楼!

“王妃,您快进去!”

林公公脸色惨白,上牙磕下牙,快哭出声,拿血肉之躯挡在行昭跟前,“老奴求求您嘞!快回内宫去吧!您若有好歹…您若有个好歹…”

林公公已吓得说不出囫囵话了。

莲玉也怕,却撩起袖子,背上柴火去帮忙烧热油,热油青烟直上,逐渐弥漫天际。

行昭一把推开林公公,抬高下颌,扬声高昂,“禁卫的名册皇后娘娘一向有数!砍死一个乱臣贼子,赏一百两白银,砍死百个,封百户,砍死一千个,封千户!大乱之后必有大赏,拼了这条命,我端王妃贺氏敢以皇室之名担保,熬过这一遭,人人皆是我大周得用之良才,个个都是天家之心腹!”

如今缺的就是一口劲,一口气!

她一走,好容易攒下的那口气就泄了!

“得嘞,微臣先谢过王妃娘娘!”

领兵率先大吼一声,“上火石弓弩,瞄准投石机!投石机一毁,乱军没远攻械备,只能贴身近攻!到时候再倒火盆,咱们老少爷们也得烧红今儿个京城里的半边天!”

内宫备弓弩不多,西北东南角各安置二十把,弓箭换得勤,点上焦油拿火折子一熏,窜得老高的火苗,禁卫手脚麻利,先从城楼上掷下近百袋秸秆,再倾洒下焦油,领兵一声令下,箭头带火的弓箭如流星坠地,一遇焦油与秸秆便“腾”地一声烧了起来!

天干物燥,又起北风,火被风一撩,沿着内宫墙根,没一会儿就围烧起了一圈儿。

火燎到皮肉上,顿生焦味儿,乱军四下逃窜,后有兵士泼水救火却只是徒劳!

城下万人,楼上八千,一攻一守,僵持不下!

陈显端坐于帐中,听探子来报,“…端王妃在城楼之上,怕是来坐镇的!”

一个女人胆量如此之大!

陈显沉吟半晌,他们要拖时间,他就陪他们拖时间!等外城十四万兵马压城欲摧之时,谁胜谁负,可不是靠胆量来论英雄的!

陈显撩袍出帐,众将士让出一条宽道来,陈显单手接过传令官递来的黑漆筒形扩音器,声音拢在聚口处,再由广口传出去,听起来有些闷人。

“端王妃——”

行昭一挑眉,一扬手,领兵领回意思,单手扬起小红旗。

陈显轻笑一声,笑声断断续续闷在口儿里,紧接着便慢条斯理道,“有人说我陈显今夜是在逼宫,我道不然!我陈显当不起这等罪孽!我一个读书人,既手无缚鸡之力,又一片肝胆丹青,说我陈显逼宫?…这罪名可就重了!”

行昭单手掌椅背,微不可见地紧抿唇角。

领兵探首轻声问行昭,“要不要让微臣和他说几句?”

行昭摆手制止,“听他说,楼上攻势不要停,怕他借故拖延时机,以候援兵。”

领兵连忙点头。

“我陈显和史统领纠基兵马,挥刀皇城脚下,求的是一个道理。”陈显缓声缓气中带了些嗤笑和嘲讽,“皇上已不出早朝多日,我手上握着皇上玉玺亲章印下的那方圣旨却没办法呈上去——谁都知道方氏是个怎样的女人,既无为国之大体延绵子嗣之功,又无贤妇好德之质,实在难堪大任!我只好出此下策,好让那方圣旨得见天日,以慰帝心!”

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陈显到底脱不出读书人那股子酸腐劲儿的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建立储嗣,崇严国本,所以承祧守器,所以继文统业,钦若前训,时惟典常,越我祖宗,克享天禄,奄宅九有,贻庆亿龄,肆予一人,序承丕构。纂武烈祖,延洪本支,受无疆之休,亦无疆惟恤,负荷斯重,祗勤若厉,永怀嗣训,当副君临…咨尔皇七子,体乾降灵,袭圣生德,是用册尔为皇太子…”

原来如此!

陈显想要名声,也想要江山,更想要后世史书的美誉赞扬,打着扶持幼主的旗号谋划逼宫,总比黄袍加身陈桥兵变要来得温和有德一些!

他要在阵前给自己正名!

行昭莫名其妙笑起来,伸手唤领兵,“摆弓弩,射陈显!”

领兵目丈距离有些为难,“…怕是射不到那样远。”

“那就朝着他的方向射!能射多远射多远!”

领兵领命而去,箭矢不长眼,直冲冲地冲破天际,“唰”的一声定在了陈显阵前!

陈显后话被打断,勃然大怒,再将那方明黄折叠三折往前襟一藏,手指高挂宫灯的城墙之上,“再攻!加大力度!援兵就在后面!拖也要把内宫里的禁卫拖死!”

话音将落,后帐便有斥候来报,气喘吁吁,“…定京城门…定京城门打开了…”

“是外城人马进城了吗?”

不该这样快!

他将外城人马放在内陆以警戒从西北杀过来的方家军,从接到军令到今,他们至少得花足足三个时辰才能进京入城啊!

探子扶在帐幔之上,死命摇头,“不是…不是营卫!不知道是谁的兵马!浩浩荡荡一群…全是骑兵,黑黢黢的盔甲瞧不出来是哪里的,也不是从内陆过来的,看舆图应当是从天津沿海而来,行军极快!”

全是骑兵!

陈显手头陡然一松。

“砰!”

木质扩音筒摔在地上。

天际尽处,雾气蒙着一层微光的薄纱,好似有暖阳初升。

黎明了呢。

行昭静静地看着,笑了笑。

今天发晚了,主要是明天要去起点年会,阿渊有些小激动目测二十一号至二十四号更新可能不稳定,但是阿渊一定保持每天都更!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