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类别推荐:菊领风骚   王妃真给力   箫傲金宫   重生换夫记   越姬  
您现在所在位置: 开心文学网>>嫡策>>嫡策目录>>第两百七六章 恳求

第两百七六章 恳求

 作者:董无渊
行昭话一出口,闵寄柔反应顶快,立刻起身掩紧窗棂,细碎小步过去伸手切昭,再抬眸看了眼手中端执紫砂壶,尚在状况外的二皇子,沉声吩咐,“还愣着作甚,去内厢”

二皇子摸不着头脑,一壁将茶壶赶紧放下,一壁跟在两个女人身后往里走

内厢燃着沉水香,青烟似雾,袅绕直上

闵寄柔手握着行昭的手落了座儿,神情肃穆,轻声问:“有什么难处,你直管说,豫王府能帮则帮,不能帮咱们也一块儿担,老六如今不在京里,有人陪着,总好过你一人焦灼”

行昭轻抬了头,心落回实处,长舒出一口气儿,万幸万幸!二皇子与闵寄柔都没有掺和在这一滩浑水中!

对任何人都要抱持着不信任感——这是方皇后教导她的生存之道

方皇后未说出的怀疑,她都懂

如果二皇子亲身参与,那她此举无异于自投罗网

可她偏不信,一个女人的眼泪都抵不过的男人,如何能狠下心来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手

前世今生几十载,足够认清一个人了

“父皇驾崩了”

行昭陡然出声,语气轻得就像那缕沉水香

一语之后,犹如镜面投石,两人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闵寄柔陡觉脊背上似有凉意由下往上慢慢攀升,老皇帝过身了?今上殁了,乃朝中头等大事,可事情尚未传出,是谁想将这件事摁下?为什么摁下?

闵寄柔心下很乱,全貌分散成杂乱无章的碎片,怎么抓也捉不住

二皇子率先打破沉默,冲口而出,“不可能,决无可能!”二皇子眼睛瞪得老大向后一退,眼神在青砖地上乱扫,口中呢喃,“决无可能…上月我见父皇的时候,父皇虽是精神不济,可却也未显颓态…父皇今年才四十九岁,是预备要大办的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猛然提高声量,“事关国体阿妩千万慎言!”

行昭仰脸直视二皇子,皇帝过世,这三个儿子里,大约只有老二真伤心…

若二皇子没有生在皇家,那定是一番父慈子孝,得享天年的光景

“二哥,你明知阿妩决无可能拿此事玩笑”

行昭缓缓起身,“昨日禹中三刻,宫中丧报,父皇过世”

“这样大的事为何消息没传出来!”

“因为——”

行昭话一顿,轻轻阖上双眸,再睁眼时,面微戚容,“因为是昌贵妃勾结陈阁老给父皇吃食里下了过量的五石散…”

前犹镜面投石,现如晴天霹雳

二皇子犹如雷劈城攻,登时立在原地!

闵寄柔猛地攥紧手中的丝帕,丝帕一皱,来龙去脉,原委走向,她全都明白了!

陈显…陈显把王氏和整个豫王府都当成了他的替罪羊!

昌贵妃王氏毒杀皇子,生母铸下大错,膝下子嗣如何还能得承大业!

行昭话未停

“前日傍晚,昌贵妃邀父皇往长乐宫用晚膳,将五石散洒在父皇的冷酒里,晨间张院判奔往长乐宫,父皇已撒手人寰而后皇后娘娘下令搜宫,在长乐宫中寻到大剂量的五石散,今日阿妩入宫,昌贵妃未曾矢口否认,甚至供出五石散原是石妃进宫请安时,藏在簪子里带进的,而石妃的五石散却是由陈显给的”

行昭扬声一语,“二哥!陈显以权位为饵,诱昌贵妃上钩若将皇上已然过身宣扬出去,陈显必在定京掀起腥风血雨!到时候昌贵妃你闵姐姐我还有老六全都活不——”

“我不信!”

二皇子猛地打断,耿直脖子满面通红,“母妃虽是有僭越之心,可做不出此等逆事!我不信!”

“进宫一探究竟是最稳妥的方法,搜石妃厢房顺藤摸瓜向下挖下去亦是个好办法,可时间不等人,这件事老六一定要比陈显先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有回寰余地!阿妩老六还有二哥一起长大,阿妩何时骗过你,端王府何时算计过你!毒杀圣上这样大的一盆污水,阿妩如何敢贸贸然泼到昌贵妃身上!二哥,求您好生想一想!”

行昭手蜷成拳,身形向前一探,手撑在木案之上,斩钉截铁道,“二哥,阿妩求您救救老六,也救救自己!”

二皇子双眼通红地同行昭怒目而视,他不想信,他是从来就想不通这些事情,可他现在却很明白!陈显借刀杀人,如果现在父皇身故的消息流传出去,定京必然大变!

身在江南的老六被困,他与老四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他一辈子没想明白过什么事,可他现在宁愿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行昭嘴角抿得死死的,她能清晰地看见二皇子眼睛里有泪光,心头猛地一酸,眼圈陡然一红,无端软下声调,“二哥…你是相信陈显,还是相信你的亲弟弟啊…”

二皇子浑身一震

大约是香要燃尽的缘故,青烟断断续续地袅绕而上,谁也没有再出声,豫王府的一草一木都是闵寄柔着理的,内厢一水儿的紫檀木雕花家俱,安静沉稳,让人莫名心安

“母妃…还在长乐宫里?”

