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嫡策>>嫡策目录>>第两百七八章 对峙(中)

第两百七八章 对峙(中)

 作者:董无渊
“他怕姨母耍阴招,茶汤、软禁、暗杀,哪一种都可行。顺真门一过,就算九城营卫司要起兵逼宫,谁来领头?那个出身草莽的史统领?还是他的女婿周平宁?”行昭嗤笑一声,“怕就怕史统领放心,周平宁放心,陈显也不可能放心——唯一的儿子远在江南,倘若逼宫成功,陈显反而在战乱中死在了皇城里,平白无故为他人做了嫁衣,白白便宜了别人,陈显会气得死不瞑目,从棺材里头蹦起来的..”瓷盘青釉,三朵碗口大的正红花儿火艳艳。这世间啊,最好看的就是冲突和反差。“把花儿拿下去吧,你、莲蓉还有其婉一人一朵拿来簪发。”话将落音,行昭顿了顿,止住莲玉的动作,“算了…在外头是不得不着红穿绿,自个儿在屋里能朴素些还是朴素些吧。”莲玉面色敛了敛,轻声应了是。和方皇后一样,不是为了欺人,只为了自欺。老年糊涂的帝王不少见,可糊涂成这样,留下一堆烂摊子,猜忌应当信任的,信任居心叵测的,倒还屈指可数。老六一向重情重义,面上不显露,心里怕还是记挂着的,算是替他守了孝道吧…行昭长叹一口气儿,回头看了眼更漏,去给再一转眼,李公公正好撩帘入内,语气明显有雀跃,“成了!豫王殿下与绥王殿下的两封信过了关卡,已经出了定京城了,是豫王府的随从策马去送的。八百里加急,如无意外,五日内便可送到!”“走的哪条线?”“是豫王妃的意思,走天津、河北、山东沿线。不走水路!”李公公浑身都在抖,不是因为怕,是因为激动,“豫王妃让奴才给王妃带话,今儿个要与豫王殿下带着石妃一道进宫,豫王妃的原话是‘去给父皇和昌贵妃问个安。若今儿个晌午或明儿个。安国公石家的人要来见女儿,那让他们见就是,犯不着拦!’”行昭眯了眯眼睛,言简意赅问话,“可曾见到了豫王殿下?”李公公点头,“见着了!豫王殿下就在豫王妃的身边儿,豫王妃说什么便点头称是,神情有些蔫蔫的,但奴才要走的时候,豫王殿下说了一句话儿。‘谢过你家王妃力保昌贵妃的恩情,豫王府永生不忘’。”闵寄柔多聪明一个人啊,不可能不知道方皇后第一反应是要拿王氏威吓豫王府,可昨日行昭半分胁迫之话都未曾说起,闵寄柔不可能猜不出是行昭在从中斡旋。行昭紧抿唇角,手不自觉地在抖。猛地攥紧成拳,隔了良久,缓缓舒开。谢了,闵寄柔。谢了,二哥。亭姐儿如今必须稳住,亭姐儿稳住了,安国公府才会安心,安国公府安心了,陈显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维持平静。闵寄柔要出手,亭姐儿的段数还不够她塞牙缝。要让亭姐儿给陈显说他们想听的话,是威逼还是利诱,正如闵寄柔昨日所说,“容易得很”,只要二皇子不犯糊涂护亭姐儿。安国公一家很好掌握。要想彻底瞒住一条消息,从源头截断是最保险的做法,如果源头没有办法截断,那就从中间截住,而在中间往往是经口口相传,才将消息传到想知道的人耳朵里去。要想从中间拦住,就不能让知道此事的人说话,而什么人不会说话?死人。可死了一个人会引人怀疑,反倒得不偿失…行昭脑子里过得极快,不能坐以待毙,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陈显会随着她的思路想歪的侥幸上。如果陈显要放手一搏,不等老六从江南赶回来,他们该怎么办?“其婉拿笔墨!”其婉隔着竹帘高高应了一声,还没等其婉进来,黄妈妈火急火燎地一把撩开帘子,急促道,“门口,门口摆了五个死人,将才有辆马车驶过来,车上有人把这五个死人挨个儿推下来,门房老肖头眼神不好,以为是什么东西,把大门打开凑拢了瞧,才发现是五个死人,追又追不到了,呸!