隔了良久,闵寄柔轻声出言

她其实是想问王氏还活着没有吧

行昭轻点头,“今日我见到了昌贵妃,皇后娘娘封了长乐宫,更派了几个身强体壮的内侍守卫…”她斟酌了用词,“大约是吓怕了,贵妃偶尔魔怔,满口话里全是‘太后’‘皇帝’…只是封了宫,皇后娘娘什么也没做”

话到最后,行昭意有所指

王氏还活着,就证明他们随时可以进宫对质,更证明方皇后问心无愧,嗬,更证明…行昭所言起码泰半属实

闵寄柔冷静地扭身往回看了眼二皇子,再转过头来,温声地直截了当问行昭“你要豫王府做什么?”

二皇子一直在沉默

“给老六带一封信,以二哥的名义”

“陈显不放心任何人,就算阿恪的信也可能被暗中拆开,皇上已去的消息极难在瞒住陈显的情形下带到江南”

这个自然

只要和宫里头权贵们有关系的信笺,陈显自然会着重关注,二皇子的他不会拦,可路途遥遥封住信笺的红泥什么时候会落,谁都不知道

这一点行昭一早便想到了

二皇子始终没有说话,行昭转向二皇子,“二哥,阿妩只想以你的名义写一封信,盖上你的私章,阿妩自己写”

闵寄柔恍然大悟!

行昭的笔迹,老六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而在二皇子的信封下藏了封行昭亲笔所书的信笺,此事本就不寻常!

老六为人机敏,怕是会当机立断选择回京!

陈显拆开信封,看到的都是信中的内容,先不提二皇子一向不喜欢舞文弄墨,几乎从不上折子,陈显不甚熟悉二皇子的笔迹只论定京城里每日信笺往来成百上千,陈显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要着意监控内容,会自己亲手拆信封亲自看?自然是吩咐下头人将内容大意过一遍,若无特殊,便许可通行吧!

如果内容没有任何特殊,只是字迹暗藏机巧,陈显又如何得知!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此举完全可行!

二皇子脑子里拐得没有闵寄柔快,他脑子还在生母尚且还有一条命的点子上,一抬头,正好看见行昭目光放得很坦荡也很期待的一双眼睛

母妃造下这样大的孽业,他…他该怎么还啊…

二皇子眼波如湖面,轻声呢语,“父皇…真的过世了吗…”

他不需要别人的答案

二皇子艰难地重新抬起头来,伸手指了指矮几上那只黑漆梨木小匣子,吞咽下一口唾沫,轻言,“私章在那儿,阿妩快写,正好老四要带给老六的信也在我这处,我明日让人八百里加急一块儿发出去,两封一起,也好混淆注意”

笔墨纸砚都是备好了的,行昭咬了咬牙,卷起袖子,飞快地看了闵寄柔一眼,沾了如镜面亮堂的墨,埋头奋笔疾书

她的字儿像男人,大约是活了两世的缘故,无论何时也写不出小女儿心性了,一撇一捺都写得很刚硬,鹅头勾非得顿了一顿,等墨晕成一团极好看的天鹅颈脖涅,才使力一勾一提

“比我写字儿还使劲,怪不得手腕儿会酸”

老六不止一次地这样说过

阿弥陀佛,心有灵犀一点通,老六一定能看懂…

信上写了郑国公家里的小妾又哭闹不休,也写了城东黄御史的大姑娘连生四个女儿险些被婆家退回家,还写了中宁长公主的小女儿脸上长了个痦子嫁不出去,全都是二皇子喜欢听的看的说的,相识这么些年,一词一句都是二皇子用惯了的

只在信中最后写道,“前日阿柔去瞧阿舒,阿舒还是不会说话儿,只怕等你回来了,这小子也笨得没学会”

薄薄两页,行昭对折起来,对着沉水香熏了熏,再装进信封里,双手交给二皇子,一字一顿,“二哥,拜托了”

二皇子单手接过,嘴角一勾,像哭又像笑

闵寄柔将行昭送出门

行昭和她靠得很近,走过二门,才道,“亭姐儿现在动不得”

亭姐儿是桥梁,一头连王氏,一头连陈显,她一有异动,陈显立马能见微知著,猜到几分

“不动她,怎么稳住陈显”

闵寄柔很沉稳地开口,“她想要什么我清楚得很,她惧怕什么我也清楚得很,想要控制她,容易,想要毁掉她,也容易亭姐儿那边交给我来安排,你直管放心,她和什么人勾上话,她给什么人传了信,甚至她会娘家,我有的是办法对付她下药也好,威胁也罢,如今顾不了那么多了,你只需要知道她说出口的,一定是我们想听的”

以陈显埋下的棋子,反将他一军

闵寄柔是这样想的吧?

只要能拖过十五天,不,二十天,送信八百里加急五天,从江浙一路顺风顺水回来,十五天,只要能拖得过二十天…

而在这二十天里,她们必须硬气起来,给陈显造成足够大的错觉,让他迟疑和犹豫

天已入暮,照影带雾

天际处像被星火燎过,带着一串接着一串的昏黄与火红

闵寄柔撩开帘子,便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是二皇子的声音,他在哭,语带哽咽,闷声地哭,好像要将她的肩头都哭湿

“我爹…死了…被他最信重的大臣和他宠了几十年的女人害死了…”

是艾背叛比死亡更可怕

闵寄柔站得笔直,像一棵葱然茂密的柏树,约是过了一会儿,身形慢慢软了下来,手带了些迟疑地缓缓抬起

一点一点地向上抬,终究是轻抚上了二皇子孤寂的后背

结文后会有皇帝的小番外,大家还想看谁的番外,快踊跃积极提名


Copyright© 2009-2010 www.kxwxw.com 开心文学网

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网友个人行为,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
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 站点地图