真晦气!哪家人这么缺德,把死人往别人家里头放!”行昭愣了片刻,眼神直勾勾地瞅着还在摇晃的竹帘,隔了好一会,突然朗声笑起来。陈显这个智障!他以为她在给陈家示威呢,难得硬气一把,他要把场子找回来!聪明反被聪明误!要是今日谋逆逼宫之主谋换成方祈,他怕是能立马干完一壶烧刀子,整顿行伍,冲在最前头杀到宫里头去!陈显要迂回,好,让他迂回,人的思维最难改变,陈显凡事要多想三分,悔,也就悔在了这三分上。“把那五个人安葬了吧,就葬在东郊,好歹让他们入土为安。”行昭不信鬼神,可她信报应。谁种的因,谁就得这果。她废了这五人,可却是他们的主人亲手将他们送进地狱。陈显这一招愚蠢的行径让行昭一时间心绪大好。其婉奉了笔墨纸砚进了内厢,行昭勾勾画画了良久,老六临行去江南的时候曾说过红圈是他的人,黑圈里是陈显的人,九城营卫司近十八万人马,分布在定京各个大营卫所里,定京城外城郊荒地一向是驻兵扎营的地方,如果陈显要逼宫,他应当会先封锁外城,再起兵攻破皇城,而这时候能动的便只有内城近五万兵马,而这五万兵马中,六皇子只有不到两万的人手…定京城里除却九城营卫司的人手兵马,就只剩兵部手中还握着近三万的机动兵马了,而这三万兵马中,两万掌在周平宁的手上,还剩一万,谁有兵符听谁的。皇城内的兵马差不多还有一万人手,添添减减算下来,如果陈显要奋力一拼,他们面临的处境很微妙,六万对十五万…行昭搁下笔,长吁出一口气,动了动手腕,发现自己手心微凉。看了看纸上一连串的数字,不禁苦笑,她是完全不懂排兵布阵的,连看舆图都很勉强,可她也知道,历史上以弱胜强,以少克多的战役也不是没有,官渡之战、长勺之战、赤壁之战…可仔细数数能有多少?人多,就意味着力量大,不易输。十个人打一个,就算那一个人舞刀弄枪得再娴熟,双拳难敌四手,再厉害的练家子,再经验丰富的兵士也抵不过对敌轮番上阵啊。澄心堂纸浸墨浸得快,行昭直勾勾地看着纸上,脑子里过得飞快,她没办法排兵布阵,可有人办法多,可别忘了雨花巷里还住着一个身经百战的前将军,现都督,方祈!“把这张纸拿下去烧了。”行昭稳了声调,“莲玉,你让毛百户去雨花巷走一趟,舅舅在京里五六年了,怎么可能现在还无根基!再告诉舅舅,兵部那三万人手只能是咱们的…周平宁,已经反了陈显的水了,那三万人可以当做在背后捅陈显的那把刀。”六皇子既然敢在临行之前,将所有东西都告知周平宁,行昭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的判断!陈显会败在犹豫不决上,行昭绝对不会容忍端王府败在多疑反复中!一家子人的性命,不能因为前世的恩怨,变得岌岌可危。毛百户脚程快,走一趟回来得快,没让人传话,直接进了内厢来将方祈的话复述了一遍。“知道了。”方祈只说了三个字。很简单。可无端让人心安。闵寄柔算无遗漏,豫王府一家子将从宫里头出来的第二日早晨,安国公石太夫人亲手拎着四色礼盒要见自家石妃,闵寄柔大手一挥,半分犹豫都没有,腾出了一个僻静的小苑让婆孙二人共叙天伦。石太夫人不敢明说,悄声问,“开的药可都全吃下了?”石妃面色卡白地盯着窗棂外,她浑身都在抖,侍女阿盼离她离得很近,她坐着,阿盼站着,豫王府丫鬟服饰宽大,云袖挨着她的后背,她能很清晰地感受到背上有把尖利的刀也在发着颤抵住她。阿盼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丫鬟,陪着她过了究竟是什么反的水?ps:推荐好友幽非芽的微异能古言——《夺庶》,书号:3045968穿越为庶女,原主魂魄竟然还在?二魂一舍也太郁闷了!坚决换宿体!夺庶?夺宿!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